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堕落】(第十章 被套入情欲陷阱里的可怜系花)-2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周暴眼心里别提多爽了,兴奋地对着陈老汉和王黑狗一直点头,然后说道:

「以后有我姓周的能够帮到你们,我一定会还你们这份人!」

「哈哈,没什么,有逼大家一起肏嘛,哦对了,等会曹一雄那小子要过来玩,
等会我晚上去溜达一下,你们随意啊。」

陈老汉若有所思地说道。

等到晚饭吃过了,曹一雄过来后,陈老汉就独自出去了,他现在需要一个人
想一想自己以后的计划和安排。

走到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还是往常那个样子,想到一两个月前,
自己每一天都为食物发愁,没有工作,活一天算一天,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就像
是在做一样,自己都有点担心哪天醒过来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还是睡在那个
郊区的帐篷里。

之前大着胆子去了一趟雅涵的家里,差一点就被发现实在有些莽撞,但是带
来的刺激感却是前所未有,那个雅涵……骚婊子现在可是逃不了自己的手掌心了,
一想到这里,自己的心里充满了自豪感,他不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或者安
排,而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对!是自己主动冒着危险得来的,所以这一切对于陈
老汉来说都是应该的。

这一次去了雅涵家里也得知了不少的信息,首先,雅涵的爸爸是个傻帽,家
里面有这么漂亮的妻子女儿却常常不在家,这一次去了之后貌似又离开了,说到
雅涵的妈妈馨柔,陈老汉已经见过她两次了,看上去是如此年轻貌美,身材也好,
还比雅涵多了一种贵妇人的气质,实在让人把持不住,但是陈老汉现在也不知道
她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性格和为人,如果自己为了性欲不顾一切很可能一切都完
了,雅涵不和自己拼命才怪,但是放着这个大美人独自在一栋高档别墅里没人造
访,陈老汉不禁觉得真是暴殄天物。

一想到馨柔陈老汉现在满脑子都是她了,虽然雅涵真是个完美的女孩儿,梦
瑶漂亮又可爱,陈心妍性感又火辣,但是都缺少馨柔那种既温柔又成熟的风范,
一举一动犹如一幅画卷一般令人着迷。

「唉……好逼都被浪费了……」

陈老汉不禁感叹着,自己感觉希望有些渺茫,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甘。走了
一圈之后,决定去雅涵那里看看,毕竟自己现在在她身上还有一个小计划呢,陈
老汉现在又浮现出淫糜的微笑。

陈老汉来到雅涵的租房门口轻车熟路打开门进去一看,居然发现梦瑶和雅涵
一起都坐在沙发上,她们看见陈老汉也有些吃惊。

梦瑶依偎在雅涵的胸前,雅涵一只手放在梦瑶的头上抚摸着,梦瑶早已哭成
了一个泪人儿,就连雅涵现在眼里也泛着泪光,看样子是梦瑶把那天晚上被王黑
狗他们过分的轮奸哭诉给雅涵了,陈老汉的出现虽然使他们惊了一下,但是立马
露出愤怒与害怕的神情。

「额……梦瑶妹妹,没什么事吧?刚才我也说过他们了……那晚貌似玩太大
了……嘿嘿,以后会有分寸的。」

陈老汉尽量使用着自己最好的言辞,因为他现在不想又惹雅涵发怒。

梦瑶看着自己犹如看到这世间最可怕,最可恶的东西一样,连眼神都不敢和
他对视,站起来对雅涵抽泣着说道:

「雅涵姐……我先走了……我……我明天还要早起……就不……打扰了…
…」

说着远离陈老汉所站的位置,匆匆地离开了。

接着雅涵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声音有些尖锐地问道:

「你来干嘛?」

陈老汉有些郁闷和窝火,自己貌似一回来就不断被雅涵发脾气,与自己的初
衷不符,从别墅回来雅涵不是应该更加离不开自己了么。

「老子……来看看你不行啊?」

「你们居然把她扔在垃圾桶里!」

雅涵终于有些发作了,泪水沿着弹吹可破的脸颊上滑落下来。陈老汉有些忍
不住了,快步上前狠狠地就是一耳光扇了在雅涵的脸上。这一下可是把雅涵给打
懵了,接着陈老汉恶狠狠地说道:

