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堕落】(第十章 被套入情欲陷阱里的可怜系花)-4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哼,谁叫你刚才莫名其妙的打老子耳光,更何况你看他们这么苦,这个儿
子精神还有问题,反正你也舒服嘛,怕什么?」

听到陈老汉如此丧心病狂的话语,雅涵立马站起来就想要逃走,被陈老汉从
后面直接抱着。

「我这个女人有点害羞……哈哈。」

「滚!我不是你的女人!你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陈老汉一把又将雅涵摔到凉席上,雅涵看着冉父亲恳求地说道:

「你不要听他的……我是被他强奸的!」

陈老汉看着雅涵死命不从,拿出手机打开照片就递给了冉父亲:

「你自己看看,她的表现像是被强奸的么?」

看到雅涵可怜兮兮的样子冉父亲心有些软,但是陈老汉递过来的照片上那些
淫荡又主动的照片直接将她从刚才的印象又拉了回来。

「好特么……风骚……居然主动舔……还有这张……居然在舔陈老汉你的脚
趾头?」

「我说是吧,你还不相信?」

冉父亲看向雅涵的眼神从刚才有些怜惜立马转向了鄙夷,脸上的表也渐渐
开始猥琐且淫荡起来。

「不是这样的……」

在照片面前,雅涵也百口莫辩。

「你看看你的样子,还说不是这样的。」

这时候那个傻儿挺着个肉棒大胆的走到了雅涵的面前,不由得害怕地往后缩
了几下,傻儿子说着不怎么懂的话语:

「美女姐姐……又来美女姐姐……让我舒服……嘿嘿嘿!」

雅涵听见这个白痴傻男子说着这些话,简直心里面开始发毛。

「这样嘛,你先帮他们射出来,不管你怎么弄,可以不?」

「不!我不要!」

「你不要!?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雅涵在凉席上挣扎着没有出声,接着说道:

「这次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我害怕……」

「有什么怕的?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冉父亲有些嫉妒地说道,这个看上去那么漂亮的女孩儿居然肯为陈老汉舔脚
趾头,那让老子也爽一次不好嘛……

雅涵听着对自己的污蔑与侮辱,但是连反抗的方法都没有。

「你不要再考验老子的耐心了,要不我就先回去了,把你留在这里如何?」

雅涵看到陈老汉又一次眼神有了愤怒的样子,知道他有可能是做得出来的,
为了给自己留个后路,于是说道:

「那……你们不要乱来……我帮你们弄……舒服……一次……你们就饶了我
吧……」

听到美女这么说,冉父亲露出了性奋的表情,只有冉傻儿子还在死盯着雅涵
喃喃地小声念着什么。

「那就看你的咯。」

陈老汉也暂时不再勉强,冉父亲也迅速地脱掉裤子,露出自己瘦骨嶙峋的身
体,上面的毛发沾染着日积月累的垢物。陈老汉悄悄地给冉父亲耳语了几句,后
者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你先给谁弄啊?」

陈老汉问着雅涵说道。

「我……我就先给这个大伯弄吧……」

接着那个傻儿子有点开始皱着眉头对着自己的爸爸说道:

「蹲……蹲下了……爸爸……我蹲下了……」

「别蹲,站起来!」

傻儿子被吓得又站了起来。

雅涵有些不明所以,冉父亲接着说:

「没事,你别管他,你开始吧……」

雅涵蹲在冉父亲的下体面前,开始伸出玉手捏弄他的半硬不硬的肉棒,只不
过嫩滑的触感袭来,还是让他舒服得浑身抖擞了起来。

接着雅涵用另一只手开始在他的卵袋下揉搓,时不时划过他的胯下,刺激着
他不断打着激灵。

「哦……哦……舒服……快……快用嘴含住……」

雅涵稍微迟疑了一下,手捏着肉棒棒身将包皮往后挤压,用檀口含住了龟头,
爽得冉父亲肉棒不断地跳动。

「爸爸……我要……我要……蹲蹲……」

「别他妈蹲……站起来……」

冉父亲一边感受着雅涵湿润温暖口腔的刺激,一边对自己傻儿子说道。

接着冉父亲感受到射精的快感愈来愈强烈,接着看到自己的儿子又蹲下去了,
连忙从雅涵的口中抽出自己湿润光泽的肉棒,对雅涵说道:

