【北京浮生记】(40)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iframe http://yesehe.com/video/play-3100.html 100% 500px]

  许少威掀开了被子,面对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曲燕美白的裸身,疯狂的扑
了上去。在许少威的眼睛里,曲燕就像是一只大个头的绵羊,雪白鲜美,躺在洁
白的床单上,她那高壮的身体仍然显得白皙通透,长长而圆润的两条腿并拢蜷缩
着,环抱的双臂间,一对丰满的乳峰挤得更加挺拔诱人,曲燕慌张而手足无措的
看着扑向她的许少威,长长的秀发有些凌乱的散着,那被蹂躏前楚楚可怜的模样
更激发了许少威的兽性。这个高大丰美的女人,终于得手了。
  「啊……」许少威的身子几乎是拍在曲燕身上,压得她疼得发出一声呻吟,
她喏喏的睁开眼,眼前满是许少威淫笑的脸,她感觉许少威的大手激烈的揉捏着
自己赤裸的光滑的肌肤,而那强壮的身体在拼命想挤开自己并拢的双腿。许少威
坚硬而粗壮的大鸡巴紧贴在曲燕的大腿上,拼命的蹭着,让曲燕觉得很难受,却
又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点点期待——单纯生理角度出发,曲燕真的很想让一个真正
的男人带她好好尝一尝真正做女人的滋味。
  「曲燕,我,我爱你,给我,给我好吗?」许少威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在她耳
边喃喃自语,有力而粗壮的鼻息吹得她耳垂发红发痒,身材高大的曲燕此刻竟然
像一只无力反抗的羔羊一样拼尽全力守住最后的贞洁,可她的脑中却有两个声音,
一个告诉她坚持,一个告诉她接受;一个提醒她此刻海波正在家中等她,一个提
醒她想要长久保持和海波的爱情,让两个人都拥有幸福,那么这是她必须要付出
的。
  「不要,不要,求求你」曲燕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受不了许少威对她强
烈的淫威和屈辱,更受不了这个男人身上强壮的雄性魅力。许少威炽热的大手在
抚摸着她的身体,傲人的双峰,圆翘的美臀都在他大手的抚摸下,让那手掌炽热
的温度烧得她有些发晕。许少威的手突然按在了曲燕的阴阜上,进而用力的向她
的腿间探去。「啊,不要……求求你」曲燕叫着,拼命的并拢双腿,可腿变得又
酸又麻,外面许少威的进攻和身体里大腿间那洞口一阵阵湿滑外流的感觉,让曲
燕感到内忧外患。渐渐的,她感到浑身无力,头脑缺氧,似乎她的思绪飘离了这
个肉体相交的春宫画里,而回到了两天前那个对自己出轨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午后。
  那天她去见一个客户,电话联系时明明写的商贸公司,她费了半天劲,倒了
三趟车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市场里找到了一个小门脸。作为京城黄页的业务员,
这样的客户比比皆是,他们根本不具有做广告的能力,却希望得到黄页。公司里
管这种客户叫做强盗,有的还能软磨硬泡磨出个1单位,或者捞点好处,比如给
一点成本价,可大部分都是铁公鸡。业务员就惨了,电话预约是广撒网,约见了
这个往往就等于放弃了别家,而见到的这个除了要书屁意向都没有,可业务员就
得装着5、6斤的京城黄页送过去,因为公司有规定,有客户需求就要送,这是
个营销方式。可送过去之后人家不做广告就只能吃哑巴亏。今儿曲燕碰到的更是
奇葩,和她想象中的一样,是个一看面相就是爱占小便宜的大姐,不仅不做广告
连名片也没有,意向单也不填,曲燕说如果什么都不填的话就不给书,这么辛苦
跑一趟不能白跑,那大姐更绝,就三个字:投诉你!气得曲燕扔下书头也不回的
就走了。
  出了市场是一条熙熙攘攘的小路,行人、自行车和机动车挤在一起,都行色
匆匆,谁也不让谁。如此一来行人、自行车、三轮、残摩、汽车像积木一样插在
一起,偶尔露出一点点空档,马上就被堵死,而后归于粘稠的人潮。
  曲燕堵着气往外走,要过到马路对面的车站坐车,身边不停的有人涌过,大
