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堕落】(第十章 被套入情欲陷阱里的可怜系花)-1

  • A+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第十章

PS:各位好久不见,前几天登录看到好多留言和私信,大多数是还在苦苦
等待更新的朋友,辜负了你们的期待真是十分抱歉,于是在这几天抽了很多时间
完成了这篇,不知道现在的文笔还有没有以前的水平,看着连不连贯,总之希望
大家能够谅解我,等我以后如果有了工作稳定下来了有自己的时间我会努力将这
部小说完成,希望大家不要催我……

我自己心里也很难受……当然更新这篇和以后将其写完几乎完全是因为大家
的支持和鼓励,还有就是论坛的短消息有上限,达到上限无法查看……

所以大家有什么要说和建议可以在文章下面留言,我都会看的,我也没有群
和什么其他交流的地方,希望能借助论坛来互动,最后还是以前的老话,看得爽
的还是请不要吝啬手里的小红心啊~ 看完后有什么建议还请多多提出来,废话太
多,不说了,直接看文吧!

星期一的早晨,外语系英语专业正在进行《后现代主义文学》的课程,教授
在讲台上利用投影仪放映着课件ppt,一边讲解一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阳
光透过大窗照入教室里同学们的课桌上。

坐在靠边位置的雅涵穿了一件宝石红潮流圆领针织罩衫,宽松的圆形领口露
出雅涵那如图牛奶般润滑的胸口和性感的锁骨。

下面一条修身的牛仔直筒裤,牛仔裤的裤脚几乎和雅涵那白嫩柔滑的脚腕差
不多细,配上一双红色的帆布鞋,鞋口处稍微露出了一丝粉色袜口的痕迹,与牛
仔裤口形成的间隙稍微露出嫩白的脚踝。

即使如此普通的穿着也让她在教室里看上去是那么的显眼,只不过,目前通
过她的神可以看出,她几乎没有认真听课。

雅涵现在整个人都感觉到不对劲,并不是因为今天穿厚了的原因,无法集中
精神的她自然对教授所说如听天书,甚至连课本的页数都没有翻对。

只见雅涵双目有些迷茫,时而杏眼微闭,粉嫩的右手捏成一只小拳头贴在自
己的唇边,白嫩的瑶鼻呼出有些急促且不规律的气息,另一只手整个手掌都贴在
包裹着白嫩大腿的牛仔裤上,一双大腿紧紧地贴在一起,修长地包裹着牛仔裤的
小腿则八字朝两边分开,穿着帆布鞋的小脚也朝里微微地踮起鞋尖在地上轻微地
研磨。茶色的秀发越过耳边搭在了桌上,遮挡住了一小部分嫩滑的脸颊,但是雅
涵却无暇顾忌这些,貌似有生理上更难忍耐的事情是她优先要解决的。

讲台上教授不断认真且津津有味地授课,只要他或者周围地学生瞟一眼雅涵
就不难看出她貌似有些不舒服地样子,由于雅涵拼命地忍受没有发出声响,动作
也不太大,所以专心的同学们和教授并没有发现。

坐在不远处的曹一雄脸色十分淫荡地不断朝雅涵瞟着,放在桌子下面地手握
着手机摄像头对准雅涵不断地在静音拍照。看来他也是完全知道雅涵现在处于一
个什么样的情况。

雅涵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离下课差不多还有二十多分钟,这每分每秒简
直太难熬了,随着下体瘙痒感和身体的热浪愈发地强烈,内心深处的渴望也愈发
地难忍,粉嫩柔滑的脸颊有些发红,上面渗出晶莹的汗珠,茶色的发丝一根根粘
在脸颊的一旁,大脑的思绪开始不受控制地回忆起上周末的情况……

周六晚上那如此激情且又刺激地一晚搞得雅涵既是紧张,生气,又感到刺激。
心里五味杂陈,为自己如此大胆而感到后怕,周日的早晨温暖地阳光洒入雅涵的
卧室,早已醒来的雅涵不禁看着旁边一脸十分幸福且淫糜的陈老汉死死地抱着自
己,心想自己貌似已经习惯早上醒来的这幅画面了。但是现在在自己家,为了不
被发现,雅涵毫不客气地用手摇晃着陈老汉一边小声地叫醒他:

「快起来了,等会我爸妈就要醒了,你快点放手啊!」

被折腾了一晚上的雅涵现在也有些睡眠不足,但是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候,不
一会儿,被她摇晃着的陈老汉急促地打了一声浑浊的呼噜,悠闲地睁开了他那恶
心的小眼珠。

