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堕落】(第十章 被套入情欲陷阱里的可怜系花)-3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陈老汉往前伸着头将自己的脸在雅涵那汗渍光泽的大腿上摩挲着,开始沿着
大腿的外侧开始往上面舔过去,接着用手抓住雅涵的小腿脚腕,舌头沿着大腿往
小腿一路又舔又吸。

雅涵感受到陈老汉几乎完全坐在了自己的胸前,下体处那杂毛丛生的卵蛋在
陈老汉的抽插中不断地在自己的玉颈和下巴处来回晃荡,看得好不恶心,自己却
一动都不能动。

陈老汉接着舔到了雅涵内侧的脚踝处,小嫩脚上穿着的白色短颈袜也微微有
些湿润,陈老汉变态般地用污黄牙齿咬住了白袜边,接着往上扯了过去,直接将
短颈白袜脱掉一半,接着用手握着雅涵的脚掌往下压,整只白短颈袜翻了一面地
脱了下来,露出了雅涵稍微湿润的白嫩玉脚。

五根晶莹剔透又小巧可爱的嫩白脚趾不断地扭动,陈老汉一把直接用嘴含住
在口里又吸又允,恶心的口水顺着脚趾流在脚背和嫩脚掌上。

陈老汉污黑的肉棒被嫩粉的乳房紧夹在中间不断地抽动,龟头前分泌的淫液
粘到了雅涵的小腹上,抽动的幅度开始增大,陈老汉的卵袋开始不断打在雅涵的
下巴处,陈老汉又将雅涵的另一条腿提了起来,于是雅涵的双腿闭在了一起,大
腿的前部对着雅涵的小腹,一双小腿就被陈老汉捏在自己的手里往上翘着。

「很痛啊……不要把我腿往上压……你轻点……不要舔……

好痒……」

雅涵又感到自己的脚心和脚趾上有一条恶心的舌头在不断地舔弄,虽然自己
隔着一个臭屁股看不到,但是传来的酥麻瘙痒的感觉却让她挣扎着双腿。

陈老汉捏着雅涵的脚腕在不断地挣扎,让他很不好玩弄,于是恶狠狠地屁股
往下一压,痛得让雅涵叫了起来。

「别他妈乱动,再乱动老子就更用力了!」

看到雅涵的双腿骚劲也没有了,陈老汉继续陶醉般地在白嫩裸足和白袜嫩脚
来回不停地舔舐玩弄了起来,自己的下体被双乳夹着射精的欲望也开始强烈起来,
陈老汉不停地在已经被自己恶心的口水粘湿的双脚上大口的吸允,一会儿将一根
根小巧的嫩脚趾吸入口中,一会儿伸出舌头在嫩滑的脚背和脚踝上舔舐,还有更
加恶心地在另一只短颈白袜边将舌头顺着脚踝往里面插进去挑弄。

随着陈老汉下面疯狂的抽插,乳房在肉棒激烈的运动中大幅度的摇摆,接着
陈老汉大吼一声,结结实实地死死咬住那只白袜嫩脚,疼得雅涵眼泪都流下来了,
黑粗的肉棒开始对着雅涵的小腹和大腿喷射着浓郁恶臭的精液。

陈老汉双手死死地捏着雅涵的脚腕,下体的精液一股股射在雅涵的小腹上,
再一股射在大腿前侧,每一次抖动,浓稠散发着恶心味道的浓郁乳黄色液体就沾
染在雅涵那白嫩的肌肤上,随着最后一滴精液被压榨出来,陈老汉扔下雅涵的双
腿,从乳沟里抽出油腻恶心的肉棒,在雅涵的乳头上擦拭了一下龟头,坐在茶几
上舒舒服服的点上了一支烟。

此时此刻有些疲倦和疼痛的雅涵就这样躺在沙发上没有起来,那下体熟悉的
瘙痒感又一次慢慢地袭上心头。

陈老汉吐了一口烟对着雅涵说道:

「爽不爽啊?要是还不爽的话老子就用大鸡巴肏你一次,要不要老子肏你?」

雅涵转过头露出复杂的神色看了他一眼,立马起身用衣服遮挡在自己的身体
上溜进了浴室里。

「老子在问你话啊?」

「不要!」

雅涵在浴室里喊着,陈老汉坏笑一下,心想小婊子,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
于是也穿着衣服出去了。