「你还是先帮我儿子弄一下吧,你看他都难受得受不了了,一会儿就蹲下,
应该很快……额……很快就出来了……」

说的时候冉父亲眼神也比较游离。

雅涵心想是个傻子,应该不会为难自己,还是先给弄出来再说吧,但是又隐
隐约约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雅涵蹲在傻儿子前面,看见他脸色貌似十分难受,但是一看到自己又开始
「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雅涵心里泛着厌恶的感觉,还是伸手握住了傻儿子挺立的肮脏肉棒,雅涵同
样地揉搓着,感觉肉棒在手里一跳一跳的,应该是开始性奋起来了,这个傻儿子
下体的气味比他爸爸还要浓郁……估计是因为脑子不清楚,又是流浪汉,卫生的
概念几乎为零。

接着雅涵轻轻地将傻儿子的肉棒含入口中,在龟头处舔舐起来,发现他肉棒
跳动得十分频繁。

接着傻儿子脸色变得貌似既痛苦又舒爽的表情,陈老汉对着雅涵说道:

「你看他……应该是要射了,还不快点给他更强的刺激?」

雅涵感觉他貌似也是这样,伸出白葱般的玉指开始在傻儿子胯下抚弄,感觉
自己的手指根本没有触碰到皮肤的感觉,到处都感觉有些坑坑洼洼地,有些发硬
的污垢物的样子。

接着雅涵将玉指直接抵到了傻儿子的屁眼处,此时傻儿子屁股扭扭捏捏的开
始摇晃,嘴里也呜哇的叫着,雅涵貌似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自己的玉指还在不停地在胯下摩挲着,突然摸在屁眼处的手指感觉到这个傻
儿子的菊口貌似在扩大,连忙伸回手指的雅涵同时感受到口里的肉棒在不停抖动,
接着一股热流由滴落快速转成喷射,由舌尖感触到这种液体一点都不浓稠,吓得
雅涵连忙吐出肉棒但是由于已经开始喷射,吐出肉棒的同时骚臭的黄色液体直接
射在雅涵的玉唇上。

「啊……!」

雅涵连忙侧着头躲避着,但是由于尿液喷射的连贯性,自己的侧脸颊也被喷
到了,黄色的液体滴落在雅涵的腮边。

「不……这太恶心了!!」

雅涵连忙后退到凉席上一屁股坐在凉席上,拿出纸巾擦拭着一边吐着嘴里的
骚臭液体。

冉父亲连忙将自己的儿子引到一边去,结果让他就蹲下来开始解手了。

雅涵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羞辱,这人还是个智障……自己居然用口去……接
他的……

弄完后冉父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儿子有这个毛病……就是喜欢乱拉屎拉尿……比较麻烦……」

雅涵恍然大悟这个冉父亲不停地叫自己的儿子站起来的意思了,她十分痛恨
地盯着陈老汉,肯定是他的主意!

「那还要继续么?都还没有射出来吧?」

陈老汉隔岸观火般地说道。

「不用了,我不要!太恶心了!」

此时傻儿子排除肠道一身轻松,看到雅涵后又挺着个肉棒向她靠近:

「美女……舒服……滑溜溜的……要……继续……」

陈老汉此时也气不打一处来,他听够了雅涵不停地反对和对自己说不,于是
冲过去一把将她压在凉席上。

「别废话了,你们肏不肏?」

陈老汉施暴的变态心理占据了心头,双手死死按住雅涵的双肩不顾她的反抗
问道。

只见冉儿子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就抱住了雅涵扭动着的性感娇躯:「我要
美女姐姐……我要美女姐姐……舒服……我要…………鸡儿……舒服……」

「不!……你走开!」

雅涵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精神有问题的傻儿子,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让他这样的
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冉父亲走过来,帮助自己的傻儿子扶着他的肉棒对准雅涵丝袜口的粉嫩肉穴
的正确位置,傻儿子心领神会的屁股一沉,就直接插入了进去。

「哼哼,现在由不得你选,有什么关系,老子第一次肏你的时候你还不是不
认识我。」

雅涵抽泣着不断扭动着身子,可是冉儿子肉棒插入如此舒服又暖和的地方,
那是不可能再拔出来了,傻儿子用力按住雅涵的双手,下体开始剧烈的抽动起来,
本来雅涵生理的难受随着傻儿子这么卖命的抽插,酥麻的快感,也让她没有力气
再反抗。