「等会我下去了,你还是待在这里别出声啊,听到没有。」

雅涵看着陈老汉有些悠然自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没好气地说道。

陈老汉却一脸坏笑不出声,很自然地伸手直接伸入雅涵有些凌乱的睡衣里,
直接开始揉搓她那挺立可爱的乳房。

「滚开啊,你,昨晚还没弄够么!」

雅涵甩开陈老汉的手匆忙地开始换衣服,陈老汉也没在意她这个态度,继续
躺在床上回味昨晚的刺激,不一会儿雅涵再次招呼了几声就关好门出去了,留下
陈老汉独自在卧室里。

「真是不错地一晚啊……」

陈老汉想着昨天自己做得太过于疯狂,好几次差一点就暴露了,现在想起来
都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特别是最后居然潜入雅涵父母
的卧室,对着她的妈妈馨柔的私处来了一发,真是太刺激了。

只不过也仅仅是在外面射出来的,馨柔端庄又不失性感的仪态,身材完全可
以和自己的女儿比一比,哪像她的妈妈,说是雅涵的姐姐都不为过,特别是那一
身穿着打扮,光是想想陈老汉的下面又有反应了。

接下来陈老汉也比较规矩,老老实实地待在卧室里,早上吃了早餐雅涵编了
一个借口说同学有事,又像陈老汉来的时候那样,偷偷摸摸地将陈老汉弄到车里,
然后松了一口气般地载着陈老汉离开了自己的家。

「我……我不允许你再到我家里来了,昨天要不是运气好,被发现了那怎么
办?」

雅涵没有一丝好气地埋怨着,陈老汉脸上笑嘻嘻地却不以为然,也没有对雅
涵的话表示赞同和反对,心里在默默地想着什么,雅涵开着车时不时地看他两眼,
也不想多啰嗦又惹他发火。

回到陈老汉出租屋的马路边,陈老汉一边下车一边说着:

「今晚我就不去你那了,明早过来打一趟,你也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毕竟
你明天还要上课嘛,你看我还是很温柔的人嘛。」

陈老汉贱笑着看着雅涵,雅涵头也不回地驱车就离开了,目送着雅涵的车渐
渐消失在视线里,陈老汉眼神却有些愉悦地发光。

雅涵回到家里开始准备和爸妈一起去机场送爸爸,就算再读不懂表情的人也
应该知道馨柔有多么舍不得她丈夫的离开,但是又却是没有办法,只能期待他能
够早日回来,离别之后,雅涵有些懂事地侧抱着妈妈安慰道:

「妈,有时间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爸爸也很快会回来,你也别伤心了。」

馨柔有些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

「妈妈没事,只是……我希望昨天那种日子能够再多些,有时候……

唉,不说了,雅涵乖,你也要在学校里过得开心一点哦。」

雅涵不知道自己现在露出的是什么表情,心想自己估计不能满足妈妈的要求
了。

再次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果然陈老汉没过来,自己也就至少今天可以安安稳
稳地睡上一觉了。第二天早上雅涵不知道是昨晚太累或睡眠不足,醒来时就已经
快要迟到了,慌慌张张走出卧室的她发现陈老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抠着脚丫,看
到雅涵笑着说道:

「哟,小美人你可醒啦,我还以为你要睡多久呢,来,老子给你买了早饭。

吃了去上学啊。」

「谁要吃你的东西。」

雅涵有些倔着说道,一边换着衣服。

「哟嚯,不吃他妈的算了,好心没好报。」

说着自顾自地拿起一个面包啃了起来,雅涵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也没多说
什么来到茶几处拿起一杯没有打开的豆浆就离开了,陈老汉还在那里美滋滋地啃
着。

「叮……」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雅涵的思绪,雅涵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姿态,收好自
己的笔记本和课本但却又比较匆忙地准备离开教室,曹一雄捏着手机也猥琐地跟
在雅涵的身后,周围的同学和雅涵打招呼她也仅仅象征性地应答一下,快步来到
走廊上空无一人,接着雅涵走到女卫生间门口的时候,突然被后面一双手猛推了
一下,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摔倒了,还没让雅涵反应过来,后面那人贴着她的后背
推攘着她进入了旁边的男厕所里。

