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奴隶园】第七集 一石二鸟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第七集 一石二鸟

「好了,晓明哥,别说了,大家都是男人,我明白的!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张
扬的,你放心……」黄遨装模作样般地听完了张晓明的解释,并如此安慰道。

「兄弟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了——你说现在这事该怎么收场啊?要是
庭庭真的回去跟二叔母说了,我可就他妈完蛋了啊……」听到黄遨的保证和安慰,
张晓明稍微松了口气,可对于张庭下一步的行动,他还是充满焦虑。

「晓明哥,你也不用太担心。据你刚才所说,庭庭姐她说会照顾到你们两家
的关系,那么她大概率不会告诉蒋老师,毕竟这件事对她自己来说也不光彩。等
过几天她消气了,我再找机会帮你劝劝她,应该就没什么事了,这几天她正在心
头上,你别去招惹她,尽量避免跟她见面就行。眼下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尽快收
拾这里的残局,完了马上离开……」张晓明也觉的黄遨的话很有道理,庭庭确实
不太可能把这件事告诉二叔母,现在应该立马把这里收拾干净,早点离开这个是
非之地才是上策。于是便开始准备收拾,并对黄遨说道「对,对,兄弟你说的是!

来,我们一起把垃圾清理下,然后拿走处理掉……」很快二人很快就将房间
清理的差不多了,只是当张晓明捡起地上那条被他撕破的张庭所穿的白色丝袜
竟然趁黄遨不注意悄悄收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一切却哪里能逃过黄遨的眼睛啊,
他只是故意装作看不见罢了,不禁心理想到「这个公子哥还这是个猥琐的好色之
徒,看来以后真的可以好好利用下」,二人收拾好了之后,便走出房间,准备下
去退房了,而黄遨却在关门的时候有意没有将门反锁,似乎有着什么后招。

二人来到楼下的时候,张晓明谎称有急事要临时退房,并交了部分赔偿金,
便拿回自己的押金,和黄遨二人准备离开恒隆酒店。

「明哥,我走小路十几分钟就能到家,你开车反而还会饶不少路,你就不用
送我回家了。今晚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别多想,我会找机会帮你好好开导庭庭姐
的……」黄遨像是很为张晓明着想一般,一时间让张晓明深深觉得眼前这个年轻
人确实靠谱,将来可能真会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兄弟,废话哥哥我就不说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只
要哥哥力所能及,一定帮你办到……」经过这个晚上的表现,无疑大大增加了张
晓明对黄遨的信任。黄遨满意地笑道「明哥你客气了,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回
去了哈……」说罢二人便分道扬镳。

当然,黄遨并没有走,他等张晓明开车离开之后,重新折回了酒店,再次来
到十六层的1607号房门前,尝试着打开刚刚没有被他反锁的门,却发现已经
打不开了,不过,黄遨并未感到惊讶,而是露出满意的微笑,再看看之前的房门
号码已经由" 1607" 变成了" 1608".原来对门两个房间的号码牌之前是
被人换过了,其实刚刚上演精彩肉戏的房间恰恰正是用张晓明身份证开过的" 1
608" ,而对面那间被张晓明忽视的房间才是真正的" 1607"。

黄遨正是利用了之前1607号的房客退房时忘记反锁这一事实,才想出了
这个精彩的" 移花接木" 之计,如此一来,张晓明便是真正犯罪地点1608号
房的开房人,以后的话只要证实这个强奸的行为确实发生在他开的1608号房,
那么他就算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黄遨之计不可谓不毒啊。不过又是什么
人,在黄遨二人下去退房期间,进了1608号房,然后将其反锁,并又重新换
回了本被调换的门牌呢。

只见黄遨转身走到对面的1607号房,轻轻地敲了敲门,很快房门便被人
打开了。开门的人正是黄遨的熟母性奴——刘竹云。此时的刘竹云上身穿着一件
蓝白相间的条纹衬衫,胸前那对硕大的乳房似乎要将衬衫的白色纽扣撑破一般,
放佛在宣告者身体主人内心无穷的欲望在努力冲破世俗外衣的限制,而下半身是
一件黑色包短裙,距离膝盖足足十多公分的包臀紧裙将她那丰满的臀肉完美地
衬托出来,而那双被带有蕾丝花边的灰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也散发出迷人的美感,
再辅之以闪亮的白色高跟鞋,以及被一件精美的玉质大发卡收束的秀发,彰显出
了一个干练的中年职场女白领的气质。