「哦……插……洞洞……爸爸,我在插洞洞……鸡儿还舒服……

……美女姐姐……身上好香……」

听着傻子的痴言痴语,雅涵就这样躺在凉席上被傻儿子死命地耕耘,一双黑
美腿被粗暴地分开,傻儿子几乎全身的力量压在雅涵的身上大力的抽插着。

「哟……你儿子还很得劲儿嘛。」

「嘿嘿,虽然人是傻子,但是肏女人我儿子还是有一手。」

冉父亲也开始揉搓起自己的肉棒来。

冉儿子每一次都尽力的抽插,又快又狠,肉棒上的污垢混着雅涵的爱液不断
被挤漏出来,黏在黑丝上,在篝火热浪的存托下,很快雅涵和傻儿子身上都泛着
汗珠,傻儿子勤奋又卖力的抽插,带给雅涵的快感也让她生理上不再抗拒。

但是一看到这个傻笑着瞪着眼睛一头乱发的青年,雅涵还是痛苦地摇着头,
但是下体却不受她控制地开始迎合起来。

于是,这个傻儿子就像一个机械的打桩机一般,不停又不会慢下来一般用着
人类最普通地性交方式在雅涵的身上发泄着自己的兽欲,他每一次抽插,阴道壁
的细肉混着滑嫩的粘液刮着肉棒的龟头与棒身,让他生理本能般地维持着这种舒
爽地快感。

但是被压在下面的雅涵此时却被傻儿子的肉棒挑起了感觉,雅涵痛恨自己这
幅身体,为什么在自己极端不愿的情况下还会被挑起情欲。

「滑……滑溜溜……嘿嘿嘿……美女姐姐……滑溜溜……」

傻儿子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一边抽插的频率却是越来越快,他貌似不
懂得控制射精的欲望以获得在阴道里抽插带来的更多快感,但是即便是这样,这
个傻儿子貌似没有这么容易就泄精。

傻儿子浓郁的口水随着他的嘴唇滴落到了雅涵的锁骨上,随着他自己强烈地
抽插,粘成细丝的口水在空中不断地荡了起来。

感到十分恶心的雅涵拼命将头扭向一边紧闭着双眼,口水顺着这根细丝一股
一股地流到雅涵的玉颈和粉嫩的腮边。

接着傻儿子发出一声爽快的大叫声,头死死地埋在了雅涵的双乳间,屁股颤
动着往下压,雅涵与傻儿子下体交合处开始流出了恶心的浓精。

「好舒服……姐姐好舒服……」

傻儿子闭着眼不断回味着射精的舒畅感,一边坐起了身子,现在雅涵的身上
香汗淋漓,性感的黑丝双腿间不断流着傻儿子注入的精液,酒红色的褶皱裙摆也
被拉到了腰间。

「该轮到老子了!」

在一边看着自己儿子抽插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自己也受不了了,冉父亲脱下
裤子,捏着雅涵的一条黑丝美腿让她侧着了身躯,自己跪坐在雅涵的私处旁,把

一条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将自己的肮脏肉棒再一次插入混合着儿子精液的肉穴里

「不要……让我休息一下……」

「老子忍不住了,小美女,就让老子先干你一炮吧,你真的太漂亮了。」

冉父亲语无伦次地说着,然后直接侧着身,侧抱着雅涵睡在凉席上,双手伸
到前面紧握住雅涵性感的美乳,下体啪啪地打在黑丝屁股上。

陈老汉看着雅涵似乎也放弃了,随着再一次的插入雅涵自己侧着身子感受着
侧后面的冲击,冉父亲不断用长满胡须的脸颊摩挲着自己的后颈,冉儿子却痴痴
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抽插着这个美女。

雅涵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世界崩塌了,一对流浪汉父子轮流对自己实施侵犯,
况且还有一个傻子,他们的身上都肮脏不堪,只是在自己身体里发泄着最原始的
欲望,自己就是那什么……工具……雅涵此时此刻就只能想到这个。

冉父亲双手不断的捏搓着自己的美乳,肮脏的双手直接将白嫩透红的美乳染
上污垢,肉棒插入还粘着自己儿子精液的阴道,虽然裹得很紧,但是又十分润滑,
抽插起来却是十分顺畅。

