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密的口水流入了妈妈的嘴里】(25)

  • A+
所属分类:家庭乱伦

第二十五章 乳交

因为我在妈妈看手机的时候,才挂断的电话,她的电话肯定显示刚刚挂断。
我就是要提醒妈妈,让她自己去想我到底有没有听到她高潮的呻吟声。

赵斐看着魂不附体的妈妈,淫笑道「爽吗?」

妈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几拳重重的打在了赵斐的胸膛上,说道「完了完了,
你怎么每次都这么不听话,你就这么等不及吗?」

「哎呀!痛啊,你看看你刚才把我脖子掐的,现在还打我!」赵斐无辜地说。

妈妈的表有些心疼,但是嘴里说道「这是在我家小区了,你乱来被人看见
了怎么办?而且我还在打电话。」

「对不起嘛,上周都没见你,太想你了!」

「那也不能胡来啊!」

「到底怎么了?」

「刚才我叫出声音的时候好像电话还没挂!」妈妈焦急的说。

「真的假的?会不会给你儿子听到了呢?」赵斐虚伪地问。

「不知道啊……就怪你,你就好这口吗?」

赵斐被妈妈说中了癖好,憨笑着将妈妈的衣服拉下来,温柔的地说「放心好
了,他肯定没听到,挂电话前都是先离开耳朵,看下屏幕再挂的。你看见刚刚挂
断,其实前几秒钟他就已经离开耳朵了。

妈妈被赵斐的举动感动了,嘟嘴说道「万一听到了呢?」

「你就找个借口吧,就说吃火锅油沾到脸上了,或者说看见外面有人打架,
吓的惊叫了呗!」赵斐说。

「好吧!」

赵斐今天的行为算是让我明白了,如果他真心爱妈妈,他就不会不顾及妈妈
在家的处境来满足自己的癖好,就算他是一时兴奋,也不至于让妈妈的身子暴露
在寒冬之中任由寒气袭身。即使自己的癖好满足之后,也是过了一会才想起给妈
妈穿上衣服,说明心里根本不算在乎妈妈。再就是赵斐的谎话信口拈来,不打草
稿就滔滔不绝的能力真是让人有些害怕。

可是担心什么偏来什么,妈妈好像很吃赵斐这一套,她见赵斐给她拉下衣服,
还心存感激,不仅不再生气,还为刚才掐了赵斐而内疚,心疼道「都掐红了,你
痛不痛啊?」

赵斐说「还好吧!」

妈妈把赵斐拉起身来,玉手抚摸着掐红的地方,用行动安慰赵斐。赵斐从妈
妈裤裆里抽出了湿淋淋的右手,将中指放在鼻子前闻。妈妈抓住赵斐的手放了下
去,嫌弃地说道「你恶不恶心啊,这还要闻?」

「怎么会呢?这是你的味道啊,我当然爱闻!」说完又将大拇指放在鼻子前。

妈妈媚笑道「那你闻出了什么味?」

「那要看是中指还是拇指了!」赵斐得意地说。

「有什么不同啊?」妈妈疑问道。

「中指是你爱液的味道,有股淡淡的骚味哈!」

「去你的!」妈妈拍打着赵斐。

「至于拇指嘛,嘿嘿,也不臭,就是有股味道!」赵斐淫笑道。

「什么味道?」

赵斐搂着妈妈,在妈妈的耳边轻声地说「那是你屁眼的味道!」

妈妈好奇的脸上立刻变得娇羞无比,她推开了赵斐,说道「咦,你怎么还
……你怎么不嫌脏的啊?」

「别人的我当然嫌脏啊,只有你的我才不嫌弃的。」说完又闻了闻,笑道
「这味道挺好闻的,你肯定出门前洗过澡了,对吧?」

妈妈听完赵斐的话喜眉笑眼,满面春光地说「是洗了。」

在妈妈的眼里,赵斐连自己的屁眼都不嫌弃,一定认为他对自己是一往深。
但我怀疑,赵斐的这个举动是出于他恋熟的癖好,或许换个漂亮的熟女,他依然会
这么做。

二人在小区内游荡,我紧随其后。走着走着,妈妈甜蜜的神色变得失落了,
她看着赵斐,惋惜地说「怎么办?这周让你白来了。」

「要不今晚就别回家了,我们去外面住吧?」赵斐说。

「不行,我说了今晚要回去的。况且……」

「况且什么?」

「况且我觉得出去住也不太合适吧!」妈妈低头说道。

妈妈虽然敢把赵斐带回家了,却不敢和赵斐出去开房,难道她为了不让自己
的身体失守,宁愿在家也不去宾馆,毕竟在家自己的把控性更强,且会受到家庭
因素的感染不至于丧失理智。