第二天陈老汉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懒觉,起来后看见王黑狗在和曹一雄性奋
地在电话里说着什么,和他打了个招呼后就出门去雅涵的妈妈馨柔开的那两家店,
昨天去过的地方再去看看。

坐车很快到了之后,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宝马停在另一个划线的停车位上,陈
老汉走到那家花店边看见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装修得十分华丽,五颜六色十分
漂亮的鲜花插在里面的花瓶里,却没有看到馨柔在里面,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是陈大哥么?」

「怎么了?」

是曹一雄打过来的电话。

「刚才雅涵过来找了我,说是给你讲叫你下午去她租屋一趟。」

「哦,好的我知道了。」

「嘿嘿,陈大哥,看来你的计划还是不错啊。」

「那当然,之后也有你吃的,我这里还有事就这样吧。」

陈老汉挂了电话后,接着来到另一处咖啡厅的外面,同样的也是一家十分高
档的咖啡厅。陈老汉站在购物广场边一边抽着烟一边耐心的等待,然而还是没有
等到馨柔的身影,待到晚饭吃了之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购物广场的各种霓
虹灯开始逐步亮起来了的时候,陈老汉才看到馨柔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后面还
有一些店员和她交谈着,隔了一会儿,双方道别后,馨柔走向了自己的汽车。

陈老汉赶忙来到路边又打了一辆出租车,跟随着馨柔的宝马,走了一会儿,
车子又开到了别墅区的附近,陈老汉有些失望,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去哪里玩玩,
但是却居然直接回家了,于是告诉司机转了个方向直接回去了。

回到雅涵的租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陈老汉心想着今晚又有好玩的了,开
门走了进去。

一直坐在沙发上什么都没做的雅涵忍耐着身体的生理反应,听见开门声后,
抬头看见陈老汉有些得意地走了进来,随口就问道:

「听曹一雄说你居然找我有事,有什么事啊?」

「你……你知道的,我现在身体……有些不适,肯定是你搞的鬼。

……我这两天在学校里真的十分难受,前两天才把你带到我的家里去……也
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老汉笑了笑,点上了一支烟,大方地坐在雅涵的身边,雅涵本能地用手捂
住鼻子,低着头皱起了眉头。

「你的意思就是说不想再瘙痒难忍了?不想继续发骚了?」

雅涵听到这几句没有回答。

「老子在问你问题啊?是不是?」

雅涵闭着眼睛,比较羞愧地应了一声「是……」

「好,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就说吧,想不想老子肏你!」

雅涵惊讶地回过头,看着陈老汉说:

「你说什么?」

「原来你还不懂啊,你现在下面发骚,不就是想老子的鸡巴了嘛,这几天都
没有肏你,所以你下面现在需求老子的鸡巴。」

「你……你乱讲,根本就不是这样!」

「随便你咯,你以为我在乱讲,那我问你,曹一雄前天不是肏了你么,你是
不是满足了?你昨晚也自己扣了自己的骚逼,今天还不是一样?我哪里乱讲了?」

「你……」

雅涵羞愧得满脸通红,就算是这样,但是自己也不能承认。

「老子向你保证,老子的大鸡巴肏了你之后,你绝对就不会这样了,你明天
也就会恢复正常的。」

此时雅涵的心里十分的矛盾,自己就像被人拉着陷阱了陈老汉又一个无耻的
圈套中,但是自己却不能怎么样。

「那……你到底想要……」

「老子想要你亲口告诉老子说肏我!」

雅涵气愤地看着陈老汉,要自己开口说出这么犯贱的话,简直还不如让自己
死了好。

看见雅涵犹豫又羞愧的样子,陈老汉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要不要老子肏你!不说就代表不要,老子回去了,你明天继续痒着你的骚
逼吧!」

说罢就要转身走掉,听到陈老汉如此的羞辱自己却还不能放他走,她不想以
后每天的日子就像这两天那么难熬,再这样下去,自己估计都会疯掉。

「好……你别……我要……要就是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雅涵不争气的眼泪再次夺框而出。

「说清楚点,要什么啊?」

「要……要你……」

「说啊!」

「要你……给我……」

「肏!给你麻痹,给什么啊!」

雅涵已经哭泣,那两个如此低俗的字眼是如此难以启齿,如同说出之后,自
己就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了。