早在两个月前,刘竹云完全沦为黄遨的性奴之后,就被黄遨命令答应梧州恒
隆广场副主管对竹云超市的收购要求,并顺利加入恒隆集团。刘竹云凭着多年开
超市所获得的对供应链下游分销和零售行业的经验,人脉以及很好的群众口碑,
很快就被副主管看重提拔,加上她十多年来养成的吃苦耐劳,低调踏实的工作作
风,以及黄遨故意给她制造的立功的机会,使她很快被集团高层赏识,当上了恒
隆广场采购部的经理。白天的她是个处事干练的女白领,晚上嘛,自然就是黄遨
淫荡性奴。这两个月的白领工作,使得这位温柔贤惠的熟母举手投足之间又多
了几分英气,这也让她的主人黄遨在调教她的时候又多了几分别样的快感。而刘
竹云也适应了在白天充实的工作和晚上性爱的滋润之间任意游走的状态,幸福
快乐着。

看到敲门的人是自己的主人黄遨,刘竹云立马退后几步,不等黄遨把房间门
关掉,就恭敬地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边缓缓磕头行礼,一边说道
「淫荡下贱的云奴向主人请安」正如黄遨当初在别墅调教室教她的那样。黄遨并
未在乎她的行礼,关了房门之后便径直走向房间里面的大床上,坐了下来,刘竹
云也乖巧地像只母狗一样爬行着跟在黄遨的后面,带黄遨坐下之后她又重新调整
姿势,继续恭敬地跪着。黄遨看着眼前这位恭顺的一身职业套装的中年女白领熟
母如此表现,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起来吧,云奴。事办地如何了啊?」黄遨示意刘竹云起身,并问她事情
的进展。

「回禀主人,精彩大戏的视频已经录制好了,只需要回去交给梅奴姐姐后期
处理下就可以了。云奴刚刚也拿走了对面房间的三个摄像头,并将房门号对换了
回来,一切善后工作都已经处理完毕,请主人放心。」刘竹云骄傲地向她的主人
展示自己的劳动果实,原来,张晓明和张庭刚刚上演的精彩肉戏,早已经被记录
了下来,看来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黄遨满意地点了点头,对面前这个自己
的爱奴说道。

「很好,我的云奴真是越来越能干了。不愧是恒隆采购部的经理啊……哈哈」

听到主人的夸奖,刘竹云眼中闪现出喜悦的表情,并对黄遨说道「这都是主
人的恩惠和栽培,云奴永远是主人的性奴」刘竹云显得很谦卑。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准备对付蒋老师,不免有点冷落了你,今天,主人
就让你好好快活,当是对你这段时间辛苦为我办事的奖赏吧。」黄遨很满意刘竹
云的态度。

「啊……淫奴——淫奴谢主人恩典」刘竹云听到黄遨要临幸自己,眼中立刻
闪现出欲求的光芒。黄遨稍微用眼睛扫视了下美熟母的胸部,刘竹云便心领神会,
立刻解开胸前衬衫的纽扣,仅仅只是解开离胸部最近的两颗,刘竹云知道,自己
的主人黄遨更喜欢这种带有制服诱惑的性交。完了之后,便用手解开黄遨的休闲
裤,并用嘴慢慢将黄遨的内裤也拖了下来,如此,黄遨那根挺立的20cm长的
阳物便呈现在刘竹云的眼前,刘竹云的双眼不禁更加迷离。经过黄遨这几个月来
的调教,刘竹云的身体已经相当的敏感,尤其是在面对黄遨的时候,有时甚至黄
遨的体味都能让她淫水泛滥。

「主人,云奴马上用乳房来服侍您。」

刘竹云马上温柔地舔了舔黄遨的阳物,待阳物湿润之后,便用自己胸前那对
硕大的巨乳将黄遨的阳具夹在其中,双手不停地将两颗肉球往中间黄遨的肉棒推
动,时而一上一下的调整角度,时而用她那湿润的嘴唇和灵活的香舌包裹,轻吻,
并如灵蛇般地舔弄黄遨的龟头,这真是让黄遨好不快活。很快,在刘竹云热情地
侍奉下,黄遨的肉棒也变得青筋暴起。

「好了,云奴,接下来用你的嘴,让主人射出来吧……」黄遨享受完刘竹云
的乳交侍奉后,慢慢来了兴致,示意刘竹云为她口交

「好的,主人,云奴马上让主人舒服」经过黄遨多时的调教,刘竹云的口交
技巧已经相当高明,只见她先是将黄遨的大肉棒吞入一半,用她那灵活的香舌穿
梭于黄遨龟头各个角落之间,时而嘴唇紧紧贴着黄遨的龟头,然后如吸食骨髓一
般对龟头上的精液出口发起冲击,放佛要将黄遨的精液全部吸入腹中一般,时而
又用香舌围着龟头绕着圈如螺旋一般不停地舔弄充血地带「嗯┅┅唔┅┅滋┅┅」