「那这样吧,我在外面开房,你明天出来陪我行吗?」

「这……这也不行啊,小云明天在家,我也不好出来的。」

「你找个借口呗!」

「我……我……」妈妈犹豫不决,也不知道是不擅撒谎还是不愿出门。

赵斐选择了理解妈妈,无奈地说「算了,不为难你了,我今天在外面住一晚,
明天回去。」

妈妈如释重负,但又有些愧疚地说「明天……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去车站吧!」

赵斐苦笑了下。

「况且……况且李凯也来家了。」妈妈又说道。

「李凯?就是那个一直和你儿子玩在一起的吧?」赵斐问道。

「对的,你们见过面的,我第一次去学校,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个高高瘦瘦
的男孩子。」妈妈说。

「我知道,我后来也见过他几次,他怎么也来你家啊?」

「他……他和小云玩的好嘛。」

「他是不是经常来?」赵斐问。

「也不算吧,就是……一般……会和小云……一起回来。」妈妈的声音越说
越小。

「这还不算经常?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啊?」赵斐急忙问道。

「别胡说,小凯很可怜的,他从小母亲去世了,家里的条件又不好,我是让
小云多关照关照他嘛。」妈妈义正辞严地说。

「他妈妈去世了啊?」

「对啊,这孩子学习很用功的,而且平时勤俭节约。」

「呵呵,那他更有可能喜欢你了,因为缺乏母爱的孩子对成熟女人的渴望比
正常家庭的孩子要大得多。他在你家的时候,有没有偷偷看你或者占你便宜啊?」

妈妈一愣,立马说道「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色啊?他都认了我做干妈了。」

从妈妈的回答中,赵斐似乎看出了端倪,冷笑道「你怎么还认他做了儿子?」

「有什么不行吗?」

「这种乡下人在你面前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博取你的同情,其实就是
为了找机会接近你。」赵斐接着又问「他肯定碰过你对不对?」

「我看你就是缺乏母爱才和我在一起的吧?」妈妈反问道。

「我又不是农村的,况且我又不缺母爱,也没有博你同情啊,是你心甘情愿
地喜欢我嘛!」

「所以你也别把别人想成坏人。」

赵斐没有说话了,走着走着,他又问道「他抱过你吗?」

妈妈停下了脚步,瞪着赵斐,怒道「你别乱说了。」

赵斐猜的很准确,李凯确实抱过妈妈,可即使如此妈妈大可一笑置之,又何
必要恼怒呢?难道是因为赵斐冤枉了她?又或是说中了她心底明白却不愿提起的
隐私?

那晚李凯搂抱妈妈的场景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当时以为李凯是因为太过感动,
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妈妈,才投入我妈妈的怀抱。可如今听到赵斐的话,我不禁产
生了怀疑,李凯是否故意和妈妈提起自己的身世,就是想借着妈妈怜悯之际装傻
充愣地搂抱妈妈,又使妈妈不忍将他推开。可是妈妈又为何让李凯的头在自己的
胸前猥亵了一阵,才将他推开,莫不是妈妈那时也很饥渴?我又想到了那天李凯
一见到穿着低胸睡衣的妈妈就勃起了,妈妈见状还特意回房换了一件,足见妈妈
是意识到李凯对自己的欲望。可是之后见到哭泣的李凯,为何又要主动抚摸李凯
的头呢?难道当时的她内心中也有欲望,是想疼爱李凯的母性欲望,这种母性欲
望是由对李凯的怜悯转变而来的?然后李凯看见妈妈抚摸他的头,他以为是妈妈
给他的暗示,所以就栽了妈妈怀里,发生了后面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我这一愣神,俩人已不知去向,再看看自己的位置,已经不知不觉到了小区
里的" 湖光山色".所谓" 湖光山色" ,其实是小区一个的景点。在小区的人造湖
后有一处假山,山高十米左右,由大石围成了圈,中间类似天井一般,还有石凳。
夏夜里,湖面碧波荡漾,岸边杨柳依依,假山正是人们乘凉、下棋的好去处。然
而冬夜,这里林寒洞肃、水冷冰清,又有谁愿来此吹风呢!莫非他们进入了假山
内?我轻步踏上假山的石阶,来到了假山顶,往假山内侧俯看,不禁热血沸腾、
全无寒意。