「擦……噢……我……」

雅涵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低着头吐了出来。

「老子没听见啊,说得什么!」

「肏……我……」

「你他妈……命令老子啊?」

这时陈老汉心里的满足感大幅上升,但是自己却还不满足。

「那……请你……肏……我」

「说连贯点,再说一遍……」

雅涵早已泣不成声,自己就如同最下贱的婊子一般居然在祈求这么一个丑陋
肮脏的男人,用这样的字眼和她交合,自己内心深处貌似有一个不可侵犯的地方
已经崩塌了。

「陈大哥,请你……肏我……」

陈老汉露出了淫荡且有满足的表,吸了一口烟后回到沙发上坐下接着说道:
「说出来不就完了嘛,不然老子怎么理解得到呢,去,换一身性感点的衣服,老
子今晚要肏死你个骚逼!」

雅涵立刻躲入了卧室关上房门,在里面十分伤心地哭泣了起来,陈老汉接着
说道:

「不要搞太久了啊,给你十分钟,不够性感或者超过时间,老子就走了。」

陈老汉在外面摩拳擦掌,又拿出那瓶黄色的液体玻璃瓶,心想等一会儿就可
以派上用场了。

雅涵在里边缓慢地按照陈老汉的要求换着衣物,一边内心不断地在给自己找
着借口:

「是他逼我这么说的……不是我自己愿意的,就和往常一样……他是想要羞
辱我……我不想明天自己还是这么难受……对的,就是这样……」

雅涵只有不断这样去想,自己才能有力气去换衣服,虽然自己已经越陷越深,
已经无法回头,但是在内心深处,她知道自己不是淫荡的女人。

隔了一会儿,雅涵的房门打开了,陈老汉转过身看着雅涵的打扮,不禁满意
地点了点头。

雅涵身穿一条浅亮酒红色的抹胸褶皱摆连衣裙,连衣裙摆很短,仅仅可以遮
得到屁股,性感的双肩和胸前的锁骨,还有乳沟都显露了出来,茶色秀发的侧面
别着一朵黑色羽毛状的蕾丝饰物,一双修长的美腿包裹着一双拼接颜色的连裤袜,
从褶皱裙摆到大腿中上部那一小段是十分透肉的黑丝,下面一段镶着蕾丝花边颜
色要更黑一些,整套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热火的性感尤物

陈老汉看得眼睛都直了,接着走到玄关处翻起了雅涵的鞋柜,不久,陈老汉
拿出一双厚底黑灰色绒制细跟高跟鞋,雅涵却有些疑惑。

「在……在屋子里,穿鞋干嘛?」

「昨天问你要不要老子肏你,你不肯,你以为就这么简单,跟老子到外面去,
放心,不会为难你的。」

「这……」

雅涵穿好高跟鞋后有些不安的看着陈老汉。

「不走老子就走了。」

于是雅涵只好有些不安地跟在了陈老汉的身后。来到路边后陈老汉招了一辆
出租车,于是雅涵和他一起上了后座位。

「去哪儿啊……」

出租车司机瞟了一眼后座位的两人。

「市郊西华路!」

雅涵一听这个地名,脑海深处不禁回想起第一次遇到陈老汉,自己打车送他
回家的情形,那个时候的自己,是现在自己奢求不了的样子。

一双手开始抚摸雅涵的大腿,陈老汉现在相当不避讳前面还有司机,坐在车
上几人都一言不发,但是司机却通过后视镜不断在瞟着。

过了好一会儿,到达了目的地,这里还是像以前那样没有人烟,雅涵很快的
下了车,陈老汉给司机付了前后却突然被问道:

「大哥……那个女人是不是……什么价格的啊?」

「说什么呢,她是老子女朋友!」

司机讨了个没趣,说了句抱歉后就离开了,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

「肏……就你那副长相,那么漂亮的女人是你女朋友?女的穿得又骚,糊弄
谁呢……」

陈老汉来到雅涵的身边问道:

「还记不记得这儿啊?」

雅涵貌似冷笑了一声,转过来对着陈老汉说道:

「怎么可能不会记得?」

「嘿嘿,那就好,现在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就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你貌似
来了几次,还没有去过我那吧?」