淫靡的口交声充斥着整个1607号房,随着刘竹云的愈发尽情得吸弄黄遨
的大肉棒,黄遨也开始用他那健硕的双手用力把玩刘竹云那挣脱衬衫束缚的大奶
子,一下子将那酥软的乳肉揉捏成各种可爱的形状,一下子又把她那因发情而呈
现出深红色的俏丽乳头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尽情地施展夹乳的酷刑,时而又将
乳头用力地拉起,惹得刘竹云浑身躁动不安,想专心帮黄遨口交不是,想放纵地
尽情呻吟也不是。

「啪——啪——啪」黄遨此刻不再揉捏刘竹云的乳房,而是换成了拍打她的
乳肉,肥硕的双乳在黄遨一左一右的激情拍打之下,开始波涛起伏,黄遨的眼前
更是呈现出滚滚肉浪,而刘竹云那边刚好进行到一个深喉动作,将黄遨足足20
cm的大肉棒全部吞入口中,那红红的龟头已经直接冲击着美熟母的喉咙,而黄
遨的拍打偏偏出现在这个时候,搞得刘竹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一时间弄得手足
无措,放松了对口中牙齿的控制,一个不留神牙齿竟然轻微擦到了黄遨的阳物。

「啊……」黄遨不由地轻声叫了一声,其实牙齿并未擦到他最敏感的龟头部
分,而是碰到了有包皮保护的靠近根部的部分,不过黄遨倒是想趁机好好惩罚下
这位化身为精干女白领的熟母,于是佯装怒道「你这贱奴,牙齿咬到我的肉棒了」

刘竹云也感到了自己似乎犯下了大错,尽管这是因为主人突然拍打自己乳房
引起的,但弄伤了主人的圣物就是莫大的罪过,现在的她已经将黄遨当成她灵魂
的主宰,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她吐出了黄遨的肉棒,浑身颤抖地后退了几步,双
手着地,不住地磕头向黄遨请罪,语气之中竟带着几分哭腔。

「云奴该死,云奴该死,请主人——求主人恕罪……」刘竹云的惶恐尽入黄
遨的眼中,只可惜他此时与刘竹云的做爱只是一时兴起,所以并没有提前准备各
种淫虐调教的器具,一时间黄遨也找不到处罚美熟母的办法。忽然,他看见刘竹
云灰色美腿下的那双闪亮的白色高跟鞋竟然是细跟的,于是会心一笑,不禁计上
心来。

「你这贱奴,你可知道你差点伤到了主人的阳具。」黄遨威严地恫吓着惊吓
地如绵羊般的美熟母,尽管这两个月的白领生活让她在外人面前显得英气逼人,
不容侵犯,但在主人黄遨的面前,她永远是一只谦卑的性奴母狗。

「云奴差点弄伤主人的圣物,是云奴的罪过,请主人责罚……」听到黄遨恫
吓的语气,她知道自己必须受到主人的惩罚,一位地请求饶恕,只会让黄遨更加
的不满。

「好了,好了!看你这段时间着实为我劳心劳力,确实辛苦,我就不难为你
了。不过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的规矩没人可以例外。」黄遨盛气凌人的
语气让刘竹云没有丝毫谈条件的余地,只能默默乞求主人别想些她无法忍受的点
子来折磨她,于是便恭顺地问道「请——请主人吩咐,云奴一定照办」黄遨很满
意刘竹云的态度,并起身帮刘竹云脱下了她那双闪亮的白色高跟鞋,并对刘竹云
说道。

「很简单,你用你的骚逼和菊花帮主人把你的这双高跟鞋运到房门口,再运
回来,要两只鞋一起运,且中途鞋子不准掉下来,那么主人我就原谅你了——反
之,要是你运不回来,或者任何一只鞋子中途掉在地上,那我回去之后就给你注
射800ml的浣肠液,并一个晚上不准你排泄」

听到如此荒唐的点子已经令刘竹云面露难色,而知晓一旦做不到之后就会被
浣肠处罚,且一个晚上不准排泄更是令刘竹云直冒冷汗,虽然刘竹云的肛交技术
被黄遨夸赞是她两个女人中最好的,但刘竹云却十分害怕浣肠,那种腹痛万分而
又得不到宣泄的痛苦一直是她心中的噩,所以她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
成任务。

说罢,黄遨便帮刘竹云的包臀裙上卷,脱掉那件性感的黑色情趣镂空蕾丝内
裤,再将其中一只鞋子的细跟插入到刘竹云的菊花,另外一只插入到刘竹云的阴
户之中,当然在此之前已经把鞋子细跟周围都洗干净擦干,好在两只鞋子的质地
都比较轻巧,否则可够刘竹云苦头吃的。刘竹云调整好了狗爬的姿势,后门的那
只鞋子倒是相对轻松,长长的细跟几乎全部插入刘竹云的肛门之中,加上姿势调
整合适,便形成一种挂钩的受力结构,加之刘竹云肛门受到黄遨的精心训练,所
以便相对轻松地被刘竹云牢牢吸住。而阴户的那只就没那么轻松了。