多数都是脏兮兮的小贩,她左躲右躲,看到一个空档,她紧走两部,就要走过马
路的时候,突然一辆富康窜了出来,带着刹车还是给曲燕撞倒了,她一个大屁蹲
就坐在马路边的积水里,水那叫一个脏,她又高又大的身子坐下去,那水面不争
气的泛起大大的涟漪,水花四溅,不仅溅到边上的行人,还让她成了个落汤鸡。
她狼狈的坐在水坑里,想站起来,可努力几次都没成功,边上几个大婶开始窃笑
起来,这个比男人还高大的女孩子如此狼狈的坐在地上,可是很难得的景色。
  曲燕手撑着地,顾不上臭水的恶心,努力的蹲起来,可一使劲,呲啦一声,
裤子竟然开档了,这下可糗大了。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时髦的女人,高挑的身
材,下身是高跟,羊绒打底裤,上面是一个分不清是大衣还是围脖的毛料大衣,
或者是披肩也不一定。长发披肩,挑染大波浪,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太阳镜,这
在2001年是超级时髦的了。曲燕皱着眉头站起来,她并不想过多纠缠,都是
女人,这一撞天差地别,自己怎么好意思和这个妙龄女郎站在一起理论呢。就在
曲燕用脏手捋了捋散开的头发,狼狈着一瘸一拐准备离开的时候,只听那个美女
嘴里蹦出两个字:曲燕!
  此刻,曲燕和徐蕊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馆里,落地的玻璃窗洒进冬日暖阳,
徐蕊优雅的坐在她对面,含笑的看着她。徐蕊是她的高中同学,在班级里曲燕最
高,徐蕊第二,两个女孩三年同窗成了最要好的闺蜜。和曲燕相比,徐蕊更显得
高挑美丽,长着酷似演员小陶虹俏皮俊俏的脸蛋,很讨人喜欢。高中毕业之后,
曲燕来北京上大学,徐蕊就在省里读的大专,一转眼已经差不多两年没见。可这
两年,变化太大了。
  刚徐蕊开车刮倒了曲燕之后,徐蕊拉着她回到下榻的这家四星级酒店,曲燕
洗了个澡,刚换上浴衣,一个男人刷卡开门,提了两袋子衣服,说是给曲燕买的。
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想到了许少威。他和许少威都是那种生意人,一看就
透着精明,干练,很有男人的魅力。可这个男人先天条件可比许少威差多了,少
说也40往上,个子不高,肚子不小,头发不多,胡子不少。好在这个男人挺有
亲和力,很有礼貌,把衣服送到寒暄两句就出去了。
  曲燕穿上徐蕊男人给买的黑色职业裤装,马上显得干练得体,这身衣服是牌
子货,价格不菲。
  曲燕抿了一口咖啡,问道:「徐蕊,这一年多你变化这么大,我都认不出来
了,简直活脱脱的富姐儿啊。刚才那男的,是你?先生?」那男的比徐蕊至少大
上个17、8岁,曲燕不确定。
  徐蕊微微一笑,说「他呀,算是我的男人吧,也是我的老板。他有家。」
  「啊?那,你……」曲燕的概念里,第三者是坏女人,可没想到自己最要好
的闺蜜也干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儿。
  「第三者?是吧?」徐蕊低头笑了笑,不知道是自得还是苦涩,继续说「在
男人的世界里,女人永远是弱者。我也想自己闯出一番事业,可在现如今的社会
里,你不觉得比登天还难吗?先不说你的能力和才华,谁给你机会?谁让你去完
成自己的梦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家凭什么要帮你?而你凭什么要求别人为
你付出而却不求回报呢?」
  一连串问题问得曲燕头脑发蒙。是啊,这不也是自己想的吗?人还不都为了
自己?瞧得上自己的,曹山为什么帮自己?许少威为什么帮自己?甚至海波做自
己男朋友,图的还不就是自己的身体?而瞧不上自己的,经理Bob,还有什么
徐明,哪一个不是损人利己?可曲燕觉得,做小三这件事是突破了自己的道德底
线,于是还想劝劝徐蕊:「徐蕊,我们刚毕业,的确会有很多困难,可犯不上做
……做第三者破坏别人家庭啊。」
  徐蕊扑哧一笑,翘着二郎腿,优雅中透着些许自傲,说「我没有啊?我哪有
破坏他的家庭?你说我为什么要跟一个黄脸婆来争一个秃顶老男人呢?我疯了吗?
