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些事儿】(9)

  • A+
所属分类:校园春色

[iframe http://yesehe.com/video/play-3417.html 100% 500px]

                第九章
  等车,上车,回家。
  在家休息了一天,就开始走一些亲戚,又拜访了一下往日的旧友,闲着没事
就在家玩玩游戏,或者跟燕姿煲煲电话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十来天。
  ] 到腊月二十三那天,我家小区线路检修,整栋楼停电一天。我惦记着和同
学约好了一起游戏,就跑到小区附近的一家网吧去玩。
  「诶?你是玩哪个区的?」
  我正玩的起劲儿,突然听到一个细细柔柔的声音在我耳边问我。
  我扭头,就看见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正趴在我的椅背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的游戏画面。
  「二区雷霆。」我随口回答。
  「呀,我以前就是玩九区雷霆的,不过后来跟我男朋友去玩9区了。」她叽
叽喳喳的说道。
  我诧异的看她一眼,好笑道:「你才多大啊,就有男朋友了?」
  她不高兴的一撅小嘴,说:「怎么啦,过了年我都十九啦!交男朋友怎么啦!」
  我更加诧异,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几眼,呃……那身材瘦瘦小小的,还有那略
带点婴儿肥的清丽小脸稚气未脱,怎么看也不像是成年人啊。
  「喏喏,这是我的学生证,我看我到底多大啦!」她气呼呼的把一个绿色的
小本本摔在我面前。
  我拿起一看,顿时狂晕,这丫头竟然已经是上大~ 一了,看年龄,确实都快
十九周岁了。
  她胜利的朝我挥了挥小拳头,然后竟然请网管把自己的座位调到了我旁边的
空位上。
  「喂,你什么意思?」我有点不爽的问。
  「跟你一起玩呗。我二区的号都三十五级了呢,四区的才二十多级,玩着没
什么意思。而且一上线就只有陪他们去练级,无聊死了。」
  我纳闷:「二区玩的好好的,干嘛换区重玩啊,练级有多累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们嫌自己进区晚了,没有赶上第一梯队的等级,也打不到什么好装备,
就一起去玩新区了呗。」她略有些不满的嘟着小嘴,登陆了自己的游戏号。
  我扫了一眼,是个叫做豆芽儿的魔法师,可怜巴巴的拎着一把偃月,装备果
然是够差劲。
  ] 「诶?你在哪呢?我找你去呗。」她操作着豆芽儿在安全区跑来跑去,一
边眼巴巴的看着我的屏幕说道。
  「祖玛三。」我回了一句,又说:「这地方魔法师混不开的,就算是大战士
也得跟着狗道玩。你先自己玩吧,我们快推到教主了,别打扰我。
  「那我多无聊啊。」她不满的探头看我的屏幕。
  「别闹,怪引多了,我靠……」我手忙脚乱一同操作,松了一口气道:「你
安静点别吵我,等一会回城,我给你两件装备。」「啊?真的呀,你有很多好装
备吗?」她惊喜的问。
  我不耐的打开自己的游戏人物窗口,给她看了一眼我穿戴的装备,顿时让她
惊讶的叫了起来。
  「哇塞,祖玛套哦,你好厉害呀!」她满是崇拜的望着我说。
  我暗暗得意,那是当然了,虽然我这游戏的等级多半都是同学帮忙混经验混
上来的,但是出二级狗之后,我这号就变成同学们的打装备号了,基本整天都被
同学们泡在祖玛地图,几个月的时间,给弄一身顶级套装还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儿?
