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奴隶园】 第四集 乱伦的打击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四、乱伦的打击

当刘竹云再次回到自己新家所在的小区,慢慢走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时,感
受这些原本熟悉的环境,不禁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她打开了自己家的防盗门,马上听到了儿子佘越房中传来的嘈杂的噪音。她
立马想到了自己一个星期没见的宝贝儿子佘越,关门之后便来到了佘越的房间。

房间里布置异常简单,门旁边是一个崭新的书柜,书柜里空空如也,门前面
是一张大床,床前放着一台电脑桌,一个身高一米六出头,体重却似乎超过16
0斤的大胖小子,正带着麦克风,坐在桌子前面的办公椅上,一边快速地点击着
鼠标,一边通过YY语音,指挥者他的队友战斗在" 英雄联盟" 的世界里,就在
刘竹云推开门的那一刻,他才注意到母亲的到来。

然而他似乎并未对母亲的回归感到欣慰或者是震惊,只是似乎不耐烦地说道
妈妈,你回来就好了!我都快饿死了……哦,对了,你放心,这几天那帮人都
对我挺好的,好吃好喝,还开车送我回来……妈蛋,又挂了,这帮猪队友……」
佘越似乎还沉浸在LOL的世界里。

而此时的刘竹云心里却无比得不是滋味,十分地悲凉。自己为了儿子的安危,
不惜以身犯险,还因此失去了贞操,度过了将近一个星期的被调教凌辱的生活,
换来的竟然是儿子不冷不热的一句" 你回来就好了!放心" 之类的话。连一句像
样的问候都没有。她一肚子的苦闷真不知该向谁倾吐。有时她甚至怀疑佘越到底
是不是她的亲生骨肉,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妈妈。然后,母爱的光辉还是促使她委
屈地去给自己的儿子做饭……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刘竹云终于做好了一顿像模像样的晚餐,一个青椒炒蛋,
一个家常豆腐,还有一道佘越最爱吃的红烧肉。然后这顿饭做的她并不开心,过
去一个星期的生活还是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加之被儿子如此对待,不勉有些心不
在焉。

「呸…呸……妈,你怎么搞得,蛋那么咸,红烧肉又放那么多糖,豆腐煎得
那么老,你让我怎么吃啊……哎,还以为可以好好吃一顿,真扫兴——算了算了,
我还是出去吃吧……」佘越很快就放下碗筷,朝着门口走去「还有,我晚上跟朋
友可能会玩到很晚,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说完便关门而出。

「佘越,佘越……你…这个……这个兔崽子……」刘竹云心中只感到一阵阵
酸楚,这就是她牺牲自己而保全的儿子……很快这位勤劳的贤妻良母便收拾好了
一切,默默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泣。自己苦了大半辈子,都是为了这个不争气
的儿子,可是他却丝毫不能体会到自己的一片苦心,更为重要的是,一丝对母亲
顺都没有。

相比之下,那个恶魔黄遨虽然强奸了自己,淫虐了自己,但却也带给了自己
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性爱的快乐,那种感觉仿佛登临天堂般的美妙,让她这么多
年来,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也是个需要幸福的女人。更为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生活
的呵护备至,伟岸的阳具,高超的技巧,那真诚的甜言蜜语无疑都像是一块块磁
铁,吸引着自己的灵魂。然而,他身上隐藏的恨和悲凉又让自己十分不解,不
过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心里确实倍感踏实,那放佛只有成熟男人才拥有的魅
力在他的身上彰显无遗……

刘竹云叹了口气,她此刻已经无法进入正常的生活了,只有他对她的各种凌
辱才能感到真正的幸福,她回想当他用绳索紧紧的捆绑住她,用言语与肉棒凌辱
她时,那种由屈辱产生的快感,满足了她希望被男人支配的的心理。她褪去身上
的黄遨送给她的名牌货,蓝色的雪纺衬衫,黑色的嵌花短裙,以及那双带着蕾丝
花边的黑丝袜,一丝不挂的站在落地镜前,她看着自己的裸体,忍不住开始自慰
起来,心中开始期待下一次黄遨对自己的凌辱,手指不停的在身上游走。