我们只不过是在进行一场交易,他给我未来,我给他服务,就是这么简单。他是
我事业上的巨人,我踩在他的肩膀上,我是他生活中的小猫,让他压在身子下,
没有谁破坏谁,他愿意对我动情,我也没办法。」
  曲燕对徐蕊活得这么「明白」感到不可思议,叹了口气说「徐蕊,以前你不
是这样的。」
  徐蕊冲她挤了挤眼,笑着说「曲燕,好啦,看你还是涉世未深的样子,总有
想明白的那一天的。对了,你现在怎么样?还和你那个帅哥男友在一起呢?」
  「我,我还好。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曲燕有些不自然的说。
  「得了吧,交男朋友都不和我说,还是闺蜜呢。听同学说的。不过也听她们
说你现在不是很顺利?刚看你穿的衣服,都是地摊货,唉,我就想,你男朋友就
算是个帅哥,他真的爱你吗?如果爱你,怎么能让你过这样的生活?」
  在漂亮时髦的徐蕊面前,曲燕的确就像个丑小鸭一样自卑,自行惭秽,她干
笑一声说「没有,不像你想的那么苦啦,再说,刚毕业总要过一点苦日子嘛。」
  徐蕊不置可否的说「受苦是男人该做的事,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什么时候说要
女孩子遭这份罪了?我也劝你一句,校园里的恋情是美好的,可我们毕业了,该
放的就要放。现在进入了社会,你算算,现在20出头,到了26、7岁,或者
30岁,就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我们女孩子还有几年光阴可以虚度?爱美爱
玩放在一边,我们是不是要为未来想一想?如果你有个爱你的男人,他肯努力打
拼,呵护你,爱你,那你就轻松多了,可如果他不是这块料,或者IQ、EQ偏
低,过了5、6年还不行怎么办?到时候你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难道就嫁给一
个废物吗?靠自己也有很多中,对于女孩子来说,最好的捷径就是找到一个靠得
住的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就ok。」
  曲燕不说话了,她暂时还接受不了徐蕊的话,可她所说的,不就是自己所想
的吗?而且事实也摆在这里,短短半年多,徐蕊成了总经理秘书,一身名牌,用
着最好的手机和包包,开着车,是她最羡慕的高级白领;可自己一事无成,海波
甚至没有和她吃过一次烛光晚餐,看过一次电影,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现在这
种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为什么徐蕊有的,我就不能有呢?
  过了不久,那个老男人风尘仆仆的来了,听说曲燕是徐蕊的闺蜜,他大献殷
勤,请曲燕吃了顿海鲜,这是她从小到大吃的最好的一顿饭。看到这个男人,虽
然老了些,丑了些,可对徐蕊是真好,不仅舍得花钱,而且几乎把公司交给她来
管理,现在徐蕊在她们公司可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早早就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这让曲燕羡慕不已。
  她甚至有些嫉妒,想,如果拿许少威跟你比一比,绝对能把你比下去。从那
一刻起,曲燕心中的天平更加向许少威这一边倾斜。阴差阳错中,曲燕在嫉妒纠
结中选择了开房约许少威面谈,又在半推半就中,和这个帮了自己大忙,日后也
许会成为自己贵人的男人上了床。而海波,她只能在心里说声Sorry了。是
啊,海波这个双重废物,性能力和工作能力二者取其一但凡好一些,曲燕都不会
走出这一步。
  海波的女朋友,曲燕,此刻赤裸着身子被另一个男人压在床上,终于,曲燕
支撑不住了,她呼的大出一口气,完全放弃了抵抗。在那一刻,她甚至想,也许
她和许少威之间,就应该有一段这样的博弈,才能让两人荒唐的肉体关系有个合