  我们队伍里有三个狗道,两个拿棒子的大战士,一路横推,很轻松的干掉了
祖玛教主,运气很好的爆出一件恶魔铃铛来。
  她简直要疯掉了,抱着我的胳膊又跳又叫。没有真正玩过那个年代的传奇官
方版本,很难想象那个时代的玩家对于一件终极装备的疯狂。记得当时有个传闻,
某区爆出了一把战士的终极武器屠龙刀,竟然会有人坐着飞机花费几万块去购买。
她有那种激动的反应,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我们几个人不管大号小号,基本都已经祖玛套了,恶魔铃铛更是不缺,我就
跟同学们说了一声,把那件魔法师的终极项链要了过来。
  「豆芽儿,去仓库,我给你找点东西。」我对她说。
  她很兴奋,紧张兮兮的操控着人物往仓库跑,好像生怕晚上一秒,我就会跑
掉一样。
  我翻翻仓库,取了两件次一等的沃玛首饰,另外还有一把魔杖,连带那件刚
刚爆出来的恶魔项链一起给了她。
  「走吧,买上药带我烧会猪去。」我当然不会白给她东西。要知道魔法师可
是专业带练,有一个高魔的魔法师带着练级,可比我自己单练快上一倍不止。
  「啊?又烧猪啊,我带我男朋友他们每天烧猪,看见猪我都要吐了。」她不
乐意的撅着嘴说道。
  「哦,也好啊,那咱们就去沃玛三,用地雷炸沃玛也行。」我退而求其次道。
  「我没有地狱雷光,也没有魔法盾。」她怏怏的说。
  我一拍额头:「你这是玩游戏呢还是被游戏玩呢?都三十五级了连技能都没
学全?」「技能都太贵了嘛!之前好容易打出来一本魔法盾,也拿去给我男朋友
换半月了。」她说。
  「得,冰咆你也没有是吧?我一下都给你配齐得了。不过作为回报,你在过
年之前得把我带到四十二级,怎么样?」我跟她讲条件。
  她欣然同意。
  一边玩,一边跟她聊天。很惊讶的发现,她竟然是跟我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
栋楼,只是不同的单元而已。因为彼此都不常在家的关系,搬来这里好几年,竟
然从来都没有碰过面。
  「豆芽儿,以后你上线就密我,我带你玩儿。」傍晚分手的时候,就和她约
好,今后继续在一起玩。
  时间过得很快,我和她也越来越熟悉,渐渐地,我帮她配了一身终极的装备,
每天都和她在游戏里混在一起,甚至带着她和同学们一起下过几次祖玛。同学们
跟我开玩笑,威胁我要告诉燕姿,我却笑着说这是我一个妹~ 妹,十四五岁的小
~ 萝~ 莉而已,要告状随他们大小便。
  豆芽儿也不拆穿我,嘻嘻哈哈的喊着我哥哥,很快也就和我同学们打成一片
了。
  过了除夕,一直都是吃吃喝喝,正月初五那天我和高中同学聚会,玩儿到很
晚。第二天上午还没睡够,就被豆芽儿一通电话给叫醒了。
  她在电话里哭的很是伤心,呜呜咽咽的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我见来电显示
是她家的座机号码,就问:「你爸妈呢?」「不……呜呜……不在…在唉,呜呜
……你……你快来……呜呜……」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我赶紧出门,一路狂奔到她家,摁响门铃,然后就看见跑过来开门的她几乎
哭成了泪人儿一般。
  我好一通安慰,才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请。原来她爸妈一早出去走亲戚,
她因为惦记着游戏,就没有跟她爸妈一起去,早早的打开电脑,跑去猪七去练级
了。
  本来一直都挺顺利的,别人看见她一身终极装备,也没有人敢随便欺负她,
可是后来却跑来一个拿裁决的高级战士,先是跟她套磁,然后又出钱请她带练级。
她看在那人出价高的份上,就同意了。
  可是就在两个人站在一起交易的时候,那个战士突然发难,两刀烈火直接把
她那个血薄皮脆的魔法师放倒在地,悲催的,前几天我刚刚给她的一把骨玉权杖
也被爆掉了。
  骨玉权杖可以说就是魔法师的终极武器,在当时游戏里的价格最少也可以折
合三百块人民币。再加上那件装备的爆率很低,我和几个同学也是用多余的半套
祖玛给她换来的,在当时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我听了非常生气,立刻用她的电脑登陆我的账号,一路狂奔跑到猪七,想要
找那个战士报仇。可是时间过去很久,那个家伙早就跑的没影了。
  她在一旁抽泣个不停,让我看着很不是滋味。我一言不发,回到土城安全区,
直接打区域聊天:龙纹换骨玉,平换不用加钱,换的速来……在游戏里,道士的