由于现在才下课,雅涵几乎是最早离开教室的,所幸厕所里也没有任何人,
接着她和推攘她的人一起就锁进了一间男厕的隔间里。

转过身来的雅涵才看清楚后面的人是曹一雄,还没等雅涵发作,曹一雄笑着
就开始说道:

「嘿嘿,辜雅涵,你看你上课的时候发骚姿态,怎么了,想要大肉棒了么?」

一边说着曹一雄打开手机给雅涵看着自己上课拍下的照片,雅涵白嫩且又水
嫩光泽的脸颊浮现出红晕,然后别过头去,不以为然的说道:

「就算是这样也不想要你的……」

「你!呵呵,现在居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了,果然陈老汉说的不错,你就他
妈是个下贱的婊子而已!」

雅涵转过头怒视着曹一雄,质问般的口气说道:

「你们又搞了什么花样!我说过不要来打扰我的校园生活!」

「喂喂……你说话小声一点,你不怕被发现么,关于这个你只好回去问陈老
汉了。他给我说今天你会发骚,让我来喂你一下,就是这样,哈哈。」

一边说着,曹一雄一边脱下裤子,对着雅涵开始搓弄早已挺立的肉棒,这个
男厕所的隔间里是蹲便的设计,所以也没有坐的地方,雅涵的后背紧贴着瓷砖,
隔间外面开始有了学生闲谈说话的声音。

该死的陈老汉!肯定是那杯豆浆有问题,不知道放了什么,自己生理上的饥
渴随着曹一雄浓厚性奋的呼吸和搓弄肉棒的样子随之更加放大,为了尽快解决问
题,雅涵愤怒的对曹一雄问道:

「你要怎么弄?请你搞快些!」

「老子好久没干你了,给老子转过去撑在墙上!」

曹一雄有些粗鲁地扭过雅涵的身体,手开始有些粗乱的解开雅涵的牛仔裤,
与此同时有两三个男学生已经边说边走进了厕所,与他们只有一门之隔。

雅涵此时转过头来用表情示意曹一雄先等一会儿,但是曹一雄瞪大了眼睛毫
不客气地扒下了雅涵的牛仔裤,顿时在深色牛仔裤的存托下,一双美白润滑的大
腿显得更加令人犯罪,圆润且稍微汗湿的美上浅粉色的棉质内裤已经有些湿润,
紧紧地贴在那令人神往的三角地带。

曹一雄不顾雅涵身体上的反抗与示意,双手拉着内裤边缘往下一扯,鲜红色
的菊口与下面粉色诱人的蚌肉被曹一雄尽收眼底,花瓣上淫糜的粘液还拉成细丝
粘在内裤上,不禁让曹一雄咽了下口水。此时隔间外传来几个男学生拉拉链的声
响,闲谈的声音让雅涵心跳更快。

「下午和隔壁寝室的去踢足球怎么样,政治课那老头的课就别上了。」

「随便,唉……你不去陪你女朋友么?」

此时此刻,曹一雄对着雅涵那充满致命诱惑的下体蹲了下来,接着情不自禁
地伸出舌头在那湿润的粉色花瓣上舔了上去,这一下刺激得可不轻,惊得雅涵低
声用瑶鼻哼叫了一声,又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这一下也稍微让这几个男学生听见了,其中一个立马发出夸张的笑声,另一
个一边抖着自己的龟头一边说道:

「拉屎这么爽的么,怎么发出这么性感的声音啊。」

曹一雄此刻也不敢动,但是自己不出声的话估计会被怀疑,外面几个学生听
声音也知道是同一个班的同学,平时就有些看不起他,于是曹一雄瞟着雅涵那几
乎要杀了自己的眼神平复了下心情,有些畏畏缩缩的说道:

「是……是我,有点拉肚子。」

「哦……原来是小曹啊,刚才看你这么快跑出教室原来蹲在这儿了,不瞒你
说,你刚才那销魂的声音老子差点听硬了。」

「哈哈哈哈哈……」

曹一雄脸上浮现出不是滋味的表情,也不想再搭理他们了,有些生气的他直
接站了起来,扶着自己已经挺立的肉棒就开始往雅涵的下体戳了上去。

经过刚才的虚惊一场,雅涵一只手把自己的口鼻捂得严严实实的,一只手撑
在墙上,双腿稍微分开,圆润的屁股向后挺立迎接着可以止住自己生理饥渴的肉
棒插进来。

紫红的龟头贴在湿润的蚌肉上直接将其分离,接着一半的肉棒顺着湿润的肉
壁进入了雅涵的私密处,此刻对于刚才种种被调侃的愤怒一下子烟消云散,湿润
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肉棒的美妙感受让曹一雄眯上了眼。