理的解释,是许少威逼迫自己就范的,她反抗了,力求为自己的男友保住身体的
贞洁,没保住,可她尽力了。
  「啊……」曲燕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大大分开,腿间一根像铁一样炽热的肉
棒粗暴的抵在自己柔嫩的阴唇上,烫得她忍不住抖了个激灵。那一刻她心里说不
出是什么滋味,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就要被第二个男人真正的侵入了,她羞辱、害
怕、难过,但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她真的很想知道,被男人那么大的东西
插进去,是什么感觉。
  曲燕的双手紧紧抓着许少威支撑在她身体两侧青筋暴起的胳膊,死死的抓着,
似乎在矜持的拒绝,却又像是投降的信号。许少威现在还能保持谦谦君子的气度
那基本上算是和无能一样了。他身子整个伏在曲燕软软的身体上,甩开曲燕抓紧
的双手,伸手捧着曲燕那梨花带雨娇羞的脸庞,忘情的吻了下去,随着舌尖抵开
曲燕丰美的香唇,探了进去,而后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与此同时,他提起腰身,
像是瞄准一样调整着胯下硕根与曲燕那柔软馒头缝之间最好的切入点……他终于
找到了,大蘑菇头敏锐的触觉指引他对准了曲燕腿间隆起阴唇中间那柔软而羞涩
的肉缝,大蘑菇先是轻轻一探,而后用着绵长的力道指引硕大的龟头缓缓前进。
  「啊……」曲燕在那一刹那感觉到自己敏感的私处被粗硬炽热而又充满着男
人阳刚气概的家伙顶住,刺入,曲燕腾空的双臂在强大刺激下无意识的紧紧抱住
了压在自己身子上的男人,忍不住发出难以捉摸的呻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
欢愉还是懊悔,或者只是内心原始情欲被一触即发后本能的声音。
  曲燕肥美的馒头逼中间被挤入了粗壮有力的巨硕阴茎,那她从来没有尝试过
的尺度直愣愣的塞在自己原本紧密的肉缝之中,占据了体内原本贴合的空间,让
她把腿叉的更开一些,才让身体里的硬物能够更好的融入进去。曲燕被弄得几乎
晕阙,那大号肉蘑菇不疾不徐在抽插中缓缓进入,虽然不迅速但从未停止。
  曲燕所有的感官几乎都集中到自己腿间那最敏感的地带,许少威的家伙比海
波要大上好几号,以前海波的鸡巴塞进来的时候,曲燕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荡
妇一样,肉洞里总是感觉空荡荡的;可这次却截然不同,她在一开始就全部塞满
了,大蘑菇一样的龟头就像是推动针管一样缓缓刺入,龟头上细密滚烫的大肉头
紧紧贴着,胀着曲燕的阴道肉壁,那种充实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就连海波给
她破处的时候也都没有过。曲燕被他的大鸡巴捅得就像是塞住了血管塞住了气管,
让她无法呼吸,缺氧窒息。
  许少威挺着鸡巴挤开曲燕肥厚的阴唇刺进曲燕阴道里的时候,曲燕那柔软,
潮湿又劲道十足的肉穴让许少威感到意外惊喜,他没想到曲燕的小骚屄竟然那么
的紧致,插进去被紧紧的裹着,舒服极了。
  许少威拿出男人的所有柔情,健壮的身子与曲燕高大柔美丰润的白皙肉体紧
紧贴合,在轻轻的蠕动中彼此互相挑逗着。他捧着曲燕那有着欧式古典美人轮廓
的脸庞,深情的亲吻着她香嫩的丰唇,同时也在感受着曲燕给她的种种反馈,这
个女人太敏感了。
  对于初次交欢的两人来说,这个短暂的过程是如此的难忘而又绵长,许少威
大香蕉一样粗壮的肉茎终于全部插进了曲燕的肉洞深处。许少威又用力往里顶了
顶,曲燕更受不了了。
  「嗯……」曲燕美白的大长腿绷紧,盘住了许少威的腰,就像之前每次和海
波的那样,只不过这个男人让她窒息,让她欲罢不能。
  许少威弓着身子压在曲燕身上,开始缓缓抽动。他那带有弯度的大鸡巴像把
圆月弯刀,挑开了曲燕合拢的肉缝,塞满肉洞。他的大鸡巴让曲燕有些受不了,
而曲燕的小嫩穴又何尝不是让他也觉得像是到了云端一样呢?