随着刘竹云一步步艰难地爬行,两只鞋子的鞋体不免左右摇摆,从而相互碰
撞,加之刘竹云毕竟也是40多岁的人了,阴部自然没有清纯处女那般紧致,再
加上之前给黄遨口交和乳交,已经让她下面泛滥成灾,而温润的阴部自然减缓了
细跟与阴道口周围部分的摩擦效果,这使得刘竹云不得不通过放慢爬行的速度来
减小两只鞋子之间由于摆动而产生的碰撞,同时,也不得不拼命夹紧自己的阴部,
以防止鞋子滑落。

短短的来回10米不到的路程,对于刘竹云来说却显得无比漫长,这位美妇
的额头已经流出不少的汗珠,可见其步履的艰难,中途好几次她都差点忍不住而
将阴户的那只鞋子掉落,是对浣肠的恐惧,使她数次绝境逢生。然而,她却并没
有时间来庆幸,因为只要任务还在继续,她就有随时失败的危险,看着眼前这位
美熟母痛苦挣扎的表情,黄遨心中不禁升起一种变态的快感。

想着几个月前,刘竹云还说死都不做自己的性奴,绝不会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而如今的她,无论是身体,心理还是灵魂,都已经完全属于自己,无论自己想出
多荒唐的淫虐点子,刘竹云都会不假思索地执行,想到这里,黄遨不禁再次露出
满意的笑容。而刘竹云就没有他这个闲情逸致来回味往昔了,松弛的阴道似乎已
经达到了极限,再也夹不住那因为自己的淫水而愈发光滑的细跟,但距离终点只
有一米之遥。

刘竹云终于支持不住了,她只能想办法取巧,在鞋子滑落的过程中加快了爬
行的速度,希望靠着惯性,让鞋子在落地前达到终点。可是事与愿违,鞋子终究
还是没能越过终点线就落地了,此时的刘竹云充满了绝望,用一种渴求的眼神望
着黄遨,希望黄遨能从轻处理。

「好了,云奴,虽然任务失败,但我看到了你对主人的忠诚,这次我就饶了
你,不过下次你要是再伤到我的小弟弟,本主人决不轻饶。」黄遨只是想让体味
到事业成功,开始受到男人吹捧的刘竹云在自己面前永远保持着母狗般的恭顺,
而并不想单纯地折磨她,况且他对这位为亡夫守节十几年的女人确实有着几分喜
爱,于是便没有再难为她了。刘竹云听到主人竟然原谅了自己,这样就意味着她
不用受到浣肠的处罚了,刘竹云不禁对黄遨感恩戴德,幸福地磕头到「云奴谢主
人恩典,谢主人恩典——谢」刘竹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黄遨从地上抓了起来,
背对着自己,并用那早已坚挺的阳物狠狠刺入刘竹云那早已湿地不成样子的阴户,
并对刘竹云说道。

「别废话了,接下来就好好享受主人的恩赐吧——啊——哈哈」折腾了半天
终于等到了肉棒的恩泽,刘竹云也很快地进入了状态,配合着黄遨不断上下摇动
着自己的肉体,黄遨的肉棒在刘竹云的阴户内大起大落般地肆意征伐,同时,黄
遨伸出了健硕有力的双臂从后面紧紧抱住刘竹云,双手开始重新把玩着这位美熟
妇的双乳,惹得这位美熟妇娇喘连连,口中不时发乎愉快的呻吟。

「啊——主人——好爽啊——爽死云奴了- 云奴的奶子好痛啊——主人轻捏
点——不,不是,下面要用力——对- 就是这样——爽死云奴了——主人——主
人……」

如果说刚刚的惩罚对刘竹云来说是地狱般的痛苦,那么现在与黄遨尽情的交
媾对她来说就是天堂般的幸福,这种巨大的反差不但加强了她的快感,也在无形
中加深了他对主人黄遨的依赖和敬畏,她希望黄遨能轻轻抚摸她的乳房,而加大
对她下体的征伐,而黄遨却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偏偏轻轻地操着她的下体,而
用力地狠抓她的乳房,渐渐地,刘竹云已经濒临高潮,她不由得回头与黄遨深情
地接吻「主人——云奴——云奴要高潮了——主人用力啊——」