接着冉父亲将一条黑丝美腿往上抬了一下,可以让自己的肉棒更加从后面深
入地插进去,晃荡的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吸引了傻儿子的注意力,这一幕也被陈
老汉看在了眼里。

雅涵随着肉棒不断的插入,生理的饥渴感和下体的瘙痒感也没什么感觉,但
是这和之前被曹一雄和自己自慰时是一样的感受,过不了多久,又会恢复那种瘙
痒渴望充实的饥渴感。

陈老汉来到傻儿子的身边,提起一条雅涵的黑丝美腿,上面还穿着厚跟的高
跟鞋。

「来来,小冉,你用手摸摸,是不是很舒服?」

陈老汉开始邪恶地引导着这个傻子。

傻儿子用手摩挲着雅涵被黑丝包裹的修长美腿,看着陈老汉露出天真的笑容:

「舒服……摸起来……舒服……滑溜溜……嘿嘿……滑溜溜。

……」

「舒服吧,你陈大哥教你更加舒服的办法。」

陈老汉又将另一只高跟鞋脱去,在脚趾这边用力撕开一个丝袜破洞,引导着
傻儿子的手指往里面戳。

「里面,是不是又滑溜溜又紧紧贴着你的手指……」

「对!……对对!……好滑……嘿嘿嘿……好嫩……」

「好,接着,快,把你的鸡巴沿着这个洞口插进去感受一下。」

傻儿子对着陈老汉傻笑了几声,就照着陈老汉所说的,半蹲着身子用手捏住
雅涵的黑丝嫩足,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肉棒戳着丝袜洞口插了进去。

「诶嘿嘿!滑溜溜……好舒服……嘿嘿嘿……好紧……」

看着雅涵的黑丝玉足被撕了一个破洞然后被傻儿子的鸡巴再次捅了进去,陈
老汉不禁拿出手机照下这淫糜的一幕。

接着冉父亲直接将雅涵翻身趴在凉席上,自己也分开双腿压在雅涵身上,肉
棒开始如同打桩一般往黑丝屁股缝里的肉穴捅进去。

冉父亲死死地压在雅涵的后背上,肉棒感受着湿滑阴道与包裹度十分紧致的
刺激感。

接着冉傻儿子随着爸爸将雅涵换了成了趴下,于是将黑丝小腿向后提起,用
手在下面握住脚背,继续将肉棒插入丝袜破洞里爽快地抽插起来。

冉父亲的肉棒在黑丝屁股间不断地进出,每一次都带出之前的精液粘在侧面
的缝隙边,他一边舔舐着雅涵香汗淋漓的后颈,一边自言自语道:

「舒服……老子真是……上天有眼……又让老子干了一位美女……以后要是
……天天……都有……美女……啊。

……干,那会……多爽……」

冉父亲强忍着射精的冲动,还想再多体验这极品一般的肉穴,但是强烈的刺
激已经让他的后背酥麻感强烈得停不下来了。

「啊……啊啊啊……」

冉父亲开始了低声的怒吼,然后压在雅涵屁股上的下体抵在上面抽搐着开始
射精。

被精液再一次注入的雅涵感到自己的阴道里和子宫口都有些肿胀感,随着肉
棒的抽出,精液开始沿着又缩回豆粒般大小的阴道口往外挤处。

冉父亲看见自己的儿子居然将鸡巴插入了雅涵黑丝脚里,看着他的样子露出
十分舒爽也很高兴的样子。

再次换发雄风肉棒上面沾着自己的精液在嫩脚和黑丝的包裹中不断地抽插,
冉儿子被这舒爽感弄得癫狂起来,双手握着雅涵的黑丝小腿不断抚弄的同时,下
体对着黑丝小脚的冲击也愈来愈强烈,终于黑丝被撕裂的口子承受不了这么大的
冲击,洞口也开始被拉扯大。

雅涵翻过身子看到这个傻子满脸吓人的样子死命的肏弄着自己的黑丝袜脚,
自己也不敢乱动,有些害怕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

洞口被拉扯大后肉棒扯着丝袜顶到了脚踝边,接着丝袜被彻底撕破,傻儿子
双手紧紧抱着雅涵的黑丝大腿,下体开始往上顶着,每一次往上插入都拉扯出丝
袜裂开的声音,接着雅涵的小脚上只有大脚趾母还勾着黑丝,其他部分被傻儿子
的肉棒抵着往上裂了上去。