「你等等……你那……那不是你们……他们流浪汉的地方么?」

「对啊,我们在那边搭了几个帐篷,在一起相依为命。」

「不……不行,你不是说……就你么……难道你还要让他们……」

陈老汉看着雅涵惊恐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对雅涵说道:

「你刚才他妈的求着老子肏你,现在又不肯了?他们还在不在那边我不知道,
反正老子今天打算在那里过夜,也只能在那里肏你,你不想的话自己就回去吧。」

「你……不要这样子……」

「昨天问你,你不是叫老子滚么,今天老子就给你涨涨教训,看你下次遇到
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该知道怎么回答了。」

陈老汉直接说完就继续走了,雅涵也只好继续跟在他的身后,不久之后,陈
老汉就来到了以前过流浪生活所住的最后一个地方,雅涵怀着胆战心惊的心情,
看着这里还又几个帐篷,但是貌似没有人烟的样子。

「看来他们那群人又换地方了,算你运气好。」

雅涵稍微松了一口气,看见这个地方,不知道怎么做才好,陈老汉轻车熟路
地跑进里面其中的一个帐篷里抱了一些木柴,堆在中央一处有着烧痕迹的地方,
接着弄了好一会儿,接着烧起了一堆小型的篝火。

「我们以前晚上的时候就用这种办法还可以看得见。」

陈老汉貌似还想着以前的事情说着,望着远处城区灯火辉煌的样子,这边却
是凄凉无比。

陈老汉将帐篷里的脏席子拖了出来,放到篝火的一边,接着趟在了上面,双
手垫在脑袋下面,一只臭脚翘起二郎腿摇晃起来。

「那个……你不是……」

「你要求老子肏你,那么你现在就动动你这个大学生的脑子想想办法吧。」

陈老汉躺着既得意,又无耻的说道。

篝火的火光闪耀着,衬托着雅涵身着性感衣物的娇躯是那么的诱人,但是陈
老汉根本不心慌,慢慢长夜,还早着呢。

雅涵定了下神缓慢来到陈老汉的身边,也随他侧趟了下去,反正这里又没有
人,自己也就稍微放开一点了。

接着雅涵伸出自己的玉手开始在陈老汉还穿着裤子的胯下开始了摩挲,自己
的脸颊靠在了陈老汉的肩膀上。

在雅涵柔软又挑逗的手指下,陈老汉的肉棒开始有了反应,雅涵心里只想快
一点让他硬起来,然后……进入自己的躯体,看样子只有这样自己下体的瘙痒和
心理的性饥渴才能平复,不管陈老汉用了什么,这就是他的计划而已。

陈老汉的生理反应不受自己的控制,接着雅涵的玉手顺着自己没有关的裤子
拉链钻入了里面,直接用手握住了那根开始发硬的臭肉棒。嫩白的手指开始挑逗
粗大的龟头,手掌心不断地在肉棒身上摩挲。

看到陈老汉的下体挺立了起来,雅涵转过头尽量用着娇滴滴的声音说道:

「那我们……开始吧,请你……肏我……」

说完那几个字,雅涵扭过头闭上了眼。

陈老汉现在有些不爽,自己的肉棒太不争气仅仅被抚摸了几下就又硬了,随
着雅涵的那几声下贱的恳求,自己也几乎直接翻过身子将她压在下面,但是自己
不想太便宜了她,该死的婊子,没这么容易。

龟头上分泌的前列腺液体开始弄湿了雅涵的玉指和手背,陈老汉咽了一口说
道:

「不行,从现在开始,你要按照老子所说的方式来,你这个骚货,什么时候
手活这么好了,然后老子要现射一遍,才肏你。」

「你……」

雅涵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又强行增加了难度。陈老汉却
没有理她,挺着肉棒对她说道:

「现在,现把老子身上的衣服脱了。」

雅涵有些生气的坐起了身子,用手捞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接着开始为陈老汉
宽衣解带起来。

陈老汉身上浓密的毛发与黝黑的躯体随着衣物的脱下而显露出来,雅涵将衣
服放到了一边无奈地看着他。

「嗯……好,现在趴在我的身边和我打啵儿。」

雅涵贴在陈老汉光溜溜的身体边上侧着身子,陈老汉立马闻到一股清香朝鼻
子袭来,接着陈老汉和雅涵就如同一对情侣那样被女方主动性的接吻了起来,尽
管他们俩的身份,年龄或者长相和身躯,都相差甚远。