  许少威的鸡巴带着曲燕体内的汁水缓缓从她阴道里抽出,而后又缓缓插入,
每一回合他都能感受到曲燕全身上下都随着自己简单的动作而紧密的回馈着。她
的身体在颤抖,她的小嫩穴更是一抽一抽的。那小骚逼真的是人间极品,又嫩又
滑,还那么的紧。
  扑哧扑哧。许少威渐渐加大力度,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鸡巴上,她要让胯下的
女人品尝到男人的力量魅力,他要征服身下这个几乎比他还高还壮的美白小女人。
  的确是这样,只尝过海波那个半成品鸡巴的曲燕哪受得了许少威雄壮阳物的
攻击啊。许少威的大鸡巴将她的阴道撑得满满的,甚至有点疼,可更多的还是出
于女人本能,对那种充胀感无比的受用。而之后许少威的香蕉大鸡巴越插越快,
更让曲燕几乎崩溃掉。许少威硕大的龟头就像针管里的推柱一样,把她的阴道塞
得严严实实的,每一次抽动都是挤压着她阴道里绵软的嫩肉,全力的摩擦,更要
命的是,那根鸡巴是她无法想像的雄壮粗长,她第一次感觉被龟头撞到阴道最里
面的肉垫儿上,肉与肉的撞击每次都在她脑海里震出一声闷响,那种快感简直太
强烈了,如果不是许少威,她和海波一辈子都尝不到交媾之中还有这么令人疯狂
的感受。而最让曲燕受不了的是,许少威已经一刻不停的干了差不多十分钟,这
对于许少威来说就算是个前戏,可对于曲燕来说,这几乎是她和海波一个星期做
爱时间的总和。
  「嗯……唔……唔……」曲燕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这巨大的快感让自己失
态,她紧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大声叫出来,可在许少威一波波猛烈的进攻下,
她毫无悬念的丢盔卸甲了。
  许少威还在尽情的干着曲燕,享受着日思夜想的美梦终于实现,他没有料到
看上去高高的曲燕竟然这么嫩,那骚浪的小馒头逼比处女还他妈的够劲儿,鸡巴
捅进去就像真空一样,每次一插曲燕就像要飞了似的浑身抖动,而那小浪屄跟着
一缩一缩的,吸着他的鸡巴舒服极了。
  许少威一边干着一边想着,按说曲燕有男朋友啊,那个叫什么海波的他也见
过一面,看上去是挺精壮的小伙子,难不成是个废物?才让曲燕的嫩屄保持着如
此完好,要不然她们20出头的年纪,每天晚上回家又没什么事儿,还不就肏屄
解闷儿?要是平常男的,天天操这么个性感尤物,那骚屄肏的早就像方蓓一样的
烂了,哪还有这么富有弹性?
  许少威正干着,曲燕可受不了了。她几乎是一刹那整个身子用力挺起来,雪
白的脸蛋憋得通红,双手紧紧抓着许少威的胳膊,差点攥出血来。
  「嗯……」曲燕极力控制着自己,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筛糠一样的乱颤,她
不行了,她要爆发了。许少威似乎也发现了曲燕的异常,他狠狠抽动几下,而后
把鸡巴使劲塞进曲燕的阴道里,用力的转着,曲燕再也受不了了,使劲搂着许少
威的脖子,几乎是盘在他身上,藤缠树一样抱着许少威不停的抽搐。
  许少威鸡巴使劲打转,一手搂着曲燕的大屁股,一手揉着她的大奶子。
  曲燕感觉自己就像飘上了天,这竟然是她和男人有了鱼水之欢之后,第一次
如此畅快淋漓的到达高潮,而带给她快乐的,不是自己的男友,而是说不上熟悉
的陌生人。可飘在空中的曲燕顾不上这个男人是谁了,只求是个大鸡巴,壮男人
就好。
  「啊……」曲燕刚刚松了一口气,马上许少威又开始了。
  许少威挺着粗硬的大鸡巴继续展开攻势,曲燕如此轻而易举就到了高潮,证
明她是个欲求不满的浪女,表面上矜持传统,骨子里还是个骚货,至少是个性欲
旺盛的女人,要不然哪能肏了不到十分钟就给弄到高潮了呢?