接着傻儿子到了射精的最后关头,开始裹着丝袜摩擦着雅涵的嫩滑小腿肚,
接着再用力往上一顶,黑丝顺着雅涵的小腿裂开,傻儿子的肉棒直接抵在了大腿
与小腿的腿窝处,裹着黑丝的龟头开始抽搐着射精了。

陈老汉和冉父亲看着傻儿子这么变态的性行为也将情绪高涨起来,休息了一
会的雅涵同样又感受到了下体的瘙痒感,陈老汉看到雅涵那迷离的眼神。也知道
自己也该开始了,陈老汉将黄色粘稠的「解药」涂抹在了自己的肉棒上,转过身
来将雅涵扶着站立起来,一只手提起雅涵的一条美腿,雅涵自然地将双手搭在了
陈老汉的肩膀上。

「现在就由老子的大鸡巴来满足你这个吸了无数精液的骚逼还不满足的贱货吧

,看来也只有老子能满足你着欠干的骚逼了!」

陈老汉扶着自己的大鸡巴,抵在雅涵粘满精液的肉穴上往里一插,滑润的肉
壁直接死死地包裹着自己的肉棒开始了抽搐。

雅涵感受到陈老汉的肉棒插进来的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席上了心头
将所有的悲痛,恶心,麻木,痛恨冲得烟消云散,这股强烈的快感让她完全沉浸
在了生理的舒适当中,让她紧紧地抱着陈老汉,索取着他下一次抽插,接着,冉
父亲也来到雅涵的背后,用手沾了沾肉棒上的粘液,然后用湿润的手指去捅雅涵
紧闭的屁眼,在菊口处将那里的丝袜粗暴地撕开,接着将自己的肉棒抵在菊口处
也死命地插了进去。

这一下却让雅涵痛得难以忍受,虽然冉父亲的肉棒没有陈老汉的粗大,但是
自己的菊口被大力的插入带来的痛处却还是十分的强烈。

「不要……你拔出来!真的好痛!」

这时候陈老汉再一次抽插着刚才包裹在肉穴臂里的肉棒,再一次强烈的快感
也将菊口的痛楚都冲散了,雅涵本能地开始索取陈老汉的肉棒,扭动着下体想让
陈老汉的肉棒动起来。

看到陈老汉正在用邪恶的表情看着自己,自己也心领神会,对着陈老汉的耳
边轻声且醉人地说道:

「请你,快点肏我,我的……骚逼很痒……」

渴求着那致命快感的雅涵此刻早已将自尊和其他感情抛到九霄云外,此刻她
现在只想继续带来生理的舒适与酥麻的快感。

陈老汉听着这么下贱的语句,自己也再也受不了地开始在雅涵的阴道里结结
实实地插了起来。

于是乎,在快要燃尽的篝火边,雅涵站立着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已经撕烂
只有大脚趾还勾着黑丝,露出整只嫩脚与半截小腿,上面还被黑丝包裹的一条美
腿站立在凉席上,不断地随着陈老汉和冉父亲一前一后的抽插抖动扭曲着,另一
条黑丝美腿被陈老汉用手扶着腿窝悬在空中摇晃。

冉父亲插入直肠的半截肉棒感觉到太紧有些不适,于是乎抽出来在雅涵下体
那湿润的花园附近抹了一把,再捏住自己的肉棒涂抹着,接着再一次抵在雅涵红
嫩的菊口上完全压上去。

菊口再一次被撑开的疼痛也随着阴道里那舒爽无比的快感所淹没,冉父亲被
润滑的肉棒在直肠里的抽插稍微顺畅了起来,阴道里舒爽的快感不断地增大,菊
口处疼痛的感觉在降低,让雅涵开始闭眼享受着下体被同时充满的充实感。

陈老汉看着雅涵那丽色娇晕又舒爽无比的表情,忍不住又一次吻了上去,这
一次,雅涵伸出粉嫩的小舌尖与他肥厚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完全不觉得有恶心
或着厌恶的情感。

冉父亲在雅涵菊口里缓慢的抽插,由于裹得太紧,直肠上的肉壁深深刺激着
冉父亲肉棒上的神经,稍微习惯和在阴道里「解药」的作用下,雅涵就连插在自
己屁眼里的肉棒也感觉到酸酥麻痒的刺激。