赵斐搂着妈妈的头,妈妈抱住赵斐的脖子。炽热的红唇激烈吸吮,湿滑的舌
头交替缠绕,浓密的唾液黏满了脸颊。我就纳闷了,前一刻的妈妈还在生气,此
刻的妈妈怎么热情如火呢,难道她太想念赵斐?难道为了弥补赵斐?不管如何,
此刻膨胀的神经已经让我无暇思考了。

只见赵斐一边亲吻着妈妈,一边用下身快速地顶撞着妈妈的小腹。突然赵斐
的嘴离开了妈妈,斐饿狼般撸起了妈妈的内衣,解下了妈妈的胸罩,贪婪地含住
了妈妈的乳头。

啃咬吸食了半晌,肥硕的乳房上已经满是口水,妈妈的表情更是欲罢不能,
可是赵斐的欲望始终无法得到满足。他松开了嘴,问道妈妈「要不你把裤子脱了,
我在这快速的解决行吗?」他又补充道「我……我实在是憋得难受啊!」

妈妈迷糊的神情立刻清醒了过来,说道「别,我们这是在外面呢!」

难道在家就可以了?我心想。

「可是我还没解决,怎么办呢?」赵斐问道。

「不如我们像上次那样?」妈妈说。

「那怎么行呢?这么冷的天总不能让你脱了裤子吧?着凉了怎么办?」赵斐
温柔地说。

赵斐倒是假惺惺关心起妈妈了,换作是我,脱裤子都不好意思开口。我心想。

妈妈深情地看着赵斐,赵斐接着又说「不如你用……用手帮我吧!」

赵斐的话中间停顿了,他本想说的肯定不是手,或许不耻开口,所以改口了。

「额……好吧!」妈妈答应了。

赵斐将妈妈拉到了石凳上坐下,然后拉下裤链,掏出了那柄青筋暴满的阴茎。
妈妈羞涩地侧过了头。赵斐抓住妈妈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阴茎上,妈妈轻轻的抚摸,
似乎还有些害羞。赵斐见状,说道「别不好意思啊,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你五指
握紧点啊。」

妈妈受到赵斐的鼓舞,也不想拖延时间,于是握紧了这柄粗壮的阴茎,慢慢
下滑。随着包皮的翻开,通红硕大的龟头逐渐显露了出来,龟头的周围布满了浓
浓的粘液。妈妈这才定神看了看,不禁增大眼睛,咽下口水,不知是否期待自己
的阴部被这柄粗壮的阴茎快速猛烈撞击的那一天。

妈妈的玉手开始快速的套弄,赵斐也没闲着,双手抚摸着妈妈的沉甸甸的乳
球,嘴唇吸吮着妈妈的香唇和舌头。看着山下激情的场面,我幻想着也有这么一
只纤纤玉手,抚摸着我的龟头,套弄着我阴茎。

过了5分钟,赵斐的脸上没有明显的反应,倒是妈妈闭上了嘴,有些按耐不
住。妈妈喘着气说道「还是……还是没有感觉吗?」

「嗯,你的手酸了吗?」赵斐问道。

「有点……关键是你没有感应啊!」

「这样我确实没什么感觉,不如……不如你帮我乳交吧?」

「乳交?」妈妈满脸疑惑。

「就是……就是用你的乳房夹住我的弟弟,然后你搓动乳房,这样我肯定会
射的。」

「这……我……」妈妈在犹豫。

「婉玉,我们刚刚恋爱,就不能经常见面,我平时真是很难受的。好不容易
这次来了,结果明天就要走,你就帮帮我吧。」

妈妈大概想到赵斐明天要走,心中内疚,说道「好……好吧!」于是松开了
握着赵斐阴茎的手,只见手掌虎口处粘着浓浓的黏液。

赵斐面露微笑,说道「你快蹲下来吧。」

妈妈蹲在赵斐的跟前,赵斐坐着俩腿撒开,阴茎直挺挺地指着妈妈的脸。看
着赵斐那粗壮笔挺的阴茎,我隐约闻到了阵阵的骚臭。我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今
天又匆匆忙忙从学校赶到家里,风尘仆仆,这阵阵骚臭味正是自己套弄的鸡巴所
散发出来的。想必赵斐的鸡巴也是骚臭无比,如今却与妈妈的脸近在咫尺,那妈
妈闻到的肯定不再是阵阵骚臭,而是浓浓刺激的气味。妈妈呀妈妈,难道你就一
点也不嫌弃吗?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你是不是经常玩这个?」妈妈严肃地问道。