刘竹云坐在镜前,张开双腿,缺少了阴毛的粉红色肉缝一下子便钩起了她的
淫欲,两片外阴唇似乎在终日的与肉棒和淫具的摩擦中变厚变肥了一些,她用手
指拨开阴唇,手指开始抽插阴户,手指的动作由慢慢的逐渐加快,口中的娇吟也
愈来愈大声。

「啊——啊……主人」她闭着眼睛,回忆起在地下淫宫里黄遨调教她的景,
过了很久,她突然全身一阵痉挛「啊…泄——泄了」她大叫一声,她慢慢的起身,
高潮中慢慢的站起来,她看着地上的水渍,知道是自己所流出的淫水,而这样
的感觉却与她被凌辱的感觉差很多。刘竹云希望黄遨再一次让自己跪在他面前,
用绳子索捆绑她,然後用肉棒插入她的阴户中。刘竹云沉浸在性爱的幻想中,久
久不能自拔……

转眼间,回到家里已经一个礼拜了,刘竹云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正常的生
活已经不能改变她那颗已畸变的心。在超市的客人们眼中,老板娘虽然还是跟以
前一样友善大方,但总是感觉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位" 贞
洁" 老板娘脑子里随时都会闪出那几天自己疯狂的镜头。每当下午超市关门,刘
竹云一回到家中,都会跑到自己的房间,褪下全部的衣服,守着电话,等待着他,
期待黄遨早点召唤她,但黄遨似乎跟她玩起了捉迷藏,一直音讯全无。而那个不
争气的儿子佘越,还是一天到晚打游戏,经常很晚才回家。所以每到深夜,刘竹
云只能拿出她自己的裸照与看着黄遨凌辱自己的视频,看着自己被他凌辱的样子,
一边看一边自慰。为了不让儿子发现,她也尽量把声音开到最小。

几天下来,刘竹云已陷入难以自拔的状态了,她回忆黄遨对她的各种凌辱,
想一减相思之苦,但对黄遨的思念一步步的占据她的心。她渴望被他召唤,尽管
她明白这种召唤对她意味着什么,但刘竹云仍然被体内强大的淫欲牢牢地牵引着,
常常午夜回时,发现自己的下体已被自己的淫水沾湿了。

一天下午,刘竹云像往常一样关了超市的门后,回到了自己家中,却听见里
面传来一阵阵粗鲁的叫骂声。

「你小子他娘的倒是很会躲啊,一个星期不见人,以为躲了一阵我们就不找
你了是吧,你小子今天要是不还钱,老子就打断你的腿……」一个头染红发的小
混混气势汹汹地对被他两个小弟推到墙上的佘越说到。

「别- 别别,路哥,路哥,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哈!再宽限我三天,
三天后我一定还给你……」被推着脸靠墙的佘越如此安抚着眼前的流氓。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闯进我家里乱来,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告你们
私闯民宅」刘竹云面对恶势力,义正言辞地说道,并进门推开了压着佘越的两个
小混混。

「你是这小子他娘吧,回来得正好,你儿子欠钱不还,我们找他要债有什么
错,你自己看看借据在这里,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说着便把借据递给了
刘竹云「啊——20万,佘越,你怎么会借他们那么多钱啊……」刘竹云大吃一
惊「20万是本钱,他拖了那么久,现在算利息得要30万了,我们老大就是看
他承诺的利息高期限短才借给他的……哎呀,不说废话了,赶快还钱……」为首
的红毛催促着刘竹云「啊……这,你——你们能不能宽限几天,这一时间你们让
我从哪里给你凑那么多钱啊…」经营超市多年的刘竹云即使面对流氓,也坚守着
她做人的诚信。