武器龙纹剑,比魔法师的骨玉权杖要贵上不少,我喊着平换,立刻就有人响应,
要和我交易。
  豆芽儿连忙阻止我:「你傻呀,把自己武器换了,你用什么!龙纹剑比骨玉
还难爆呢!」我不理他,闷着头点了交易,给她换回来一支崭新的武器。呵呵,
我当然不傻,她不知道,我同学的小号上还多着一把龙纹剑呢,把我自己的交换
出去,我也照样有的用。
  可是她却感动的不行了,怔怔的望了我一会,突然凑上来朝着我的嘴角狠狠
的亲了一口。
  「你对我真好。」她的目光中满是感动。
  我觉得非常意外,擦着嘴角开玩笑:「这算什么?我帮你搞装备,你却擦我
一嘴口水?」「怎么!本姑娘的口水是臭的吗?」她想佯装生气,但眼睛却忍不
住的弯出一片笑意来。
  我挑逗一般舔了舔嘴唇,一本正经道:「擦得太快了,没尝到是什么味儿。」
话刚说完,然后我就见眼前一花,她柔软的唇瓣已经压在了我的嘴唇上,舌尖轻
吐,寻找着我舌头的所在。
  我只觉得一团火猛的冲上了脑袋,一边激烈的回应她的舌吻,一边抱住她娇
小玲珑的身体,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就冲到了床边。
  我们激烈的相互吮吸着对方的舌尖,手上也没有闲着,就在相互抚摸对方身
体的同时,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一件的甩落在一旁。很快,我就已经赤裸着上身压
在了她的身上,而她的的混身上下,也仅仅只剩下一条卡通版的粉色小内裤了。
  我望着她迷离的眼睛,缓缓的直起身来,欣赏她那副小巧玲珑的赤裸肉体。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青涩的稚气,可是她的身体,却展现出一副显而易见的成熟风
韵。可以说,如果把她的身体按照比例放大一圈的话,那么她的身材将不输于绝
大部分的女性。或者说,把燕姿一米六九的身材按比例缩小到一米四九的身高之
后,除了燕姿的胸部会比豆芽儿更加丰满以外,其他的地方与豆芽儿相比,几乎
不占丝毫的优势。
  在脱光她的衣服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她会拥有这样一幅玲珑而又精致的身
体,简直就像是一件充满了神性的艺术品一般,配合上她那副稚气未脱的清丽面
容,令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位从西方油画中走出的圣女一般,令我本已极度忿张,
硬的就像一根铁棍一样的鸡巴,竟然慢慢的疲软了下去,就连心中的欲火都渐渐
地消减了。
  「它好漂亮,我好像在哪看到过一样?」
  我迷醉的欣赏着她胸前的温软,那小巧的奶子就好像一个微微发酵的小馒头
一样,两粒色彩娇艳的小红豆点缀在小巧精致的雪丘之上,即使是最优秀的艺术
大师,也难以塑造出那么完美的形状。
  「啊」我如突然想起来了,是那副《抱着陶罐的少女》!天啊,她的奶子简
直和那画中的少女一模一样。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就像是一件完美无暇的艺
术品一样。我痴痴的欣赏着,简直不忍伸手去亵渎它的美丽。
  她的奶子和燕姿的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燕姿的奶子丰硕而又娇挺,能
够彻底的激发出男人心底的欲望,让人一见之下,就会忍不住的上手把玩儿,甚
至想要把自己埋葬在那两团美丽的软肉当中。
  可是豆芽的奶子,却是精致而又娇嫩,好似充满了艺术的神性,会让人发自
内心的欣赏它的美丽,但却只可远观,而绝不想亵渎它的神圣。
  豆芽儿见我一直怔怔的盯着她的胸部看个不停,不禁有些娇羞的掩住自己的
胸口,娇嗔道:「看什么!人家发育的比较晚不行吗,过阵子它自然就会变大一
些了。」我轻轻的分开她的手,意乱神迷的喃喃自语道:「不,不用!它已经足
够美丽了,不需要再做任何的改变,你不知道,它到底有多美,美到我,简直不
忍去亵渎它。」「傻瓜。」她嗤嗤的笑,拉住我的手,覆在她的胸口上,说:
「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大奶子吗?我听人家说,多给男人揉一揉,才会变得更大。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顺从着她的意思,开始温柔的抚摸她小小的乳丘。
入手柔软而又极富弹性,只论手感的话,甚至比燕姿的奶子还要稍胜一筹。