雅涵感受到肉棒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那份焦躁难忍的饥渴感稍微得到了
满足,同时心里一方面对于自己在厕所被曹一雄这个无耻恶心的人玩弄,而且外
面还有自己的同学说话的声音带来的刺激,自己的大脑现在完全是一团糟,只想
快点解决生理上难忍的饥渴,曹一雄反手伸入雅涵针织衫里面握住了她挺立乖巧
的美乳,下体开始小心翼翼地抽查着。

「对了,刚才最先出教室的是辜雅涵啊,看她貌似走得很快,像有什么心事
似的。」

「可能先去下一堂课的教室了吧,她成绩这么好,又比较认真,不是一直是
这样的么。」

听到这里雅涵心里不禁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他们认为那个认真的女孩儿现在
就离他们几米处被他们瞧不起的曹一雄耕耘着。

「嘿嘿,怎么又要幻想她是你女朋友了,别做了,唉,以后可以当她男朋
友的人那可是真的幸福,认真又和蔼可亲,关键又这么漂亮……」

「走啦走啦,别特么做梦了。」

听到这里的曹一雄内心突然有万分的自豪感,在他们亲口吐露出对雅涵的仰
慕之情的时候,这个女神现在却翘着屁股完全随他玩弄,再一次性奋的他听见远
去的脚步声,也开始不像刚才那么小心翼翼了,双手捏在雅涵那湿滑的美两边
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雅涵的牛仔裤被褪到了自己的膝盖处,修长美白的大腿肌肤上泛起了汗珠,
肉棒不断地在自己的体内研磨,瘙痒难忍的肉壁开始转化为美妙舒服的快感,不
由自主地挺动着屁股主动迎合着曹一雄的侵犯。

曹一雄的力度也越来越大,下体撞击雅涵屁股的水声也在着没人的厕所里有
些响亮,雅涵那茶色的秀发也跟着批落在脸颊两边,曹一雄伏下身子让自己的胸
肚紧贴在雅涵的后背上,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雅涵的耳垂。

雅涵有些厌恶地摇晃着脑袋:

「滚……滚开……你这样……弄得我很……痒……」

曹一雄邪恶地笑着,接着舔舐雅涵露出的后粉颈,上面也已经被香汗粘湿了,
雅涵身上醉人的味道让曹一雄完全痴迷了,下体射精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雅涵
迷离的眼神陶醉在生理的快感中,玉唇吐兰若丝,就在自己快要进入高潮状态的
时候,曹一雄死命地抵着自己的玉臀,抽搐的肉棒在自己的下体里开始一股一股
地射精了。

「你……开玩笑吧……」

雅涵细声地说道,然而发现在体内的那根肉虫开始慢慢地变小被自己的肉壁
缓慢地挤了出去。

「你……谁允许你就直接射在里面的……一点前兆都没有……」

「切……陈老汉告诉我你前几天才服用了一次长效避孕药,射进去又怎么了。

就是要内射才他妈爽。」

雅涵稍微喘着气,转过头鄙夷地看着曹一雄,自己体内的瘙痒感却又一次开
始浮现出来。

「没用的东西……就这么……一会儿……」

雅涵红着连,目光并没有与曹一雄对视着喃喃不满地说道。

被雅涵这么一鄙视,曹一雄内心那股自卑感涌上心头,随即对着雅涵就开始
恶语相向:

「因为你是个下贱的骚逼,只有流浪汉和公狗可以满足你,干脆你现在就这
样直接跑到陈老汉那边去,翘着你那骚屁股求着他满足你算了……」

还没等曹一雄说完,雅涵愤怒的直接甩了曹一雄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连身子
也开始气得抖动起来,生气且羞辱的美丽漂亮杏眼里泛着泪光。

被雅涵激怒的曹一雄一把用力按住她的双肩让其蹲了下来,一只手托住雅涵
的下腮另一只手扶着自己半软不硬的肉棒开始抵在雅涵柔软嫩滑的玉唇上试图插
入,雅涵紧闭双唇幽怨地怒视着曹一雄,然后无计可施的曹一雄用手捏着雅涵的
香肩狠狠地拧了一下,皮肤上传来的疼痛感让雅涵条件反射般想要叫出声来,接
着曹一雄抓中空隙直接挺入了雅涵那湿润温暖的口腔。