下体的丝袜裂开一片,私处随着两只黑乎乎的肉棒在屁眼和肉穴中进进出出
沾染着污黑的垢物和粘稠的精液,雅涵双眼紧闭,檀口微张不断地方盛哼叫着醉
人的娇喘,被汗液和精液湿润的乳房也在陈老汉臭汗淋漓的胸前不断地上下摇晃,
接着冉父亲受不了过于太紧包裹的直肠双手捏着雅涵的屁股直接再一次射了出来,
耗尽力气的他将肉棒用力的抽出来在黑丝美上擦拭了一下就坐了下来。

精疲力竭的冉父亲其实还想玩弄这么青春美妙的娇躯,奈何自己的体力早已
透支,走到自己的帐篷里仰趟下去就舒服的睡觉了

陈老汉汗流浃背地将雅涵再一次推倒在凉席上,自己站立着双手紧紧地捏着
雅涵的黑丝屁股抱了起来,于是雅涵的头部与双手贴在凉席上,残破不堪的黑丝
包裹着美腿随着陈老汉举起了雅涵的腰腹部而向下垂落,仅仅只有脚尖处贴在了
凉席上。

陈老汉双手用力握住雅涵早已汗湿的腰间,酒红色皱褶裙几乎被拉到了雅涵
的小腹处,肉棒不停地在中间捅着湿滑却又紧致的肉穴,雅涵的头部在陈老汉的
抽插中不断地在凉席上耸动着。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小骚货,自己说,是不是离不开老子的大鸡巴。」

已经陷入痴迷状态的雅涵此刻根本没有听见陈老汉的声音,只是本能地接受
着陈老汉带给自己下体充实的快感。

陈老汉直接结束了抽插,很快,雅涵扭动着水蛇般的娇躯几乎含情默默地看
着陈老汉。

「老子刚才问你,是不是离不开老子的大鸡巴了?」

「对……是的……你快点……继续……」

「继续什么啊?」

「继续……大鸡巴……肏我……对,请你……肏我……」

陈老汉听着雅涵那娇滴滴又性感的声音,下体本能地又开始往雅涵的下体捅
了起来。听着雅涵小瑶鼻轻微的娇喘,脸颊上娇艳的红晕和醉人的羞太,看得陈
老汉更加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以后老子去你的租屋说想肏你,你该回答什么?」

「嗯……哼……好……好的……」

「好个屁,再说一遍!」

「那……那就……肏……我……」

「最让你满足的大鸡巴是那一根啊……」

「是……是你……是你的……」

「说完整一点!」

「最……最能……啊……让我满……足的……大…………大鸡巴……是……
是你的……」

这些话从雅涵的口里亲自说出来对陈老汉的杀伤里也十分巨大,在满足了自
己心理的同时,抽插的速度也愈发强烈,雅涵的小腹上晶莹的汗珠成一粒粒往周
围滴落下去,雅涵有些污渍的乳房随着身体大幅度的摇晃也将上面的汗珠甩落出
去,抽插形成的水声也愈发清澈响亮起来。

体力有些透支的陈老汉还是将雅涵放在了凉席上,将雅涵双腿呈八字形最大
限度分开,自己继续压在她的身上肆意的耕耘。

娇小的菊口随着陈老汉大力的抽插还在不断地吐着粘稠的精液,黑丝被彻底
扯开的白嫩湿滑小脚上十只娇小玲珑的柔美玉趾紧紧地捏紧绷着。另一条完整的
黑丝美腿上傻儿子的手又握了上去摩挲起来。

修长美腿上包裹着的黑丝用手抚摸上去感觉很是舒服,接着傻儿子开始用手
在这一整条黑丝美腿上来回的抚摸,由于雅涵经历了如此激烈的运动与生理的反
应,香汗浸透了黑丝让其看起来更加泛有光泽,充斥着淫糜的气味。