陈老汉用手抱住雅涵别着发饰的秀发将自己的舌头更加伸入雅涵的口中,去
捕捉里面那条害羞的小嫩舌,逮住后将其往外拉着不断地吸允了起来,同时雅涵
抵在陈老汉侧脸上的瑶鼻也开始轻声哼着。

「嗯……不错……」

陈老汉几乎将雅涵的白净牙齿和玉唇舔了个遍才满足的离开,雅涵那性感的
玉唇上已经沾满了自己恶心的口水。

「接下来,给老子舔老子的全身,先从老子的头开始!」

雅涵听到这个既变态又恶心的命令,稍微有些犹豫,看到陈老汉有些不快的
眼神,自己也就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陈老汉的额头。

陈老汉那油腻的面部还有坑坑洼洼长着烂痘的脸颊,让雅涵舔舐着好不恶心,
自己只好微微闭着眼,露出陶醉的神情,开始仔细在陈老汉的脸上舔过每一处地
方,陈老汉的口中微微发出舒服的恶心声音,特别是自己的鼻子和鼻孔被雅涵那
细嫩的小舌尖划过,自己犹如触电般舒适。

看着陈老汉一脸享受的样子,雅涵舔到陈老汉的颈子处,上面也是有些油腻,
雅涵的舌尖感受着又滑又粘的触感。

很快,陈老汉感受到让自己酥痒的舌尖划过自己的胸口,上面毛茸茸的,接
着自己的乳头也被雅涵含在嘴里舔舐,一种另类的舒适感再度袭来。

陈老汉举起了自己的双手,露出自己汗臭恶心的腋窝,下面长着杂乱的腋毛,
雅涵此刻也只好闭着气靠了上去。

杂毛不断戳着雅涵的鼻子和脸颊,舌尖在上面游走,陈老汉此刻也发出十分
舒适的浪叫声。

「哦……真……他妈爽……你这骚舌头……哦……对……

那边……就是刚才那里……再舔一下……哦……」

直到陈老汉两边的腋窝彻底被雅涵的小舌头舔湿,陈老汉才满足地放下了双
手,用手势引导着雅涵继续往下舔。

接着雅涵的舌尖来到了陈老汉那藏满污垢的肚饥,只不过雅涵只在周围游走
让陈老汉没有体会到肚饥眼的快感。

「舔中间……快,舔中间眼儿里……」

雅涵只好感受到舌尖咸咸的味道伸了进去,陈老汉的肚子和小腹颤抖了几下,
见他满足后,又继续往下面舔。

「不……现在不要舔老子的鸡巴……」

这话说得好像雅涵很想舔他的鸡巴似的,雅涵开始沿着大腿根部开始往下面
舔舐着,接着陈老汉撑起了身体翻了个身子,趴在了凉席上,翘这个恶心又大的
屁股对着雅涵。

「不……你这里……太脏了……」

「赶快!」

陈老汉不依不饶地命令道。

雅涵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看着眼前陈老汉两瓣屁股中间黑乎乎的那条
缝隙,先开始在又黑又坑坑洼洼的屁股侧面靠了上去。

从侧面看上去,这简直是让人喷血的场景,雅涵那嫩白姣好的面孔抵在陈老
汉那恶心长着痔疮的屁股,微微张着檀口,舌尖在这些痔疮上面不断地游滑,陈
老汉平时有些瘙痒的地方被这么一舔简直舒服到骨子里去了,接着舌尖开始慢慢
朝中心地带滑去,触感带来的刺激也愈发强烈。

雅涵鼓起勇气终于死闭着眼将舌尖抵到了陈老汉的屁眼洞口上,舒服得陈老
汉不仅浪叫还大口喘息了起来。雅涵只能感受到舌尖传来又滑又湿润的触感,脑
袋里面什么都不敢去想,鼻子稍微呼吸一口就怕自己忍不住。