  许少威得到了曲燕的身子,他又开始不老实了,他把鸡巴抽出来,想让曲燕
翻个身,好从后面肏他日思夜想的大屁股,可曲燕死活不干,他干了一会,又不
老实了,把鸡巴摆出来,握着沾满曲燕淫水湿乎乎的鸡巴挪到曲燕身子上,坐在
曲燕丰满的大奶子上,龟头一跳一跳的往她嘴里塞进去。
  曲燕感觉到许少威大鸡巴一抽出来,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还没明白怎么
回事,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红得发紫青筋暴露的大鸡巴就在自己眼前晃,曲燕登
时感觉莫大的侮辱,一把推开许少威,大叫「你要干嘛?」
  许少威被曲燕推坐在床上,很是尴尬,干笑着说「我,我,我想换换花样,
你没尝过吗?试试看?」
  曲燕气得瞪了他一眼,「你还嫌欺负我欺负得不够吗?」曲燕差点和他急了。
  「别,别,别生气,我不敢了,不敢了啊,我的大宝宝,你不愿意的事儿咱
就不做,啊……乖……」
  曲燕的兴致被许少威打乱了,瞟了一眼他大香蕉一样的大鸡巴,果然比海波
的大上好多,根本就是巨龙和蚯蚓的比较。许少威连哄带骗,她也半推半就,重
新又躺在床上。
  许少威的大鸡巴再次插进曲燕的身体里,既然不让老子干屁股,不让老子插
你嘴,那老子就把你小骚逼捅烂!
  许少威不再怜香惜玉,直起身抓起曲燕两条大粗腿扛在肩上,大鸡巴扑哧一
声全根没入。然后抱着曲燕的大白腿一通猛干,肚子拍着曲燕的大腿根儿啪啪直
响。
  这下曲燕可受不了了,刚被许少威一觉和,她又想到了海波,想到正在做着
荒唐的事儿,心情跌落到极点,可许少威的大鸡巴让她又进入到抛开理智、思考
的深深旋窝中。大鸡巴砸的她有些晕了,许少威阴囊里的两只大睾丸,撞的她屁
眼痒痒的,大鸡巴更是让她疯了,磨得她小骚逼里有些疼了,可快感更是倍增。
阴道那几乎麻木的敏感触觉就像她的头脑一样,在巨大的快感之下几乎停止运转。
  许少威一边使劲肏着曲燕,一边骄傲的看着自己胯下的战利品。每一次大鸡
巴狠狠插进去,都顶得曲燕高大的身体娇躯乱颤,丰美的大肉球呼呼直晃,曲燕
捂着嘴巴,闭着眼睛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别忍着了,叫出来吧,更舒服一点」许少威知道她不愿意在自己面前表现
得太淫荡,一边干着,一面满足的笑着说。
  可曲燕只是把头扭向一旁,不愿意看到得到自己的许少威那一副沾沾自喜的
样子。
  被许少威占有的屈辱和许少威带给她莫大的满足交织在一起,她从来没有尝
过男人这么长久猛烈的攻击,阴道里塞满了男人大大的鸡巴,曲燕被干得有些飘
飘欲仙了。她忘记了一切,只有那每一秒钟从阴道深处传遍全身的巨大快感,她
被征服了,陌生男人炽热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充满活力,这
种感觉太美妙了。
  曲燕只是感觉自己体内的瘙痒在许少威大鸡巴的研磨之下变成了一层层阶梯,
带着她到达顶峰,飘飘欲仙之后,在发自阴道深处剧烈的颤抖中像核爆炸一样的
将快乐裂变,发散冲击开来,而后又缓缓降落,又被推向高潮,不停反复。
  曲燕一次次的被许少威的大鸡巴带向高潮,直至许少威尽兴尽情的将鸡巴猛
地抽出来,大叫着将浓浓的精液,高压水枪一样全都射在了曲燕的肚皮上,那浓
浓白花花的一大滩粘液几乎可以盛上一小碗,曲燕和许少威都吓了一跳,怎么能
射这么多?