「听着,骚婊子!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他妈的,说难听点,你就是老
子们的肏逼的工具,拽什么?」

「你!……」

「你什么,老子下午在朋友面前低身下气给你说话,刚才也在梦瑶面前没有
发作,你就他妈的来骚劲儿了啊?把老子惹毛了信不信马上就把他们三人一起叫
来现在就在这沙发上从新来一遍梦瑶的那晚?肏!」

看着陈老汉恶毒又愤怒的样子,雅涵心里也有些害怕起来,自己现在的处境
让她也意识到了,玉手按住红红的脸别过身去。

「少和老子拽,你就少吃点苦,就是这样,何况老子那晚又没有肏她。」

雅涵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憔悴与暗淡地对陈老汉说道:

「那么……还有什么事么,我明天还要上课。」

陈老汉白了雅涵一眼,对她说道:

「被你搞得老子没兴致了,把裤子脱了给老子看看你的骚逼!」

被这么直白的言辞羞辱,雅涵红着脸低头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动,陈老汉有些
不耐烦地走到她面前开始粗暴地拉扯着她的牛仔裤。

做着象征性抵抗的雅涵一方面不想再惹怒陈老汉,另一方面……

「哟……你这骚逼……你看看你,裤衩里都湿成什么样了……」

陈老汉褪下雅涵的牛仔裤,露出白皙的圆润大腿,被内裤包裹的私处已经湿
透了。

雅涵羞愧得无地自容,这生理的反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还不是……你在搞鬼!」

陈老汉黝黑的手隔着雅涵的粉白色湿润内裤在肥嫩的花瓣上摩擦了几下,淫
笑着伸手来到雅涵的脸边,雅涵醉人的红晕浮现在脸颊上,扭过头去。

「你自己看看,啊,这是什么啊,今天曹一雄那小子不是肏过你了嘛,怎么
还流这么多骚水啊?」

其中的原因雅涵根本不想说,如果说了不就是承认自己是一个欠干的骚货
么。

陈老汉也不追问,伸手隔着雅涵的衣服开始随意揉搓起她的乳房,问道:

「那……想不想老子干你一炮?」

被这样直白地问,雅涵本能地摇着头,身体也开始随着陈老汉的揉搓而扭动
起来。

哼,小骚逼,没这么容易让你舒服,等着瞧,陈老汉于是立刻收回了黑手,
笑呵呵地说道:

「那就算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呢,老子好心吧。」

雅涵哪能料到陈老汉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又不
可能自己主动寻欢。

陈老汉走到门口,接着又倒回来从荷包里拿出一包东西甩在沙发上:

「你特么受不了了就用这个止止痒吧,小骚货。」

接着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雅涵感到有些疑惑吗,按照以往的经验之后自己无论如何也会被他侵犯,但
是今天就这么走了,雅涵拿起他丢过来的东西,顿时羞愧无比,那是一根塑料做
的假阳具,型号貌似还很大,雅涵一把扔到一旁,想静下心来准备睡觉。

陈老汉回去的路上不禁有些得意,老子这次用的催情药可不是普通的媚药,
忍耐着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骚货能坚持多久。陈老汉不禁
想起了前一天去买东西时候的场景。

「大哥,你如果不是很喜欢这种普遍的媚药,我就向你推荐这款我才拿到的
好东西。」

性用品店的老板有些鬼鬼祟祟地说道。

「什么东西,拿来看看?」

「嘿嘿……新到的一种很刺激的东西,只不过价格的话……」

「少啰嗦,有什么用啊?」

老板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两瓶玻璃瓶液体,一瓶纯色透明状,很小一只,
另一瓶装着黄色粘稠液体,比纯色那瓶大很多。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东西可不简单,普通的媚药一般口服后在接下来的一
段时间里会发春,过了那段时间后要么被干舒服或者忍耐过去也就没事了,但是
这瓶纯色的玩意儿,可没那么简单。」

「哦?」

陈老汉不禁眼神有些发光,饶有兴趣地催促着老板继续说下去。

「呵呵,这东西无色无味,也是口服的,但是一次最多滴两滴就是最大的量
了,再多就不能保证什么了,一旦进入女性的体内,虽然发春的效果没有普通的
媚药那么强烈,但是……」