「我现在只能给你们这么多,剩下的我再想办法,你们看行吗」说完,刘竹
云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钱包,把所有的现金大约7000多块钱给了他们「我数数
……怎么搞得,才7000多块啊……哎呀,好了,好了,看你一时间确实也拿
不出那么多钱,我就再宽限你几天,你赶快去给我筹钱,要是我下次来你还还不
了钱,你的" 竹云超市" 就不用开了……」说完便离开了刘竹云的家。

「啪……」刘竹云狠狠地打了佘越一个耳光,气地满脸通红,愤怒地骂道
「你个狗崽子干的好事——你干什么借人家那么多钱,说都不跟我说- 你,你,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你才高兴啊……」

「妈妈,不是的,我借钱是为了救人,我们班的女同学被流氓威胁,逼她签
合同卖淫,要解除合同,就要赔他们20万的违约金……我真是为了救人才借钱
的」佘越虽然如此解释,看似真诚,但眼神之中却闪着一股深深的恨意,显示是
对妈妈打的这一巴掌心怀不满「你——你,就算是为了救人,你也应该先跟我商
量,而不应该去借高利贷啊,而且20万不是个小数目,你让我一时间上哪给你
凑去啊……」听到佘越说是为了救人,刘竹云心中略微好受一些,但仍然对佘越
的行为表示谴责。

「妈妈,你不是有个超市吗?你把店子卖了不就有钱还了吗……」佘越自以
为聪明地对刘竹云说道「你个狗崽子,说的轻巧,那超市是我们娘俩儿的生活来
源,卖了以后我们靠什么生活……还有,哪个女同学被逼迫卖淫了,我说你什么
时候变的那么好心了」刘竹云似乎恢复了不少理智,感觉这里面不对。

「妈,是这样的,我很喜欢那个女孩,而且她也答应只要我帮她解除合约,
她以后就跟我好了,这样你不就有个儿媳妇了吗?至于钱嘛,实在不行,你就去
找熬哥要嘛,反正他那么喜欢你……嘿嘿」佘越继续给母亲想着路子「啪——你,
你……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肺都快气炸的刘竹云又给了佘越狠狠一巴掌,心中
不禁凉到了低谷,儿子竟然为了所谓的" 媳妇儿" ,竟然要把自己送给恶魔「妈
妈,这是你第二次打我了——你以前不是说爱我吗,一切都会为我好吗,口口声
声我是你的命根子吗,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哼……」说完,佘越也径直走
向自己的房间,砰得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佘越,你给我开门……你这孩子……」对待自己这个永远也不会董事的儿
子,刘竹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先去做饭吧。刘竹云回房换了件藏青色的
圆领短袖蕾丝连衣裙,外面套了件厨巾,又开始她贤妻良母的厨房工作……

「啊——哎呦——我操,疼死我了……」房间里传来佘越痛苦的叫喊声,刘
竹云一听连忙停下手中的活,关掉液化气,急忙跑到佘越的房间,迅速打开门,
发现这时门已经没有反锁了,但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景象不禁让刘竹云大吃一惊。

眼前的佘越赤身裸体,全身泛着微微的红色,痛苦地在床上打滚,再仔细一
看,发现自己儿子佘越的睾丸显得紧绷绷的,那原本就直挺的肉棒,竟也开始渐
渐暴起了青筋!而那暗红色的龟头上的马眼开始变紧变深,而龟头表面上也越绷
越紧,越绷越大。这种绷胀感让佘越苦不堪言,他不得不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肉棒,
好得以缓解。然而他每揉搓一下,就觉得自己体内有股强烈的洪荒之力,在不停
顶撞着那已经涨的发紫的大龟头!这是一种想射,而又射不出来的痛苦感觉,佘
越就感觉自己的精液正不断从睾丸涌向自己的龟头,然后又从龟头回流到睾丸,
反复充斥着肉棒越来越大,也越发的痛苦。佘越可真受不了了,他使劲反复搓弄
着那已经开始变异的肉棒,想赶紧将精液射出来。然而越是这样,精液就越是在
他肉棒之内积攒,而肉棒也就越是绷涨!此时的佘越只能如婴儿般痛苦得嚎叫。