正当刘竹云准备冲上高潮的巅峰时,黄遨却把刘竹云提了起来,抽出了在刘
竹云下体征伐的肉棒,转而在刘竹云的阴道口来回摩擦,当刘竹云主动坐下去想
将肉棒吞入逼中时,黄遨却又偏了偏自己的肉棒,去磨蹭着刘竹云的阴蒂,他明
明知道刘竹云现在最需要什么,可偏偏就是不给她痛快,因为黄遨最喜欢欣赏女
人那种明明极度地渴求,却又得不到满足的那种痛苦迷离的表情,那个时候才是
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一旦高潮泄身,女人便就成了一团没有生机的死肉。

而让女人在高潮边缘保持不泄,在她们痛苦不堪像母狗一样乞求的时候,再
把她们送上高潮,那样的征服快感才是妙不可言的。黄遨不由笑道「我们尊敬的
刘经理,你想让我干什么啊?是命令我吗?大声说。」

刘竹云已经被黄遨这种另类的酷刑折磨的痛苦不堪,得不到高潮的洗礼对此
时的她来说,是比死亡更可怕的酷刑,她再也抵受不住了,疯狂地喊道「主- 主
人,你卑贱的性奴——母狗- 刘——刘竹云,乞求主人——求主人恩赐您伟大的
圣物给淫奴,狠狠地操烂淫奴的骚逼,狠狠地惩罚淫奴——我- 不——淫奴受不
了了——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这种在高潮边缘徘徊却得不到宣泄的痛苦,
已经将这位之前的贤良美母,现在的精干女白领折磨地近乎疯狂,眼看时机已经
成熟,黄遨也不打算再难为她了,便对刘竹云道。

「想要主人的大肉棒,可以的,我的爱奴。你现在像只母狗一样,跪趴在地
上用手掰开你的骚逼,主人就插你」看来黄遨是打算用狗交式来让刘竹云高潮,
一听到黄遨愿意让她高潮,刘竹云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一边尽快得跪趴着,一
边说道。

「趴——趴——云奴马上趴——主人——给- 给云奴」跪趴好了之后,刘竹
云主动再次将黑色ol包臀裙上卷到肚脐眼处,一边用双手掰开自己的阴户,乞
求着主人的插入。看着这位精干的女白领穿着一身凌乱的职业装,那双性感的灰
丝美腿,汩汩淫水顺着被掰开的阴道口缓缓流出,一滴滴滴在地上,浑身不停地
颤抖,放佛瘾君子一般,黄遨也把持不住了,挺起那根青筋暴起的20cm大肉
棒,对准掰开的口子,狠狠刺入刘竹云的阴道,并开始激情地抽插,「啪——啪
——啪」肉棒抽插伴随着淫水流动的声音再次充斥着这间豪华的房间,从声音的
强度可以判断,黄遨的每一次撞击几乎都顶到了刘竹云的子宫深处,如此激烈的
方式很快就让刘竹云保持不住平衡,只能将掰开阴户的双手,放在前面支撑着身
体,宛如一只发情的母狗,任由黄遨肆意地纵横驰骋。黄遨在加大抽插力度的同
时,用双手用力地拍打着刘竹浑圆的丰臀,并大幅度地摇摆全身,做着最后的冲
刺……

「啊——主人——太——太爽了——云奴要泄了——啊——」刘竹云在黄遨
的冲击下终于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一股乳白的阴精喷薄而出,黄遨也在继续抽插
了几十下之后也濒临高潮,他即将射精的一刹那,黄遨抽出了肉棒,绕到刘竹云
前方对准刘竹云的美丽的脸蛋,一连射出三股浓浓的精液,浓浓的精液满满地铺
在美熟母俏丽的脸庞上,而刘竹云也因为刚才高潮泄地太过厉害,全身如母狗般
趴在地上,意识还停留在愉快的幸福中,久久不能平静——不知过了多久,二人
已经恢复了神智,并将记录的电脑设备收拾好,清理了现场的痕迹之后便出门离
开了房间,黄遨搂住刘竹云的腰,而刘竹云就如小女生一般依偎着黄遨,好奇地
问道「主人可是打算用这个视频威逼蒋老师就范吗?」黄遨微微一笑道「不,那
样太无趣了,我要来个' 一石二鸟' ,将蒋红英和陈冰一并拿下——哈哈——」

一周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张晓明也由一开始的极度紧张,慢慢恢复
了过来,尤其是在黄遨告诉他已经成功做通了张庭思想工作,并得到张庭的初步
原谅之后,他心理更是宽慰不少,很快就开始飘飘然了,结束了一天繁琐的工作
之后,来到了全梧州最大的娱乐会所,显龙集团旗下的——天欲宫,准备尽情地
放纵一番,这边刚叫上了几个漂亮小姐准备喝酒划拳,一声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
打破了他美好的愿望。