「但是?」

「只要没有解药,那么服用者将会一直保持着下体瘙痒,想要交配的渴望,
差不多五天之内,不管这人的意志力会让她直接发春交配还是继续忍耐,药效的
强度是保持不变的。不管在此之后性交或者自慰达到高潮,最多隔一阵子,药效
又会恢复到之前一样的强度。」

「哦……这玩意儿这么牛逼?」

「哈哈,不错吧?那么我再说说这瓶黄色的,这瓶药也就是解药了,当然也
不是口服的,直接涂抹在器具或者自己的下面,然后捅进女人的那里,那种瘙痒
瞬间舒服的感觉可以直接让她上天!当然,她下体强烈的快感也可以给你的鸡巴
带来刺激无比的感受。完了之后,瘙痒的药效也就不会再持续了。」

「那……给我来一套,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可回来找你哦。」

「哈哈,尽管放心,我都卖了好多了,保证和我说的一样,只不过这价格
……

可是比一般的贵上不少哦……」

回想结束后,陈老汉默默从荷包里拿出那瓶黄色的玻璃瓶,心想雅涵接下来
真期待她的表现。

第二天,陈老汉早早地起了床,昨晚想着事情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来到客厅
看到王黑狗躺在沙发上打着呼噜,电视上还放着曹一雄带过来的黄色电影,接着,
王黑狗也醒了,看到陈老汉笑着说:

「陈大哥,老子昨晚学了好多不得了的姿势,下次也让梦瑶那小美女来好好
试试。」

听到这里,陈老汉有些不爽,对他说:

「不要搞得太过了,这几天就算了嘛。」

「嘿!有什么,反正现在又不怕,老子一天不日她浑身难受!」

「我肏!你他妈不搞出事情来就不舒服是吧?把人万一搞死了以后没得肏了
不说,他妈的我们也就完了!」

看见陈老汉少有的冒火了,王黑狗也知道自己貌似有些太得意忘形了,连忙
低下头说:

「我……对不起,陈大哥,是我太性奋了……」

看到王黑狗诚恳的样子,陈老汉也消气了,接着说道:

「我也了解你的心情,老子还不是一样,巴不得肏死雅涵那个骚货,但是之
后呢,所以忍耐一下,再来一次的时候不就更爽了嘛。」

「嘿嘿,说的也是。」

王黑狗单纯的样子又浮现出淫荡的表情。

「好了,今天你自己随意,老子出去有点事干。」

想了一晚的陈老汉心里有了点数,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于是匆匆
忙忙地吃了点东西就出去了。

陈老汉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雅涵所住的那片别墅区的名字,只不过来去都是
雅涵接送的,不是很清楚线路,于是费了一阵子打听那附近的公交线路和方位,
陈老汉坐上了去那边位置的公交汽车。

隔了好一会儿,陈老汉下了车,这边的人没有学校和市中心那么多,但是环
境却是十分优美,到处都是草坪和树林,道路整洁宽广。别墅区就在这附近,陈
老汉来到一处便利店买了点喝的就对店员打听起来:

「老子……不,请问,附近的别墅区在哪个位置?」

「嗯……这一带有三处不同地产商的,您问的是哪一个?」

店员稍微有一些警惕,眼前这个人相貌丑陋,不修边幅,虽然最近一段时间
陈老汉换了身上的衣服裤子,比起流浪的那段时间的确好了很多,但是怎么看都
不像住在里边或者与之有关联的人物。

这下子陈老汉果断是答不上来了,鬼才知道那个别墅区的名字叫什么,在继
续被怀疑之前,陈老汉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出来就碰壁的陈老汉有些不服气,但是现在却完全没办法,自己这个小人物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雅涵他们家扯上关系……等等,既然这样的话,陈老汉突然
表现得十分兴奋起来,急忙拿出很久以前就从雅涵那里拿过来的手机,立马就给
周暴眼打了一个电话。

不久,对面就接通了,陈老汉带着激动的语气对周暴眼说道:

「周兄,你现在忙不忙,我想让你帮我点事情。」

「哦,是陈大哥!什么事?我能办到的,立马就做!」

「你小子不是喜欢玩电脑么,我想你帮我查一查我们这个城市所有别墅区的
名字,最好有大门的图片。」

不管怎么样,雅涵家别墅的样子自己还记得,大门也记得。

「好的,等会我收集起来发图片到你手机上。」

不久,陈老汉手机里受到很多不同图片和别墅的名字,陈老汉一张一张的看,
不一会儿脸上露出了笑容,于是陈老汉又将熟悉的别墅区大门的名字交给周暴眼,
让他通过电脑地图定位直接清楚地找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嘿嘿,老子还是没有被时代抛弃啊。」