「佘越!佘越,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啊……」刘竹云看着儿子这般痛苦的
模样,急的手足无措。

「妈妈,我好难受啊,我的鸡鸡要爆炸了……药,他们给我吃的药……」佘
越一边痛苦的向妈妈倾诉,一边双手不停得套弄自己的阳具,一边不时得左右翻
滚,试图缓解他的痛苦。

「佘越,我们,我们马上去医院」说罢,便脱下鞋子,跪着上床,想把自己
的儿子抱下床来,送去医院。正当她刚刚完全跪坐在床上扎稳脚跟准备去扶佘越
的时候,佘越也刚好滚向刘竹云的方向,佘越顺势一扑,刚好使得自己的身体完
全压倒在刘竹云的身上,双手也下意识地抓住刘竹云的双手,刘竹云的厨巾随着
掉落在床下。这姿势正好形成了男女交换时候的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佘越那根
青筋暴起的搅火棍也阴差阳错地隔着蕾丝裙贴在刘竹云的两腿之间。

「妈妈,救我,救我……」说也奇怪,阳物原本剧烈的胀痛,在与刘竹云的
股沟接触中,变得缓和起来,而且传来一阵阵舒爽。

「佘,佘越……你先起来,别这样压着妈妈」刘竹云一边说双腿一边想要挣
脱而扭动,然而她越是这样扭动,佘越的阳具便也刘竹云的嫩内的摩擦就更多一
分,佘越的痛苦也就减少一分。这时,刘竹云才意识到自己正像一个被强奸的妇
女一样被儿子压迫者。而且,蕾丝裙之下,是没有穿内裤的。这也是这段时间刘
竹云养成的习惯,她内心深藏的欲望已经被黄遨彻底地开发出来,加上这段时间
一直得不到满足,且因为佘越的原因生活一直不愉快,便经常靠看着黄遨调教她
的视频自慰来发泄,下身经常挂空挡。

「妈妈,你别动……你就让我这么动着,啊……好舒服」说着佘越加大了双
臂抱着刘竹云的力度,挺着阳物不停得做着前后运动,隔着蕾丝裙摩擦着刘竹云
的嫩内。佘越似乎也感觉到了眼前的妈妈并没有穿内裤,且呼吸开始急促,被蕾
丝裙包裹的乳房也因为呼吸的加速而上下耸动,部分乳肉已经因为发胀而突破了
裙子的包围,部分得展现出来。这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自己的妈
妈,此时的妈妈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整天对自己说教的长辈,而是一个被已经
压倒在床上的成熟女人。想着到,佘越的口水也部分得顺着嘴角留了出来「妈妈,
我……我要你……我好难受啊,他们说这药得不到发泄会死人的……你,你救救
我吧……妈妈」佘越也像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步步发泄自己的兽欲。

「不,不佘越……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这是乱伦啊……你赶快放开
我,我带你去医院……」刘竹云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拼命挣扎。但吃了强效春药
佘越力量似乎也比以前增大了几倍,刘竹云的挣扎对他来说微弱到几乎没什么感
觉,他的脑中充满着野性的欲望「我不管了,我受不了了……啊……」说罢,佘
越腾出压住刘竹云两臂的双手,猛得掀开了母亲的藏青色蕾丝裙的下部,这一下
也弄得刘竹云猝不及防,使自己留着淫水的白虎嫩内完全暴露在佘越的面前,刘
竹云羞愧得急忙用手推开佘越「佘越,你——你快放开我,我是你妈妈,你不能
这样——啊——你。你这个畜生」看到母亲淫荡阴户竟然被剃成白虎时,佘越激
动得流了鼻血,母亲的挣扎与呼喊并没有唤醒他的良知,反而进一步刺激了他的
兽欲。他无视妈妈双手的反抗,继续用双手猛得撕开了整套蕾丝裙,如此,母亲
刘竹云的嫩内以及两颗挺拔的肉球便也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更是激发了他的兽
欲。