「没有……我之前的女朋友也没有你这么大奶啊!」

妈妈听着似乎有些道理,又问道「那你怎么学会的?」

「都是日本电影里面的,这个还用问嘛,现在谁不看谁不懂啊!」赵斐迫不
及待了。

妈妈嘟起了小嘴,这才托起沉甸的乳肉,将赵斐的阴茎夹在了乳房中间。赵
斐的神情突变,深吸了一口气,一副欲生欲死的模样。妈妈的乳房只是裹住了赵
斐的龟头,尚未刺激,赵斐就有如此反应,似乎对他而言精神上的刺激远远胜过
了肉体。

白皙的乳房中间只露出通红闪闪的龟头,随着玉手的挤压搓揉,赵斐闭上了
眼睛,体验着丰满的乳房磨擦的刺激,感受着柔暖的乳肉给予的温存。

过了5分钟,乳肉内侧已经粘满了骚臭的黏液,而妈妈似乎有些累了,手上
的频率逐步下降。赵斐让妈妈停下,趁着妈妈休息之际,抽出了阴茎,将满是淫
水的龟头顶向了乳头。就在鲜红的龟头触碰上桃红的乳头的一瞬间,不知是两个
敏感的部位接触产生的肉体反应,还是眼前这个淫荡的画面引起的精神刺激,赵
斐和妈妈异口同声地惊呼「啊……」

对于我而言,我并没有体验过用龟头触碰乳头的刺激,但是这个淫乱的画面
却是深深地刺激了我。赵斐龟头触碰可是从小哺育我成长的母乳,是婴儿时期我
吸吮了一年的乳头,是青春期我奢望的境,是现实中我不敢想象的圣物啊……

赵斐的龟头在乳房上抽插,几个来回,龟头就无法深入了,原来妈妈的乳头
已经硬邦邦挡住了龟头。随从龟头带来的刺激,妈妈也有了感觉,开始抚摸自己
的乳房,很快赵斐的阴茎又滑入了双乳之中。

「有点干,不太舒服」赵斐说。

「那怎么办呢?」

「你能吐点口水在龟头上吗?」赵斐淫笑道。

「好脏的啊!」妈妈嫌弃的脸色。

「龟头那么脏你都碰过了,还嫌自己的口水呢,回家洗个澡就好了!求求你
了嘛!」

妈妈稍稍犹豫,想想赵斐的话也没错,于是头微微低下,嘴里流下了浓密透
明的涎柱,大量的涎液一波波地滴在了鲜红的龟头上。就在此时,一口白色且更
浓的唾液掉了下来,大部分掉在了乳肉上,只有一小部分掉在了龟头上,正是赵
斐吐下来的。看着白皙光洁的乳肉上沾上了赵斐肮脏的口水,妈妈气愤难当,怒
道「你怎么这么重口味呢?」

赵斐傻笑道「我……我担心你的口水不够嘛,再说咱们接吻的时候你也不嫌
脏啊!」说完用双手紧压乳房,搓揉了几下,将妈妈的口水和自己的口水混匀了。

看着赵斐傻笑的样子,妈妈实在是无可奈何,只好双手继续搓揉乳房。随着
搓揉速度的加快,赵斐进入了状态,不仅扭动着腰,抽插着阴茎,嘴里还呻吟着
「噢……噢……噢……」妈妈与赵斐融合的唾液和赵斐龟头内分泌出的淫液混合,
不但更加粘稠,还发出了的声响,只听见" 哒哒" 的天籁之音回响于洞内。