感受着丝滑手感的傻儿子下体也又渐渐地抬起了头,但是他目前也不知道该、
怎么做,只是用手不断抚摸和捏弄着雅涵的黑丝美腿,如同在给她按摩一般。

突然间,雅涵柔美甘甜的湿润香唇开始「哦」着嘴大声娇叫着,羞涩而愉悦
地娇啼,全身上下开始了如同魂登极乐般地开始了剧烈地抽动了起来,强烈的销
魂快感的刺激彻底麻痹了雅涵的神经,只能释放出自己最本能的生理反应,同时
陈老汉也感受到子宫口象一张温热柔软的玉唇直接贴在龟头上开始吸弄,整个滑
嫩细肉的阴道壁抽搐狠狠地紧缩,包裹着自己的黑粗肉棒宛如仙境一般让陈老汉
根本不敢动,此时此刻稍微一抽插就绝对会泄精。

相当舒心的充实的感觉让雅涵沉浸在慵懒又快活的感受中,全身的肌肤香汗
净浸,滚烫火热,胸口起伏的速度缓慢地变慢,雅涵的下体和全身得到了极大的
欢畅愉悦和满足。

陈老汉定了定神,接着再次在雅涵的湿润洞口里抽插起来,傻儿子嘴角流着
口水滴落在雅涵的泛着热气的黑丝小腿上,然后将整只黑丝嫩脚贴在自己恶心肮
脏的胯下双腿紧闭的摩挲着感受丝袜爽滑的快感。

稍微有些恢复理智的雅涵感受到陈老汉还继续奋力在自己的身上交合着,自
己的一只丝袜脚貌似夹着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抽插。

「你……居然还没有完事……」

「嘿嘿……舒服吧,是不是老子的鸡巴才能让你爽成这样?」

「你……说什么……我哪有爽什么……」

「你看看你刚才那骚样,简直就像要上天了一样,老子现在都还没爽够呢。」

一句话说得雅涵无地自容,羞涩得桃晕满腮,刚才几乎体验到了神仙一般的
滋味,却的确是陈老汉那肮脏的肉棒所带来的,每一次将自己逼入了绝境,又每
一次带来欲仙欲死的强烈快感,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看他了。

「来……老子也撑不住了,你下面的那张骚嘴巴,快给老子吸!」

下体那急速抽插的肉棒将雅涵全身绷直了身体,除了一条被夹在冉傻儿子下
体里抽查的黑丝脚拔不出来,另一条被撕得破烂的黑丝袜美腿紧紧地贴在了陈老
汉的屁股蹲上,接着龟头几乎抵入了一半夹在子宫口处,陈老汉肥嘴紧贴在雅涵
湿润的玉唇上,屁股抽动着开始往里注入粘稠的精液。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老汉和雅涵被双方的汗液黏在一起的身体才缓慢分开,
陈老汉抽出恶心粘着各种粘物的肉棒,往前靠拢直接抵在了雅涵的玉唇上,雅涵

看了他一眼也就张开檀口将有些软下来的肉棒含入口中舔舐着龟头和棒身的垢物

,接着就在雅涵精心的亲扫服务时,陈老汉膀胱里的肿胀感让他升起了邪念,
看着雅涵那还染着红晕且娇羞的脸颊,嘴角处还沾着干涸的垢物,接着松开了自
己下体的肌肉。

雅涵正在用舌尖稍微体贴地舔舐着这根带给自己极大快感的肉棒时,突然感
到龟头马眼开始喷射着一股热流,最先射出来的热流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流入了喉
咙里,感受到又咸有骚臭的味道时雅涵才反应过来连忙想要吐出自己口中的肉棒,
这时候陈老汉哪能让她得逞,双手死死的按住雅涵的脑袋让其动弹不得,射在候
道上的骚臭尿液让雅涵差一点忍不住又被呛到,只好不断往里吞饮着恶心的尿液,
不然向刚才那样被精液呛着简直生不如死。

陈老汉舒舒服服地捏着雅涵茶色的波浪秀发往嘴里射尿,直到下体抖动了几
下,将最后几滴也撒了出来后,低头对雅涵说道:

「用骚舌头给我舔一下。」

雅涵怨恨的看着他,舌尖扫过马眼处,陈老汉才松开雅涵的脑袋。

雅涵露出恶心的表情用手背在嘴角擦拭了一下,陈老汉得意地跑开一边点着
烟抽了起来,自己就这样被稀里糊涂地灌入了肮脏的尿液,而且还全吞了下去,
难免泛起了一股恶心。

这时雅涵才发现那个傻儿子还将自己的黑丝美脚夹在自己的下体处抽插,黑
丝美脚背紧贴在傻儿子的胯下,但是自己的肉棒往上翘立这没有被抚弄到,看上
去貌似没有达到效果,傻儿子有些沮丧地不肯放手,雅涵试着抽回自己的脚,却
被傻儿子死死地夹住,看上去就像要哭了出来,就像自己在抢夺一个孩子手里的
零食一般。