嫩滑又灵巧的舌尖在屁眼洞边擦拭,有时稍微不注意舌尖就抵在了正中心的
洞口里,陈老汉双手扳着自己的两瓣屁股,似乎是想让自己的菊口张得更大。

雅涵生理上的燥热感与下体的瘙痒随着这么变态的行为更加高涨,舌尖开始
在屁眼洞里不断地深入,同时也感受着菊口兴奋地一张一闭。

肉棒早已坚硬的陈老汉实在受不了继续舔下去自己估计就会射了,大声喘了
口气翻过身子闭着眼貌似还韵了下感受,接着陈老汉将自己一条腿搭在雅涵的黑
丝大腿上。

受尽折磨的雅涵终于松了口气,开始在他那毛茸茸的大腿继续进行着舔舐服
务,接着不久就来到了最后的一步,陈老汉那肮脏的双脚在平时雅涵都可以闻到
脚臭的气味,更何况现在这么近距离的位置。

可是自己知道如果不做什么都是徒劳的,陈老汉也肯定会不依不饶,雅涵也
只能再一次闭着双眼沿着陈老汉的脚背舔了下去。

「嗯……你终于有点进步了……不用老子说也主动舔了,不错。老子就给你
点奖励吧,快,将你的骚腿伸一只过来。」

雅涵将侧坐着卷着的一条黑丝美腿伸向了陈老汉的面前,陈老汉用手捏着高
跟鞋的脚后跟,在脚背黑丝与鞋边接触的缝隙上舔了起来。

雅涵的一只手握着陈老汉的脚后跟,另一只捏着油腻腻的脚掌,舌尖在肮脏
的脚趾上挑弄着,时而强忍着恶臭舔舐着脚掌,时而将长着凹凸不齐黑乎乎指甲
的脚趾头含入檀口中。

陈老汉脱下了高跟鞋放在一侧,用手捏着雅涵的嫩脚心隔着黑丝舔着嫩脚趾
的缝隙处,但是由于穿黑丝舌头抵上去不好舔弄,只不过也感受到丝袜的弹性。

将雅涵的黑丝嫩脚舔得湿漉漉的陈老汉十分的满足,感受到自己的烂脚丫也
被雅涵细心地舔舐过来,十分满意的坐了起来,接着雅涵终于可以大口呼吸一下
新鲜的空气。

「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嘛,你也是要做也做得好的嘛。」

陈老汉无比满足的说道,雅涵现在只好沉默地坐在一边。

「好,现在老子的鸡巴已经受不了了,你过来。」

陈老汉一把将雅涵推倒在凉席上,接着双手扯下雅涵胸前酒红色的抹胸,两
只挺立的美乳就直接蹦了出来。用手狠狠地握着美乳揉搓了几下,接着陈老汉倒
转身子呈六九式直接趴在了雅涵的娇躯上。

压在雅涵身上,又一次感到十分难受的同时,那根粗大的黑色肉棒不断地在
自己的脸颊上面乱戳。

「快给老子含鸡巴!」

陈老汉的头伏在雅涵的下体处,用手在雅涵的私处裆部撕开一个比较小的丝
袜口,接着伸手在雅涵那早已泛滥的嫩唇上挑弄起来。

受到刺激的雅涵此刻也用手捏着肉棒的棒身,用檀口含住对自己来说很大的
龟头,舌头在口里开始舔弄起来。

陈老汉一边拨弄着淫糜的肉穴花瓣,还将湿漉漉的手指伸入口中品尝,雅涵
期望陈老汉能够快一点射出来,玉手在陈老汉肮脏的胯下不断地摩挲,还将肉棒
吐出来伸出舌头在肉棒棒身沿着一路舔到卵袋上面。

「哦……你这骚婊子……现在已经会这么多花样儿了……真……

鸡巴……爽……我肏……」

陈老汉激动地将肥嘴贴在雅涵的私处开始大力的吸允起来,同样受到刺激的
雅涵也不断编者方式刺激着他的肉棒,伸出白葱般的玉指直接插在陈老汉的屁眼
里,另一只手的手掌心紧贴着龟头揉搓,舌尖在肉棒和卵袋上来回舔舐和吸允,
几乎爽得陈老汉开始翻白眼。

陈老汉身体往下一沉,直接将肉棒插入了雅涵的小嘴里,接着就开始大力的
抽插起来,雅涵也知道陈老汉将是要射精了,也就只好接受他这种让自己十分难
受的暴力行为。

肉棒随着身子往下耸动,用力的插入雅涵的嘴里,龟头几乎抵在了喉咙口,
每一次抵上去雅涵都想要呕出来,口里分泌的津液混着肉棒上的污渍顺着红润的
嘴唇流向侧脸颊上,卵袋带着杂毛不断戳着雅涵的瑶鼻,几乎让她不想要窒息,
只能用鼻子拼命地呼吸着陈老汉胯下恶臭的气息。