  「你吃吃它。」她娇喘着向我发出请求。
  我温柔的一笑,决定应她的要求,开始正式品尝她的身体。我从她的鼻尖一
路轻吻着向下,掠过她秀美的锁骨,用舌尖轻舔她娇嫩的奶头。
  她抑制不住的娇吟了一声,突然伸手摁住我的后脑,把我的脸用力的压向她
的胸口。
  我猛然张开大嘴,一口将她整只奶子完全吞入了口中,滑腻而又柔软,恰恰
塞满了我口中的每一份空间。
  那种前所未有的玩法带给我极大的快感,我开始换着边的吞吐着她的两只奶
子,不一会,她的两只乳丘上就沾满了我亮晶晶的口水,使那两只完美无瑕的艺
术品上蒙上了一层淫靡的色彩。
  「你吃奶子的声音,好像在吃鸡巴哟。」她嗤嗤的笑着说。
  我怔了一怔,然后坏笑着直起身来,三两下扒掉自己的裤子,挺着昂立的鸡
巴在她面前晃荡着,说:「听你的意思,好像对这门技术很熟悉嘛!来,给哥吃
吃。」
  「天呐,好大!」
  她可爱的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鸡巴猛瞧个不停。
  我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轻轻扳起她的身子,把鸡巴凑近她的嘴边,说:
「来,让哥哥爽一下,含进去。」
  她顺从的吐出粉嫩的舌尖,先是轻轻的在我龟头上舔了几下,然后张大了小
嘴儿,艰难的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
  「呜[ 呜[ 」她的鼻子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呼噜声,卖力的吞吐着我的龟头,
柔软的舌尖更是出乎意料的灵巧,不停的舔舐在龟头的马眼上,给我的鸡巴带来
一阵阵舒爽至极的感受。
  与鸡巴的舒爽相比,我的心情却是微微有些郁闷。这小丫头的口技十分了得,
想必没有少在她男朋友身上操练过。想到此处,我竟然忽的生出一股浓浓的醋意
来。
  「嘴巴好酸。你的太大了。」她吐出龟头,娇嗔的捶着我的胯部说道。
  「肯定比你男朋友的大吧?」我语气酸酸的说道。
  她却是冰雪聪明,立时就看透了我的想法,抬起她的小脑袋,似笑非笑的望
着我,肯定的点头:「大!你还想问什么?」
  我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的问:「那你……和你男朋友……」
  ] 她突然失笑道:「怎么了?我都成年人啦,你不会还指望我守身如玉,一
直都没跟男人亲热过吧?你可别跟我说,你和你女朋友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我突然被一股怒火堵塞在心头,猛的把她推倒在床上,扳起她的屁股,一把
就把她的内裤扯了下来。
  她惊叫一声,嘻嘻哈哈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玩笑一般躲闪着我的进攻,我却
已没有了与她玩闹的心思,一心只想把我的鸡巴操进她的骚屄中去,狠狠的干她
一次。
  她终于逃不脱我的魔掌,被我扯住两条小腿拽了回来,毫不留情的用力一分,
一只比五六岁的小孩也大不了多少的小美鲍,就在我面前敞开了一条嫩红的缝隙。
  她阴部的外观更加接近西方人的模样,白白嫩嫩的外阴,围绕着屄心长着一
圈细细的绒毛,即没有肥厚的大阴唇,也没有像两片耳朵一样的小阴唇,她的整
个阴屄,就好像是在白白嫩嫩的裆部突兀的开出了一条鲜红的裂缝一般,而且整
条裂缝的长度仅仅只有五六公分,即使是在雯雯的幼儿园里被我看到的那个小孩
的阴屄,也比她大不了多少。
  「好看吧?我男朋友一直都夸它漂亮,每次和我亲热都忍不住想要吃它呢。」
她那稚气未脱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淫荡的笑意,嗤嗤的浪笑着。
  我哼了一声,一面伸出指尖拨弄她的屄缝,一边语带不屑的说道:「漂亮是
漂亮,就是像个小孩儿一样。我女朋友的小肉屄才真的是又漂亮又诱人,任何男
人看到都会忍不住的想要狠狠的操上一回。」
  她的脸色微微一黯,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娇笑道:「你不喜欢吗……你给
我舔一下屄屄呗……」
  我低下头去闻了闻,馨香中带着一股阴屄特有的腥味,很干净。于是我就慢
慢的掰开她的屄缝,一边细细的舔弄,一边仔细的欣赏起来。
  上端微微凸起的小豆粒是她的阴蒂,下端小小的花骨朵是她的屄眼儿,诶?