现在陈老汉不仅知道了雅涵家的别墅区名字,还知道了在什么位置,今天总
算弄明白了,如果只靠自己问路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陈老汉走着通往别墅区大门的路也很熟悉了,两天
前雅涵开着车就是通过这条路送自己进去的,前面那个路边的空地还让雅涵停在
那里干了她一次,嘿嘿,陈老汉现在十分开心。

在雅涵家里二楼的卧室里闲着的时候,陈老汉在楼上也偷听了不少他们家里
的信息,包括雅涵的爸爸是一个大企业的高层,她妈妈开了一个什么花店和咖啡
厅,几乎每天中午过后就要过去看一下,那几天是她们三人一家团聚的日子,所
以她没有去督导和管理,就打了电话让下面的人维持着。

所以陈老汉心里想着如果今天雅涵的妈妈要出门,这条路通往城市主干道她
肯定会开车过来,而且雅涵家里的几辆轿车的样子他也清清楚楚。

陈老汉守着这条路口,中午的时候随意吃了点东西,每一辆从那条路下来进
入主干道的汽车他都仔细观看,自己一定不会漏掉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辆陈老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宝马从那条路开了下来,
陈老汉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死死地盯着汽车生怕弄错了,透过车窗隐隐约约可以
看见里面坐了一位贵妇人一般的女人,嘿嘿,陈老汉连忙来到路边招呼了一辆出
租车,对司机说道跟踪那辆宝马,司机也没说什么就上路了。

隔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市中心的商圈地带,宝马停在了路边划线的位置,
陈老汉也跟着付钱下了车,从宝马上下来的女人让陈老汉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
地,不错,她就是雅涵的妈妈,林馨柔。

下车之后的林馨柔,低着头上身朝下用手在自己脚踝处轻微按了几下,同时
那条腿也顺着这只手的样子膝盖稍微弯曲,另一只手捎了一下耳边的秀发,立着
身后踩着优雅自然的步伐朝自己的店铺走去。

在不远处静静观看着这一切的陈老汉伸着舌头抿了抿粗肥的厚唇,双眼死死
地锁在了林馨柔的身上,和那天看到的穿着稍微有一些不同,里面穿了一条黑色
连衣职业窄裙,裙口延伸到膝盖的上面,下面露出一双被超薄肉丝丝袜包裹的部
分大腿和完美曲线的小腿,一双肉丝美脚上穿着一双细跟银色珍珠粉尖头高跟鞋,
衬托着修长的身材随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两瓣被黑色窄裙所包裹的俏丽部勾
勒处令人犯罪的曲线,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无系扣长袖小外套,内缩的腰部设计更
加让馨柔完好额身材一览无遗。

以前陈老汉从来没在外面看到过馨柔,这一次算是第一次看到雅涵的妈妈穿
着性感的高跟鞋,没人了解的话,根本不会知道这么一位美女竟然是二十岁女孩
母亲,陈老汉默默地记住了馨柔这两家店面的位置,今天也算是大成功了。

下午雅涵放了学后就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两天因为内心的燥热和生理的
饥渴感还有下体的瘙痒根本没法正常上课,为了不被同学们发现,自己往往要十
分难受地忍耐着,到底是怎么了,就算是陈老汉给自己弄了媚药,但是昨天自己
被曹一雄给侵犯了不说,自己也羞耻的自慰了……怎么还是有感觉,难道……

是因为陈老汉没有来找她……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不!怎么会,雅涵立
即收起这个可怕又淫荡的想法,来到卫生间换下湿润的内裤。

自己怎么想也想不通,即便是陈老汉为了达到效果,昨晚也没有侵犯自己,
丢下一个无耻的性玩具就离开了,该死……他居然这么玩自己,来到客厅后,眼
神不经意地瞟着那根粗大的假阳具,这玩意貌似还可以自己扭动,是不是用了这
个后,就会……有效果了呢,内心的想法蚕食着雅涵的理智,但是自己用这个玩
弄自己的身体也……太淫荡了……不行……