「尼玛,谁那么不知好歹啊——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真是扫
兴」张晓明内心不禁如此抱怨道。但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己的二叔母——蒋红英打
来的,他便立马提起精神,赶快跑到厕所,准备接听电话。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这
个二叔母最恨糜烂的生活,偏偏又最受他那个副市长老子的信任,所以一定要在
她面前留个好印象。于是便恭敬得问道「喂,二叔母啊,你好啊!找我有什么事
吗?」而电话那头的蒋红英却似乎没他那么客气,话语之中似乎透露出强烈的怒
气。

「你——你个兔崽子终于接电话了啊,我告诉你,我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要你立刻来我家见我……」张晓明一看这苗头准没什么好事,却又不想她坏自
己的好事,不由搪塞道「不——不是,二叔母,我这里要招待领导,一时间走不
开啊——您看,要不我明天……」张晓明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的蒋红英已经
气得顾不上什么礼貌,直接打断他的话道。

「好,你要陪领导是吗?一个小时之内你不到,我就让你去警察局陪领导
……嘟——嘟」话刚说完,那话那头便挂断了。张晓明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刚刚二叔母说到了警察局,难道她知道了我强奸庭庭的事,这下遭了,这可怎么
办啊。

张晓明不再有半刻的犹豫,他深切知道自己这个二叔母为人刚正不阿,为了
公义那是绝对可以大义灭亲啊,于是立马停止了享乐的计划,准备即刻开车去她
家,并一路焦急地思索着应对之策……

「先进来说话……」蒋红英打开了大门,示意张晓明进屋说话,虽然蒋红英
穿的是一件宽松的深蓝色雪纺连衣裙,披着整齐的秀发,但气质语气之中仍然透
露出一股威严之气,这不禁又让做贼心虚的张晓明心中不禁打了几个寒颤。

「二叔母,你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吗?」张晓明装模作样恭敬地问
道。只听见啪的一声,一个U盘被蒋红英扔在了茶几上,愤怒地说道「什么事,
张晓明,你到现在还要在我面前装傻。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你——你怎么能
对庭庭做那样的事啊——她可是你的堂妹啊——你——你这是乱伦你知道吗…

…」看来蒋红英一切都知道了,张晓明顿时感到大祸临头了,但却仍旧抱着
一丝侥幸,不由推脱道「二——二叔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本来是
要救庭庭的——」张晓明话还没有说完,蒋红英便气的当场就给他一个耳光。

「你个畜生,真是死不悔改。到现在还在狡辩,难道要我把你强奸庭庭的片
段放出来给你看吗?看看庭庭是怎么哭着求你放过她的,看看你吐露的又是什么
邪恶的真言……既然你死不悔改,那我就只能报警了,我们张家是清白人家,绝
对不能有你这么个人面兽心的畜生……」说罢,便拿起桌上的电话,似乎准备报
警。张晓明急地立刻跪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打自己耳光,佯作大声哭泣状喊道
「二叔母,我——我该死,我——人渣,是我一时把持不住,但——但我真的不
是故意害庭庭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没错,我犯了错,是该承担责任,可
一旦报警,不光我们张家面目无光,我爸的事业,还有叔叔的企业,都会受到冲
击啊,更重要的是庭庭,她以后可怎么嫁人啊……叔母——我真的知道错了,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蒋红英见张晓明这几句话说的还算是人
话,而且态度也确实很真诚,而且这段视频又怎么会被人寄到自己手中并威胁自
己后天晚上之前付一百万的销毁费呢,看来这里面确实大有文章。于是便让张晓
明站起来好好给自己解释。

于是张晓明便将那晚的情形详细地对蒋红英说了一遍,当然,没有提到黄遨,
而黄遨那些机智的行为就成了他自己的功劳,制服并逼走了歹徒,最后救下了庭
庭,却不小心闻到了歹徒点的淫香,才会丧失理智云云……

当然,蒋红英也不是三岁小孩,对最后他说自己的禽兽行为是因为中了不知
道什么淫香根本不信,不过她也相信,张晓明是出于关心自己的女儿才会跟踪上
去,最后救了自己的女儿,只不过本性好色,被自己女儿的美貌所吸引才干出这
种禽兽的行为。

「好了,我就暂时相信你,不过你说的这些我自己会去调查,如果发现你有
什么地方骗我或者隐瞒事实,我绝不会饶过你。报警的事可以放下,但这件事,
我必须告诉你爸爸,还有你二叔知道,这牵涉到我们两个家庭日后的相处,我绝
不隐瞒。」听到蒋红英说不报警的时候,张晓明刚松口气,但知道她竟然打算告
诉自己的父亲和二叔的时候,心中再次倍感焦急,心理骂道「尼玛,这不是一样
要毁了老子嘛」,于是又开始恳求道。