她的尿道口跑到哪里去了。
  我轻轻的翻弄着她屄缝里的褶皱,却始终没有发现尿道口的存在。
  「芽儿,我怎么找不到你嘘嘘的小洞洞。」我忍不住问她。
  她早已在我的玩弄下娇喘吁吁了,细细的喘息着跟我说:「外面看不见的…
…医生说,我长得跟别人不太一样……别抠了,再舔舔我……」
  我又给她舔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你让医生看你那里干嘛?男医生还是
女医生啊!」
  她嗤嗤的笑:「坏蛋!是我很小的时候啦。那时候不小心尿路感染了,嘘嘘
好痛,妈妈就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说,我的两个洞洞的出口长在一起了,所以要
经常清洗才行……喔……舔我的豆豆……」
  哦~ 我明白了,看来是豆芽儿的尿道口藏在她的屄眼里了,真是新奇,我拨
弄着她洞口的那个肉骨朵,想要看看她的尿道口到底藏在哪里。可是翻来翻去,
我也分不开那朵紧紧叠合在一起的花瓣,最后忍不住伸出手指往里捅了一下,却
马上感觉自己的手指被一圈紧紧的肉芽给挤住了。
  「芽儿,你还是处女?」我猛然一惊,顿时抬起头惊问。
  她照样还是嗤嗤的娇笑,说:「这下你能平衡了吧?看你刚才那副好像被人
戴了绿帽子的傻样儿。」
  我结结巴巴的问:「你,那你……你和你男朋友……」
  她白了我一眼,娇嗔道:「得陇望蜀吗你?本姑娘愿意把第一次给你,你就
该感恩戴德了,还想让我怎么着,连手都不让人碰一下,然后等着你来全盘接收?」
  豆芽儿的嘴巴厉害起来也是让人很难招架的。我讪讪的笑了笑,耸身上去抱
住她,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瓣说道:「芽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要
了你,却很可能没办法娶你。毕竟……要不,就算了吧……」
  说着,我慢慢松开她,挺身坐了起来。说真的,经历过燕姿的坚持之后,我
有点不敢招惹处女,我那时潜意识里认为,开了处女之后,就一定要负起责任,
一定要娶了人家,才能有所交代。毕竟,我和燕姿还有很大的机会能够相伴终生,
虽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背着她玩儿别的女人,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她已成为我
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唯一一个,我愿意与之相伴一生的女人。
  豆芽儿同样坐起身来,扳着我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你有一个
很漂亮的女朋友,你也从来没有想要把她换掉的想法。但是,我喜欢你!不是因
为你带我玩游戏,还给我好多极品装备,而是因为你对我好,宁愿不要自己最珍
贵的武器,也要哄我开心。而那个人,名义上是我的男朋友,可是实际上却也只
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而已。他让我陪他玩游戏,却让我选择一个我不喜欢的魔法
师,为的只是能让我带他快速的练级。他从来都没有为我想过,从来都是只顾着
他自己。好吧,我在乎的其实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破游戏,而是在乎是谁真正的
对我好,又是谁在真正的关心我……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么?