陈老汉一边看着雅涵陷入尴尬的境地,一边站在旁边不予理会的抽着烟,雅
涵现在疲倦极了,这个傻儿子夹着自己的脚根本没办法休息,接着雅涵只好无奈
地对着那个傻儿子微笑起来,并且示意他过来的样子。

傻儿子夹着雅涵的丝袜脚靠近了雅涵,雅涵也只好放松自己说道:

「你……想要舒服吗?」

傻儿子立马傻笑着点点头。

「那你把腿松开……我帮你弄?」

傻儿子还是不肯,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

「要舒服……我要舒服……滑滑的舒服……」

「你松开……我就让你……滑滑的舒服?」

雅涵试着再微笑了一下,傻儿子接着也渐渐地松开了双腿。

看到自己的黑丝脚已经沾着这个傻子胯下的黄褐色污垢,感觉到好不恶心,
但是现在也没办法,看着这个傻子挺着个肉棒站在自己面前,如果没满足肯定也
不会罢休的样子。

此时雅涵伸出玉手开始去抚弄傻儿子的那支肉棒,被滑嫩的玉手抚摸捏弄后
傻儿子露出舒服的神情,陈老汉也饶有兴致地走过来观看,在一旁想起了不流畅
呼噜声,原来冉父亲爽完后就体力不支睡着了。

陈老汉来到雅涵的身边在她的大腿内侧处又撕开一个丝袜洞口,引导着他将
肉棒抵在这个洞口开始往里戳,再一次包裹着丝袜的弹性和嫩滑肌肤的爽快感,
傻儿子露出开心的笑容,直接就趴在雅涵的身体上在那个丝袜破洞开始抽插起来,
由于之前雅涵裆部的丝袜全被扯开,大腿处的丝袜洞口离开叉的私处没有多长的
距离,随着傻儿子不断地往上顶戳,丝袜洞口又开始变大,龟头已经开始往大腿
缝顶上去。

这时才明白过来的雅涵看着陈老汉一脸淫笑,接着彻底被扯断的丝袜洞口与
裆部开叉处连接起来,接着傻儿子的龟头就直接抵在了雅涵的粘着浓郁精液的肉
缝上。

「别!别!……你别插进来,我用手让你舒服……你快起来!」

已经挑起性奋感受的傻儿子现在只知道往前顶着,接着龟头顶在雅涵的私处
乱撞,直接顺着私处粘着的精液插入了雅涵的肉穴里。

「不要啊你……又一次……」

陈老汉看到自己的目的又一次达成了,打了一下哈欠侧身睡在雅涵身边紧紧
地抱着她,虽然雅涵紧夹着双腿,但是肉棒还是不停地在十分润滑的阴道里畅通
地抽插,傻儿子头伏在雅涵的胸口不停的喊着「舒服……滑溜溜」又傻笑着,下
体却十分激烈地在雅涵的私处爽快着。

雅涵此刻想打开自己的双腿却发现傻儿子的肮脏双腿已经紧紧地夹着自己的

大腿外侧,想张开也不行,雅涵只好维持着这个十分难受的姿势,被动地接
受着这个冉傻儿子舒畅地奸淫。

不知隔了多久,傻儿子恶心的浪叫身顺着口里的唾液直接流到了雅涵的胸口
上,让雅涵根本不能睁开杏眼,接着又感受到一股股浓郁的精液射入自己的下体,
迅速变小的肉棒被又紧又滑的阴道壁给挤了出来,接着傻儿子就这样趴在雅涵的
身体上精疲力竭地睡着了。

早已疲惫不堪的雅涵现在动也动不了,无法将傻儿子翻下身去,也只好维持
着这个姿势在个野外的流浪汉帐篷处被陈老汉侧身抱着,傻儿子压着,带着一身
汗渍的粘液,下体被干涸与粘稠的精液沾着,黑丝袜腿和脚上沾着各种精液和傻
儿子胯下污垢的脏东西,嘴角与口里还有精液和尿臊臭的味道,胸口与乳房上被
抹上黑黝黝的一道道污渍和恶心的口水。就这样直接沉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