「别啊,二叔母,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我爸爸啊。以他的性格,知道之后肯定
会打死我的,我的前途就全完了,这和报警有什么区别的——我求你了——二叔
母——你也不能告诉二叔啊——你- 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情急惊恐之下,张
晓明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但对面的蒋红英对露出一副蔑视的神情,心
中更是鄙视这个自私自利的侄子

「哼,我还当你是真的良心发现,知错悔过了,原来是担心自己的前途,那
你怕我告诉你二叔也一定是怕他知道之后,你就再也得不到张氏企业的股份了是
吗——没想到,我们张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心术不正的不肖子——我答应不报警
是为了你爸爸和庭庭的名誉着想,不是为了袒护你,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
你连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将来怎么继承你爸爸的事业——」

蒋红英作为聪慧睿智的知识分子,见多了从政者的道貌岸然,很快就识破了
张晓明的自私自利的真面目,不禁倍感恶心。但天性善良的她又想到自己这个侄
儿毕竟年轻,而且态度也确实算诚恳,如果真如他所说,那倒是有可原谅的地方,
万一自己要是真的错怪了这个张家唯一的大好青年,岂不是也太残忍了吗,看到
了张晓明那被泪水占湿的双眼,她有着实心软了下来「当然,如果二叔母调查发
现你所说的完全属实,真是因为淫香而神志不清,我也会好好劝你父亲对你从轻
发落……」

听到蒋红英不会立马告诉他父亲,张晓明心里有放松不少,脑中紧急思索着
应对之策,片刻之后,便对蒋红英说道「二叔母,你尽管去调查,我说的都是真
的,如有半句谎言,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张晓明装地还真像那么回事,蒋红英到底是女人,想起自己这个侄儿子平时
也算上进懂事,怒气也消了不少「好了好了,发什么毒誓啊!真的假不了,假的
也真不了,二叔母也不是顽固之人……」别跪着了,快起来吧「谢谢二叔母——
二叔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对付那些敲诈勒索的人,至于要怎么处置
我,等搞定了他们之后,我悉听尊便,你说的对,做错了就要承担责任……二叔
母,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你把那些混蛋的信息和要求都告诉我,我来处理,你放
心,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看着自己的这个侄儿确实有悔过之心,且这个侄
儿子能力确实出众,她也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件事,于是就答应了张晓明的要求。

让张晓明去准备一百万,并想办法利用各种关系去对付那帮人,毕竟蒋红英
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十分讨厌到处求人,这件事交给自己的侄儿,确实是最
好的选择。

「好吧,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情况你要立刻告诉我……我把他们的
情况都告诉你……还有,把你这脏东西给我带走……」蒋红英交代了勒索人员的
要求和信息之后,就勒令张晓明把存着张晓明奸淫张庭的U盘拿走。张晓明也成
功实现了自己的缓兵之计,相信短时间之内,二叔母不会把他的事告诉他那作为
副市长的父亲和掌管张氏企业的叔叔。事情交代完之后,张晓明就离开了蒋红英
家。

送走了张晓明之后,蒋红英重新恢复了冷静,她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查证下,
张晓明到底有没有说谎,看看这一切是他的圈套,还是真如他所说,是在救人的
时候遭人算计,又或者两者兼有。忽然,张晓明奸淫张庭的片段再次浮现在她的
脑中,想起画面中自己女儿淫靡的模样和自己侄儿那挺立的肉棒,蒋红英不禁觉
得下体传来丝丝瘙痒,乳房也有了种胀痛的感觉「哎,怎么乳房又开始胀痛了
……为什么想起那种龌龊的事,我下面竟然会有丝丝瘙痒啊……哎——呸——呸,
我在想些什么脏东西啊……」乳房的胀痛和下体瘙痒的感觉再一次袭来,这次由
于视频的刺激,竟然让她想入非非;她开时轻轻揉捏自己的乳房来缓解那种胀痛
的感觉,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乳房似乎比以前大了……

梧州郊区,某高档的茶馆包厢……

「哎呀,兄弟啊……这次你可真要救救我了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晓明虽然用缓兵之计拖住了蒋红英,但他自己也着实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于是便想着求助黄遨。

「晓明哥,据你所说,我估计一定是上次那个猥琐的男人在玩弄庭庭姐的时
候,想着录下来供自己以后欣赏,但却被我们破坏,而忘了拿回藏在某处的摄像
头,而我们当时清理房间的时候由于疏忽而没有发现,这才让他有了把柄。」黄
遨一边喝茶梧州最好的云雾茶,一边给张晓明分析道。

「老弟,你说的极是啊。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张晓明对黄遨的分析深
表赞同。故而继续询问解决的办法。