累了大半天的陈老汉此刻也是心满意足,自己的计划现在得以继续进行,想
着雅涵现在的状况,陈老汉直接就向雅涵的租屋那边走去。

陈老汉如平时那般大大方方地打开了玄关的门,却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令
人犯罪的娇喘和哼叫声,陈老汉心领神会轻轻地关上门,脱下鞋子悄悄地往里靠
近,最后贴在墙壁边上斜眼往客厅里一看,差一点鼻血都喷涌而出。

雅涵侧靠在沙发上,一条光滑嫩白泛着汗水光泽的美腿膝盖弯曲着,穿着纯
白色短颈袜的小嫩脚抵在茶几的边缘处,后脚跟几乎悬空,白袜包裹的嫩脚趾可
爱地紧捏着茶几边缘,另一条美腿绷直搭在沙发的座位上,从小腿到嫩脚处悬却
在地面上,粉色湿润的内裤有着皱卷着挽在悬着的粉嫩脚腕上,一只玉手已经伸
入衣服里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却伸向自己的下体,手掌里握着假阳具的
握柄处,粗长的透明假阳具已经深深地插入雅涵那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的粉色肉
穴里。

雅涵低着头,杏眼微闭,长长的眼睫毛看上去格外的妩媚,小嘴微开,同时
和瑶鼻不断地哼出轻微又清澈的娇喘,香汗不断从雅涵的红晕脸颊边往下滑落,
额头上也泛着晶莹的汗珠,耳边的秀发也被染湿,汗珠顺着往下流到玉颈,胸前
的锁骨与乳沟看上去嫩滑且充满水润的光泽,水蛇般的躯体随着下体的动作轻微
地扭动着。

陈老汉此刻感觉自己的全身犹如完全没有水分的干柴,差一点就直接冲上去
直接抱住那在沙发上让人把持不住的欲火,但是为了不破坏自己的计划,陈老汉
几乎是咬着牙强忍住了,接着慢慢地朝雅涵靠了过去。

没有听见开门声的雅涵此时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肉欲中,直到眼前貌似模
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个人影,接着清醒过来看见已经脱下裤子翘着一根黝黑粗大的
肉棒对着自己的陈老汉。

「呀……啊!」

脑袋一片空白的雅涵本能反应般地直接夹紧了双腿,整个身子都对着沙发靠
背侧躺了过去,双手捂住了脸颊。

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这么羞愧无耻的样子被他完完全全的看到了,这该
怎么办才好,以后他再口不择言骂自己是淫荡的女人时,自己还会有反驳的余地
么,但是……自己是真的忍不住了啊。

陈老汉定了定神,捏住雅涵那水嫩柔滑的香肩将她翻过来,看见雅涵此刻眼
里泛起了悔恨的泪珠,羞愧得脸颊如同熟透的苹果。

「嘿嘿,没关系嘛,是不是舒服啊,早就给你说了,你是离不开老子的这根
大鸡巴了,你还不信,来,自己说,要不要老子肏你。」

如此露骨的话加上现在已经羞得无地自容的雅涵狠狠地摇了摇头,陈老汉淫
笑了起来,还他妈在逞能,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陈老汉自然地伸出肥厚的舌头就抵住了雅涵水嫩的双唇,接着开始用力地亲
吻起来,此刻雅涵也只能闭着眼任由他的侵犯。

肥肠般的嘴唇死死抵在雅涵的嫩唇上,陈老汉口中分泌出恶心的口水沿着俩
人的嘴角流淌着,接着陈老汉用黑手握住了雅涵可爱的美乳,另一只手顺着雅涵
性感的小蛮腰往下伸入,捏住了还插在她私处里假阳具的把柄上。

陈老汉满足地猛吸一口「啵」的一声离开了雅涵湿漉漉的玉唇,此时的雅涵
虽然还是十分害羞,但是这醉人的眼神与微微喘息的瑶鼻看上去是那么诱人,陈
老汉手握住假阳具,在雅涵的肉穴里缓慢地左右搅动着。

此刻雅涵又一次闭着眼睛轻声哼叫起来,陈老汉低下头沿着雅涵微微冒着香
汗热气的香肩与锁骨处开始舔舐着,将那在嫩白皮肤上的汗珠尽情地吸入自己的
大口中,同时舌头上分泌的恶心唾液也随着他舔舐过的地方留下水渍。