  许少威雄壮的身体让曲燕终于尝到了做女人最大的幸福感,曲燕在许少威猛
烈的撞击下几乎散了架,直达顶峰的高潮和私处前所未有的肿胀让她欲罢不能,
却也让她在高潮过后感受到无尽空虚和懊悔。她顾不上许少威射在自己肚子上那
一大摊白花花的精液,推开气喘吁吁的男人,抓起被子盖住屈辱的身体,忍不住
哭了起来。许少威看着那白花花的肉体,既满足又爱怜,他没想到,在得到曲燕
的身体之后,对她的爱会更加强烈。曲燕的身子实在太棒了!丰美的身体性感又
高挑,让他拥有极大的满足感,粗壮的双腿和肥硕的美臀时刻激发出他最原始的
兽性,和这么多女人做过爱,无论是老婆褚悦还是秘书方蓓,他都没有如此尽力,
尽兴,曲燕的美妙只有试过之后才知道,那紧致的肉洞夹得当他插入的一刹那就
被那紧致富有弹性的肉腔所征服了,多么美妙的体验啊!许少威觉得自己真的离
不开她了。
  「曲燕,你腿真粗,扛得我真累。呵呵」许少威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打趣道。
想活跃下气氛,可曲燕却不为所动。
  「对,对不起」许少威轻抚曲燕赤裸的香肩,想要安慰她,却被曲燕一把打
开。
  「别理我!呜呜呜呜」,曲燕哭得伤心极了,许少威干得她欲仙欲死,硕大
的龟头和粗长的阴茎带给她的快感是海波无法给予的。可当她从飘渺仙境回到现
实之中的时候,曲燕清楚,自己真的,完全彻底的背叛了海波,如果说以前和曹
山的暧昧她还能自我安慰的话,那么这次和许少威赤裸相见翻云覆雨却真的没有
任何理由了,她和海波的爱情再也不纯洁了。
  「曲燕,对不起。如果真的后悔就当是场噩梦,我愿意当作是你噩梦中那个
痛恨的人,我不会介入你和你男朋友之间的感情,我喜欢你,喜欢你的身体,更
喜欢你的性格,努力、认真,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愿意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子这么受苦,你应该有更好的发展。而我也真的愿意帮助你。」许少威真心的说。
他离不开曲燕了,曲燕是他玩过的女人中最棒的,他得到了曲燕的身体,可还有
不小的遗憾,他要继续说服她,征服她,要让曲燕那性感的丰唇给自己舔鸡巴,
更要有朝一日让她撅着日思夜想的大屁股让自己从后面插入,还要把精液一次次
狠狠的喷射进曲燕紧致的肉洞深处,他要做曲燕的男人。而从刚才曲燕的反应来
说,她那么敏感,那么动情,那么欲求不满。他想象不到曲燕那个草包男友到底
有多弱,给了自己这么好的机会。
  曲燕失神的望着赤裸的许少威,他健壮的身体是那么的性感,他胯下征服了
自己的巨龙还在兴奋的抖动着,许少威和曲燕一样,这次性爱让两人都没有真正
满足,却只能戛然而止。曲燕啜泣着说:「你是第二个占据我身体的男人,但我
的心并不属于你,,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让那个我成为你的小三,那你就大错特
错了。
  许少威说」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真的非常荣幸成为你生命中的贵人,
但首先希望你放下包袱,不要给自己压力,不要让你男朋友觉得你不快乐,因为
我的终极目的,是希望你快乐,也希望你和你的爱人快乐,只有这样,我才高兴,
比起占有你的身体,这更重要。」
  许少威更知道,此刻曲燕最需要的是独处,她需要好好想一想,如何去处理
日后和自己的感情,如何去把握自己的未来。他知道,虽然得到了曲燕的身体,
但还没有得到曲燕的心,他还要更加努力,让曲燕在自己公司有更好的工作,更
好的发展,才能让她真正成为自己的女人。
  许少威默默的为她拉上窗帘,自己穿上衣服,留下装着5000元现金的信
封,放在她衣兜最深处,离开了。曲燕独自一人在房间里伤心的哭泣,白嫩的娇
躯颤抖着,她心里乱极了,高潮过后留给她的是无尽空虚,她发誓这样的事以后
再也不会发生了,可她更知道,她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