「要解决那猥琐男人的事并不难,他们无非是要钱……而且要的很蠢——把
交易的地点选在郊区,这虽然有利于他们拿钱之后快速上高速逃跑,但却也暴露
了他们的意图」张晓明似乎也听出了些门道,于是自作聪明地问道「莫非你打算
叫人埋伏在交易地点附近,等他们出现之后把他们全部抓住?」黄遨微微一笑道
「不,他们能想到选在郊区方便逃跑,自然会防备我们这招。再说,他们也不一
定会让所有的人都来跟我们交易。晓明哥,你看,从交易地点上到高速,毕竟经
过这段陡峭的盘山公路,而在这个转角处,经常出车祸,我们只要在钱里面装上
GPS定位装备,以便随时监控,等他们把车开到这个危险地带之时,我们只需
要在路面上做点手脚就可以让他们来个车毁人亡,而山下面就是涛涛的梧江了,
到时候,他们所有的人还有那些U盘什么的,都将被吞入涛涛江水之中了……只
是晓明哥你要损失点钱了……哈哈」

黄遨的计划不可谓不精妙,也不可谓不狠毒啊。但张晓明对那几个人的
已经使他忽视了这点,心中不由高兴起来,这区区的一百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九
牛一毛,他忽然又想到黄遨之前的话,不禁问道「你刚才说这事不难,那什么事
情难啊?」黄遨故作烦闷道「难的是蒋老师那边,以她的精明很容易查到你撒谎
骗她,到时她一定会更加生气,那时她肯定会告诉你爸爸……」

听到黄遨如此分析,张晓明又开始紧张起来,抓着黄遨的手继续问道「那兄
弟,你看这怎么办啊?能说的好话我都说尽了,可她就是不肯放过我啊,你说这
知识分子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啊……要是她真告诉了我爸,我的政治生涯就全完了,
且会失去对张氏企业的继承权,那时我将庸碌一生,永远抬不起头做人,那还不
如死了算了,兄弟,你说吧,只要能保住我的前途,我都听你的……」黄遨不禁
对这个志大才疏的公子哥充满了鄙视,却佯作劝解道「这也不能怪她,那毕竟是
她的女儿嘛!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我不能告诉你啊,那毕竟是我的老师啊,
我可不能害她啊……」张晓明一听这话,似乎有所领悟,问道「兄弟,你是说
……」黄遨连忙摆手道。

「不,明哥,你千万别误会啊,用不着那样。其实你想想庭庭姐为什么不愿
意张扬就能想到怎么让蒋老师不张扬了,女人嘛,一旦成了你的人,自然就什么
都向着你了……不过,晓明哥,你可一定要把握分寸啊,那可是我最敬重的老师
啊……」张晓明终于明白黄遨的意思了,所谓让蒋老师成为自己的女人,就是要
让她也跟自己发生性关系,如此一来,他们的命运就绑在一起了,到时蒋红英出
于对自己贞操名声和家庭的考虑,自然就不会告诉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了,而且二
叔一直在外忙生意,听说外面养了不少情妇,二叔母其实跟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一旦自己把她操舒服了,那不仅不用怕她告发我,说不定还能让她在父亲那里帮
我,这岂不是一举两得啊,一想到未来美好的愿景,张晓明不禁得意起来,对黄
遨笑道「兄弟啊,你可真是我的张良,我的郭嘉啊……这样的话,你前几天推荐
我的那个老中医提供的七颗' 腾龙秘丸' 不就正好派上用场了嘛,哈哈……」张
晓明终于完全释怀了,思索着他征服自己那个高冷的二叔母的大计。

黄遨也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知道,张晓明辛勤耕耘出的果实,一定会是他
的囊中之物,这位志大才疏的公子哥,注定是给他人作嫁衣……

刚刚散步回家,洗完澡之后的中心医院护士长陈冰结束了一天充实的生活,
准备好好欣赏她最喜欢的几部家庭剧,一身深灰色的宽松居家服也掩盖不了她胸
前那丰满的双乳,尽管是在家里,她依旧盘着贵妇的发髻,插着那根古香古色的
玉簪,她正是一个对生活对细节都如此认真的人,一个循规蹈矩的贤妻良母,明
确知道什么事该做好,什么事不该管,而健康的生活习惯,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
使得她虽然年过五十依旧保持美丽的容颜,眼角的那一丝丝鱼尾纹不但没有破坏
她那美丽的面容,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高雅的美感,这也正是副市长张海最喜欢
她的地方,一个知书达理而又充满魅力的熟女

「叮……叮叮……叮……」正当他欣赏电视剧的时候,一阵门铃声引起了她
的注意,不由心中想到「老公已经公干半个月了,今天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在这
个时候敲门找我啊……」于是便拖着那双银灰色的高跟凉鞋朝着大门走去……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