雅涵的口和瑶鼻中发出咿咿呜呜且混沌的声音,接着陈老汉达到最后的关口
一松开精关,下体死命地往下压了下去,龟头突破雅涵的喉咙口插入了她的喉咙
里,接着直接开始抽搐着身体射精了。

精液直接射入了喉咙里,雅涵一股反胃的反应收缩着喉咙开始呕着精液,龟
头感受到里边的颤动又更加的舒爽,不论雅涵的双手拼命的拍打陈老汉的屁股,
陈老汉也坚若磐石一般压着不为所动。

雅涵干呕着精液从嘴角和鼻孔中喷了出来,不断从压在鼻孔卵袋的空隙和嘴
唇与肉棒的缝隙处吸入空气,直到陈老汉舒服的射完之后,稍微抬起了下体,雅
涵摇晃着脑袋吐出肉棒开始不断咳嗽且干呕着精液,撑着侧身脸朝下张着嘴不断
地咳嗽,精液混着自己的唾液粘成细丝挂在嘴角,缓慢地滴落在地上。

「怎么样?够劲儿吧?」

雅涵不顾一切地甩手就给了陈老汉一个愤怒的耳光,刚才还沉浸在极度舒适
的性快感中的陈老汉直接被打懵了。

「你想憋死我啊你!」

还没来得及发作的陈老汉突然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哟……陈老汉,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这是怎么回事啊,你……

强奸女孩儿?」

陈老汉和雅涵纷纷抬起头看了过去,在篝火旁映出了两个人的身影,等他俩
再走近一点,陈老汉才认出这两个是冉氏父子。

雅涵则是一脸惊慌,伸手将抹胸贴在自己露出的乳房上,双手怀抱着。

「哟,是你,老冉,老子还以为你们人都走光了呢,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走了,要么换地方,要么说是回老家了,你这个是……」

冉父亲和冉儿子用眼光死死地盯住了雅涵,让雅涵感受到危机感越来越大。

「哦……这个女人嘛,是老子的女人,今天被老子拉到这里来玩玩。」

「你……你的女人?你不要骗我……陈老汉……强奸可是犯法的……

要是自愿的……那还好说……」

陈老汉转过头对着雅涵说道:

「你告诉他们,你是不是自愿的?」

雅涵用眼光诚恳地看着陈老汉,希望他能将自己解围,但是却抛给她这样一
个问题。

「快说啊?」

雅涵感受到那两个不认识的人眼睛不断在自己身上看着,自己却闭着眼睛不
作回答。

「对了,他们都走了,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呢?」

陈老汉坐在凉席上伸手开始在雅涵的黑丝大腿上抚摸了起来,冉父亲咽了一
下口水盯着陈老汉的动作说道:

「你知道……我的儿子是个傻儿子,他们有时候背着我老欺负他,我又不敢
说什么……所以,我就……留在这儿了……」

「哦……」

陈老汉一边抚摸着黑丝腿,一边想着什么点着头。

「而且……这里离城区不是很远,白天……白天就去找吃的,晚上就。

……回来,只不过……在城里的一个地下隧道里……我也在那里安了个窝。」

接着旁边的冉傻儿子开始大声笑起来:

「嘿嘿哈哈哈,又是一个漂亮的姑娘……漂亮的姐姐……我要姐姐。

……我的鸡儿又痒了……」

冉傻儿子直接脱下了裤子,挺着个肉棒对着雅涵不断地痴笑,听地雅涵全身
发麻。

「嘿嘿,不瞒你说,我前几天有一次艳遇,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礼物,遇到一
位十分漂亮又性感的美女,我和我儿子……就和她做了。」

一边说着冉父亲一边也不好意思的傻笑起来。

「吹牛逼……」

陈老汉当然不会相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接着陈老汉说道:

「我们俩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看你也挺苦的,大家有福同享,我这个女人,
你跟你傻儿子也可以分享一下,哈哈啊哈哈!」

雅涵立马拉住了陈老汉的手臂,惊讶着用责备的表情看着他。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