  我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确实很喜欢她,喜欢她的可爱,喜欢
她的调皮,喜欢她开心时兴奋雀跃的样子,喜欢她伤心的时候。第一个选择就是
抱着我的胳膊伤心哭泣……如果我是在认识燕姿之前认识她的话,我想我一定会
深深的爱上她,就好像我当年是那么的迷恋燕姿一样。
  她开心的扑进我的怀里,咬着我的耳朵喃喃的说道:「你喜欢我就好,我也
好喜欢你。我不求你做我的男朋友,也不奢望你以后能够娶我。只要你真心的对
我好,我就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能真心的对我好,我就情愿把自己交给你,
就算一辈子只能做你的情人,我也愿意。」我深深的拥吻她,抱着她娇小的身躯,
就好想抱着一团炙热的火焰,她的热情,让我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芽儿,如果疼的话你就赶紧喊停,我要进去了。」一番热情的抚慰之后,
我轻轻的把她压在身下,分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用鸡巴抵在她春水泛滥的屄缝
上。
  「嗯,没关系,你弄吧。」她略带着几分紧张的抱着我的腰,柔柔的说道。
  我微微用力往里面顶了一下,立时感觉到了极大的阻力。她处女膜上的孔洞
细小无比,即使插入一根尾指,都会让她一阵阵呼痛。而且那朵遮掩着洞口的花
骨朵,肉质更是有硬币那么厚,完全不同于燕姿的处女膜是那种半透明的纤薄模
样。
  我的一整个龟头都陷进了她的屄缝里,把她细小的屄缝撑成了一个圆圆的型,
可是她洞口上那层厚厚的肉膜仍是固执的阻挡着我的插入,我怕自己的鸡巴过粗,
猛的使劲会给她造成撕裂性的伤害,因此一时僵持在了那里。
  「你使劲儿啊,没事儿,我忍得住。」她微微的蹙着眉头,显然像鸡蛋那么
大的一个龟头突兀的挤进她的屄缝里,就已经让她非常不适了。
  「我怕弄伤你。」我时重时缓的挤压着龟头,想让她尽快的适应我的尺寸。
  「没事儿的。女人连孩子都生的出来,要是搁古代,我早就是好几个孩子的
妈了。」她疼得连连皱眉,竟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我爱怜的俯身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说:「要不先算了我,我的鸡巴确实太大
了。你毕竟是第一次,万一弄伤了就麻烦了。」「不!我今天就想要你。」她像
蛇一样缠上来,不停的亲吻着我的胸口,发出向小猫一样的呜呜声。
  「你慢一点,再使点劲。咝」她一边抽着凉气,一边鼓励我:「放心啦,我
看那些外国毛片儿,那么小的女孩都能被老外……咝人家的东西可比你还大呢。
  我又努力了一会,泄气的抱着她翻了一个身,让她趴在我身上休息休息。
  因为身高的差距,我们的性器接触之时,她的头顶只能顶到我的下巴上。她
就像小猫一样柔柔的舔着我的胸口,甚至调皮的舔弄几下我的奶头,总之没有半
刻安分的时候,几乎是竭尽全力的挑逗着我的情欲。
  「要不,你从后面试试吧。」她用鼻尖蹭着我的胸口说。
  我嗯了一声,起身把她翻转过来跪在床边,让她把挺翘的小屁股高高的撅起
来,然后站在她的身后,再次用鸡巴抵了上去。
  这一次,得到自由的她就不是单纯的依靠我的主动了,不但我再用力往里顶,
同时她也在悠着劲儿往后挺动着屁股,但结果仍只是让她疼得一次次闷哼出声,
却始终还是插不进去。
  到后来,她都有些急躁了,半是埋怨半是焦急的说道:「你到底会不会弄啊,
屄屄都快疼死了,你都弄不进去。你就不能多使点劲儿啊?」
  我一听,顿时也有些心火上攻,顿时把心一横,不管不顾的猛然一顶,就听
见她的屄缝里传来「啪」的一声,声音清晰至极,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的断
裂了一样。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