「妈…妈妈,原来……你也是那么淫荡,你救救孩儿,也让儿子我来解放你
吧……啊……」说完,佘越像一只发疯的野兽一般,再次将母亲的双手狠狠压下
来,并进一步将身体下压,仅仅贴住母亲刘竹云的身体,用力得啃咬着母亲的乳
房,同时加剧下体的运动。此时佘越下体阳物的剧痛感在母亲嫩内中淫水的滋养
下已经慢慢转化成一种舒爽的快感,越是如此感觉,佘越就越疯狂地淫虐着他的
母亲。佘越所服食的药名叫" 兽王丹" ,服用之后能将男人的阳物硬度,持久度,
以及全身的力量提升数倍,当然,如果服食丹药者在半个时辰之内得不到女人来
发泄,那体内的纯阳之火就会失去控制,从阳物中喷薄而出,届时就会毁掉自身
的阳物,轻则永久失去性功能,重则阳物爆裂而亡。对于这点,佘越确实没有欺
骗他的母亲。这种丹药自然是鬼医的伟大创造了。

「佘越,求求你不要——痛——你咬的妈妈好痛啊——轻点,求你了——我
的越儿」刘竹云已经放弃了挣扎,毕竟她一个中年妇女无论如何也推不开一个1
60多斤重的并且力量大增的男人,乳房被啃咬的剧痛让她痛到留下了眼泪。然
而佘越因药物作用而异常坚硬的肉棒在她的阴户内覆雨翻云,这又使得原本就忍
受饥渴煎熬的她多了几分满足。虽然佘越的肉棒不如黄遨的大,不如黄遨的长,
技巧等方面更是天壤之别,但总比自己自慰要强多了。可是一想到自己与儿子这
样的行为是在乱伦,她又无法说服自己尽情享受眼前的性爱。乳房传来的剧痛,
下体传来的丝丝满足,以及乱伦行为的打击,共同作用在这位不幸的美熟母身上,
使得她无所适从。只得本能性地哀求儿子能对他温柔些。

「妈妈,你也有求我的一天啊!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我,敢不敢对我呼来
喝去……我要你以后都得听我的……啊……好爽啊」或者是药物的刺激,或许是
长期受母亲的" 压迫" ,佘越人生第一次听到一直高高在上的母亲求自己,一种
强烈的征服感油然而生。他顺手将母亲的身体翻了过来,背朝着自己,双腿弯曲,
跪在床上,整个换成了一个狗爬式,佘越一手使劲揉捏着母亲的乳房,变换着各
种形状,一边使劲得拍打着母亲的翘,下体的运动更加剧烈,肉棒每一次插入
都直达刘竹云的子宫深处「啊……佘越…求求你……饶了妈妈吧……妈妈所做的
一切都是为你好啊……啊」

刘竹云话还没有说完,部便被佘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你给我住嘴……我
最讨厌听到这句话——你口口声声一切都为我好——刚才还那么用力扇我耳光,
我让你去找熬哥要钱帮我还债,你还不肯……你看看自己的下体,毛都被剃光了,
你还跟我装什么贤妻良母的样子……你骨子里也就是个淫荡的女人,今天我正好
好好教育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骂我……」佘越这时腾出揉捏母亲乳房的一只手,
双手轮番用力得拍打着母亲的丰满臀部「从小到大都是你打我屁股,现在该我还
给你了,我的好妈妈……哈哈」