陈老汉一路沿着雅涵的娇躯往下舔着,挺立的乳房上粉色的乳头,双乳间已
经微微浸湿的乳沟,侧身玉臂下雅涵那光洁滑润的腋窝,一直来到不断扭动光滑
的小腹,陈老汉丑陋的鼻子抵在雅涵可爱的肚饥上痴醉地用自己的脸颊来回地蹭
弄着。

「不要……不要这么舔……我太……难受了……好痒……」

陈老汉根本不理会雅涵的哀求,继续在雅涵的小腹上大口大口地吸吻着,接
着,陈老汉将那根浸泡在肉穴里的假阳具抽了出来。

「哦……啊……」

雅涵发出了舒爽地呻吟,陈老汉拿着那根粘满了雅涵那湿漉漉淫液的假阳具
伸到她的面前,雅涵连忙羞得闭上了双眼。

「你看看你,两天没有肏你,你他妈都湿成什么样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

陈老汉将那根假阳具插入雅涵性感的乳沟里,粘稠的液体直接沾染上了乳沟,
接着陈老汉继续看着雅涵那湿漉漉粉色的花瓣不停的在微微一闭一合,再也受不
了地将肥嘴堵了上去大口大口地舔舐起来。

「哦……不要!……不要这么激烈……」

雅涵开始激烈地扭动起了身子,陈老汉的舌尖开始侵入雅涵下体的花瓣里,
直接被滑溜溜的阴道口所包裹了起来。湿漉漉的粉嫩阴唇花瓣热热地顶在陈老汉
的肥唇上,同时陈老汉伸出手指开始在雅涵红嫩的菊口处开始摩挲起来。

受到强烈刺激的雅涵小蛮腰抽搐着挺直,一只手按在了陈老汉的头上,不知
道是在制止还是在让他继续往里舔,一双汗湿的美腿用力地夹紧了陈老汉油腻的
且满脸烂痘的脸颊。

接着陈老汉不断地将雅涵那花瓣里分泌的香甜的玉琼饮下,双手握住大腿的
下面,伸出舌头在雅涵的菊口上舔了上去。

「呀……不要,那里太……我不行了……好痒!」

雅涵颤抖着玉体开始不停的扭动,娇喘的声音也开始更大了,陈老汉不断侵
犯着雅涵的菊口,手指也开始插入雅涵的下体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粉红的菊口
随着陈老汉的舔舐一张一合,一双美腿夹着陈老汉的脑袋也愈加用力,接着,陈
老汉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如同要被湿润的肉穴吸进去一般,同时感受到了强烈的颤
动,雅涵的整个身体扭动着让沙发在地上都发出「嗞……」的一声。

雅涵死死地闭着眼表情似痛苦,又似十分舒爽地大声娇叫了起来,接着身体
缓缓地舒坦了下来,夹着陈老汉的双腿也放下来了。

「嘿嘿,小骚货,爽吧,你现在爽了,也该轮到老子了。」

陈老汉的下体已经受不了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射一发再说。他将雅涵的
上衣完全的捞起,将雅涵整个身子都平躺在沙发上,接着陈老汉反跨在雅涵的身
体上,从乳沟里取出假阳具丢在一边,将自己的粗大肉棒贴在雅涵润湿的乳沟里,
自己整个肥大又恶心的屁股完全面朝雅涵的丽颊,接着他就坐了下去。

雅涵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胸口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用手托
着陈老汉那恶心的屁股让自己好受一些。

「滚开啊你!你是想把我活活给压死么?不要这么用力啊!」

陈老汉的下体杂草无章,皱巴巴的卵袋贴在了乳沟上嫩滑的胸口上,接着陈
老汉性奋地用手狠狠地捏住雅涵美乳的两侧往中间挤压,滑嫩的乳房内壁和乳沟
带给肉棒的刺激感简直舒爽,于是陈老汉就这样开始研磨起来。

雅涵看见自己上方那十分恶心又肮脏的屁眼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荡,自己又腾
不出手来,光是托住陈老汉的两瓣肥肥的屁股就用尽了全力,只好别过头去闭着
杏眼。

肉棒上的污渍很快就沾在了雅涵那白嫩的乳沟里,他一边不停的研磨,一边
伸出一只手捏住雅涵的一条大腿将其翘了上来。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