眼见坚硬与柔软交替融合,乳香和骚臭混杂渗透,母性跟壮年狂野淫乱,令
我身体的每一寸神经都激愤膨胀。突然,我全身的激点达到了极限,下身再难控
制,一股粘稠的乳白色液体喷射而出,直射到妈妈柔润的红唇之上。随即接二连
三的精液喷射而出,最远的一发越过了妈妈的头顶射在了地上,其余的有射在了
妈妈的头顶;有射中了妈妈的眼睛;有射中了妈妈的脸颊;还有射在了肥厚的乳
肉之上。

我几乎虚脱,趴在假山上。赵斐也是如此,他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妈妈松
开了乳房,一时不知所措,也不知赵斐滚烫的精液是否灼伤了妈妈粉嫩的肌肤。
妈妈似乎有些腿麻了,她按着赵斐的腿,起身坐上了石凳,然后从包里拿出了纸
巾。

赵斐缓和了半晌,这才看见满脸精液的妈妈,又想笑又有些不好意思。妈妈
擦掉了眼睛上的精液,假装生气道「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要射了也不说一声。」

赵斐憨笑着帮妈妈擦拭,很快一包纸巾已经用完了。

妈妈贴近赵斐,问道「我的脸上还有吗?」

「已经没了……放心!」

「那有没有味道啊?」

「你又没洗脸怎么会没味道啊,再说留着我的味道不好吗?」赵斐淫笑道。

妈妈拍打着赵斐的胸脯,怒道「说真的!」

「没有没有,再说了,你回家你儿子又不会对着你的脸闻!」说完帮妈妈戴
上了胸罩,整理好衣服,然后搂住了妈妈,在妈妈的脸上深情一吻。妈妈也闭上
了眼睛,享受着爱人的拥抱。

此刻我的意识终于清醒,想到自己真是糊涂至极,每次做的事情,结果都是
事与愿违。白天我本以为不打招呼回家会让赵斐跑空,没想到弄巧成拙,不仅让
他逮到了和妈妈亲热的机会,还让他又攻破了妈妈的一道防线,体验史无前例的
乳交。想必这也是妈妈的第一次,竟然就这么被赵斐夺走了。也怪热恋中的妈妈
太依赖赵斐,所以总是迁就于他。

不一会儿,二人走出了假山。我赶紧下山,跟了上去。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
小区,来到快捷酒店的门口。妈妈并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和赵斐说了些什么,
然后微笑着挥手道别。确实,被酒店总台的服务员看见这一老一少前来开房,总
是令人羞耻的事情。

这时我才想起,还未给李凯带饭。我赶紧去到了KFC,买了汉堡和鸡翅就
冲回了家。

进门后,妈妈坐在沙发上正和李凯说话,看见我回来,惊讶地问道「你…
…你跑哪去了啊?」

「我……我去给李凯买饭了啊!」我说。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呢?」李凯问道。

我看见妈妈的脸色更为惊恐,于是笑道「我出去在湖边散了散步啊!」

妈妈脸色发白,僵直地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问道「哦……你不会……不会
沿着整个湖逛了一圈吧?这么冷。」

「没有,假山那边我就没去了,太冷了,后来在外面吃饭,看着有球赛,就
在那看了一会球才上来的。」我说。

妈妈稍稍缓和了紧张,勉强笑道「我也是刚回来,今天和季阿姨去吃火锅了。」

李凯疑惑地看着妈妈,似乎刚想说什么,又忍住了,然后说道「干妈累了,
赶紧去洗澡睡觉吧!」

我走到了妈妈身边,手搭在妈妈的肩头,说道「是的,你先去洗澡吧!」

妈妈将头转向了李凯,笑道「你们先去洗,我最后洗,我还要洗衣服呢!」

我明白她转过头,是担心我闻到她脸上的味道,所以有意回避。我这才发现
妈妈的胸沟中间通红一块,发丝之间还有丁点未擦净的精液。想到这都是赵斐留
下的,我不禁感到恶心,于是站起身来,说道「干脆我先洗吧。」

我快速地洗完澡就进了房间,然后打开了监控,注视着房间外的动静。第二
个是洗的是李凯,李凯出来后,妈妈第三进去。李凯洗完澡并没有上楼睡觉,而
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妈妈才穿着棉睡衣、搂着装满衣服的盆走出了洗手间。
看着李凯关了电视依然坐在沙发上,惊讶地问道「怎么还没去睡呢?你不困吗?」