此时,下体充实带来的快感,以及佘越的拍打带来的痛感,大大激发了刘竹
云体内被虐的血液,在地下淫宫被黄遨调教的情景似乎又真实得浮现在她的眼前,
她的嫩内流出更多的淫水,随着佘越大幅度的抽插动作,一滴滴溅落在被子上,
这种虐待加乱伦的冲击使得她的身体异常敏感,在佘越抽插几十下之后,刘竹云
便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啊——啊- 喔喔——佘越——我不行了——啊」然
而佘越却并没有射精,看到母亲在自己的征服下达到高潮,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
的征服感。于是,也加快了速度,拼命得做着最后的冲刺,肆意征伐眼前的这个
曾经高高在上的母亲……

就这样,两个忘年的母子就这样疯狂的做爱,随着欲望的一点点挣脱,刘竹
云内心饥渴的本能也开始完全暴露出来,加之这段时间一直在自慰的空虚中煎熬,
所以由一开始耻辱的抗拒,到后来的纠结扭捏,以至于最后主动迎合自己儿子的
肉棒,最后刘竹云也不管什么伦理关系了,也不管什么贞洁羞耻了,任凭一波波
激烈的性高潮不断向自己的灵魂袭来……

第二天,刘竹云依旧跟往常一样,关了超市店门之后就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
小区,在她家楼下的不远处,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激情地接吻,好奇心使得她慢慢
靠近,发现那个身高1米60体重160多斤的男子正是自己的儿子佘越,而女
方则是个带着大耳环,头发全部染成金黄并烫成波浪形状,全身穿着极其暴露的
年轻女人,一开就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大概率是个" 小姐".刘竹云心中一阵悲
凉,自己儿子就是为了那么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向高利贷借钱的,还不惜为了她把
自己推给恶魔黄遨。

「宝贝儿,你放心,再过几天我就能还清你的违约费了,到时我们就可以好
好爽一辈子了」佘越对着眼前的太妹温柔得说道。

「恩,老公,我也很期待那一天……」说完便跟佘越道别。送别了自己的"
未来老婆" 后,佘越便跟刘竹云一起回了家。

「那,那个,佘越…刚刚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就是你为她赎身的媳妇啊……我
看她不像正经人家的女孩,你可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轻易被骗啊……」作为母
亲,刘竹云苦口婆心地劝着自己的儿子。

「哼——妈妈,她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孩难道你是啊?我那么大人了,哪那么
容易被骗啊,昨晚不是跟你说了别再管我的事了啊」佘越不屑得回应刘竹云。

「佘越,你,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妈妈说话呢,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
救你啊」刘竹云被自己儿子如此侮辱,不由气得脸红了。

「得了吧——为了我,妈妈,你也不想想你昨天那个淫荡的样子……比我玩
过的妓……」佘越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 啪" 的一声,刘竹云忍无可忍,给了
佘越一个巴掌,气的脸都红了,「你,你这个畜生,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我,
我打死你……」此时佘越抓住了母亲的手「够了,我警告你别再打我了,不然我
要你好看……你以为你每天晚上看着视频手淫我不知道吗——既然你那么喜欢看,
我也多给你点资源,这是我们昨天的纪念,我的好妈妈……」说完,从口袋里拿
出一个U盘,递给了刘竹云。

「佘越,你,你竟然……」佘越竟然把昨天的一切都录了下来,刘竹云惊得
双手捂住嘴巴。

「妈妈,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我,我这就让整个小区的人看看
你床上的淫荡模样……」说完,便又走回自己的房间开始LOL的征程了「天啊
——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美熟母无奈地跪在了地上,大声得哭泣,眼泪
大颗大颗从眼角流出,顺着美丽的脸庞,滴在地板上,屈辱痛苦的血液也一滴一
滴的落在刘竹云的心房……这宽敞的房子里,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欢声笑语,也没
有了母爱般的唠叨,有的只剩下冷漠和无言……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