「我不困……我……我在等你。」

「等我?等我做什么呢?」妈妈微笑地说。

「没……不做什么,就是……就是等你洗完了我才安心睡。」李凯羞涩地说。

想不到经过季阿姨调教后的李凯,说话露骨了许多。

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道「傻孩子,我要洗衣服的呢,你还等我
这么久。」

出浴后的妈妈,肌肤光滑温润、酮体曼妙婀娜;面颊白皙中蕴藏红晕;樱唇
饱满外透着润泽;丰腴的乳房绽放出母性的韵味;飘逸的长发散发出阵阵芳香。
李凯睁大了眼睛,痴痴地看着妈妈。

妈妈看着眼前李凯,脸上露出笑意。是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被男性
关注,尤其是人到中年,更会为自己的身体仍具诱惑而感到欣慰。转瞬间,妈妈
的笑意不见了,她低下了头。

难道她想到了赵斐今晚的话?难道是赵斐提到了她现实中不愿接受的事实?
又或是赵斐的话刺激了她潜意识中不耻的想法?

妈妈和李凯接触了这么久,一定注意到李凯经常偷看自己的行为,想必一定
猜到痛失母爱的李凯对自己有着特别的感情,可她并没有排斥李凯,反倒是对李
凯关心备至,认其做儿子,似乎对他有着怜悯、爱护的冲动。难道她对赵斐是情
爱,对李凯却是母爱……有些变味的母爱?或许是我之前并未察觉?或许她和李
凯之间真的存在着微妙的情感?

「赶紧去睡吧!」妈妈温柔地说。

李凯这才意识到自己看得入迷了,但是却没有像以前那样羞涩,或许因为此
刻只有她俩。他赶紧起身来到妈妈的身边,去接过妈妈手上的装满衣服的脸盆,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碰到了妈妈的玉手。妈妈的手微微一缩,侧过了脸,
尴尬地说「咱们……咱们一起去阳台晾衣服吧!」

李凯来到了阳台,放下了手中的脸盆,然后拿起一件衣服抖了抖递给妈妈,
妈妈套上衣架挂上去。李凯一件完事后,竟没有拿起第二件,而是站母亲的身边,
嗅着妈妈身上的香气。妈妈转头看着发呆的李凯,刮了下他的鼻子,笑着说「傻
孩子,别愣着啊,帮我拿衣服吧!」

「哦哦」李凯赶紧又拿起一件厚重的棉衣,妈妈这次套上了衣架,却因为太
重一时没有举起挂上,身体反倒悬着立足不稳。李凯见状,赶紧从后面一手搂着
了妈妈的腰,一手拿住了衣架将衣服挂了上去。

然而此刻,他搂住妈妈的手没有松开,头却缓缓落在了妈妈的肩头。妈妈尴
尬地苦笑道「怎么了?」李凯没有回话,对于他而言,这是难得与妈妈独处的机
会,也是他难得感受妈妈的母爱机会,他或许希望就这么静静地搂着妈妈,嗅着
身体的芳香,感受了母性的韵味。

李凯开苞之后不仅说话露骨了,胆子也肥了不少,这样靠着妈妈竟丝毫不觉
尴尬,这要换作以前的他,早已羞涩低头,满面通红。妈妈明白李凯对自己的感
觉,但她却没有拒绝李凯的轻搂。或许是因为李凯没有做出再进一步的举动,自
己不忍心拒绝一个需要母爱的孩子;又或是自己的内心也有着想保护这个孩子的
冲动。

就这样,李凯在背后轻搂着妈妈的腰,头贴在妈妈的肩头,妈妈背对着李凯,
保持了两分钟。「干妈,我这段时间好想你。」李凯突然说道。

李凯也会骗人了?他前两周明明都是和季阿姨腻在一起,此刻竟然说这段时
间很想妈妈?我仔细一想,或许他说的也不假,季阿姨虽满足了他的欲望,却没
有得到他的心。

「傻孩子,想干妈以后就常来看看吧!」妈妈温柔地说。

「嗯,我一定会常来的!」说完在妈妈的脸上一贴,就松开了妈妈,又开始
晾起了衣服。

俩人晾完了衣服,回到了客厅。李凯突然问道「干妈,其实你今晚没和季阿
姨去吃饭对吗?」

妈妈转过身,惊讶地看着李凯……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