肉棒上还粘着精液和自己下体的分泌物就这样插入自己的口中,虽然觉得十
分厌恶但是生理上还未被满足的饥渴感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自己也并没有十分的
反对,于是曹一雄开始顺畅地在雅涵的口中试图让自己的肉棒再次硬起来。

「叮……」

下一节课的铃声已经响起来了,教室外面的说笑与走路声已经消失,曹一雄
胆子也大起来用比较高的声音说道:

「快给老子用舌头舔……对……你现在真是……口活越来越好了……」

雅涵内心深处也希望这只肉棒可以再度硬起来,然后再度满足自己,想到这
里,自己也的确和婊子差不多了。

嫩滑的香舌不断的在龟头和附近挑逗着,或者直接用舌尖触碰前端的马眼,
同时自己也不自觉地伸出玉手开始在曹一雄的胯下捏弄垂下的阴囊,连续的刺激
感让曹一雄又开始有了性奋的感觉,肉棒在雅涵的嘴里一点一点的开始变大。

雅涵的嘴角由于尽力的服侍开始流出乳白色的液体,估计是肉棒上的精液和
自己的唾液,淫荡的美景继续刺激着曹一雄的神经,自己的肉棒在这么漂亮的一
张脸下进进出出,很快,强烈的快感开始涌出,曹一雄直接猛的抽出了肉棒,龟
头与雅涵的玉唇分开时还发出「啵」的一声,雅涵自己的唾液与肉棒棒身粘成一
条丝线往下垂落。

曹一雄将雅涵扶了起来,自己蹲下捏着她的一根白嫩无暇的大腿把牛仔裤往
下扒着,褪到雅涵脚腕处时由于裤脚比较小有些难脱,于是急不可耐的曹一雄粗
暴地紧握雅涵的一只脚腕,另一只手直接往下扯着牛仔裤,直接将雅涵穿在脚上
的红色帆布鞋给弄掉了,小巧可爱的嫩脚上穿着粉色袜边的白短颈袜。

还没等雅涵抗议,曹一雄就用手抗起雅涵那条白嫩光滑的玉腿,穿着白短颈
袜的小脚自然地贴在厕间的门上,后背由于一条腿的翘起直接贴在了墙上,曹一
雄喘着粗气对着雅涵说:

「不是还没爽够嘛,老子满足你!」

说着将再次硬起来的湿滑肉棒插入了还在滴落精液的香艳肉壶里。

曹一雄满头大汗,双手搂着雅涵的小蛮腰,下体往前一顿一顿地朝雅涵的蜜
穴里插入,每一次抽动带动着雅涵整个身子的摇摆,为了维持自己的平衡,翘着
的白嫩美腿用白袜小脚结实的抵在厕门上,随着身体带动美腿摇摆,白袜小嫩脚
有节奏般地时而踮起,时而整只脚掌贴在门上,雅涵的双手紧紧捏着曹一雄的手
臂上,就这样接受着他激烈的抽插。

不远处传来了走路的声响,有些急促地朝厕所这边靠近,同时也可以微弱的
听见音乐的声音,貌似是从手机里发出的歌声,有些害怕的曹一雄放慢了抽插的
频率,已经控制不住开始从嘴角和瑶鼻发出诱人声音的雅涵也停了下来,音乐声
越来越大,原来有个人戴着耳机听着歌冲入了厕所,直接来到了曹一雄他们的隔
间旁,嘴里还不断随着手机里的歌声连着哼起来,看起来应该是其他班的学生上
课中途出来解大手了。

歌声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即便是耳机也格外响亮,曹一雄也不顾自己与雅涵下
体碰撞的声响,再次快速的抽插起来,雅涵扭动着身体也迎合着,接着旁边那个
人哼叫了一声,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恶心声音,兴致更加高昂随着自己手机里的歌
声大声唱了出来。

尽管有歌声的掩护,雅涵还是被曹一雄大胆的行为所惊讶,本能地皱着眉头
对曹一雄摇头,当然是被曹一雄无视掉了,他自己还从未体验过这样的刺激,刚
才不仅在同学隔着一道门肏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现在隔间又有另外一个人,这样
心里性奋的感觉也使他这么快能够进行第二轮,在平时自己看片撸管一天也就几
乎一次,当然还有被刚才雅涵嘲讽的因素,让他也不得不提枪进行第二轮。

被无视的雅涵虽然很不爽,但现在的状况也是她需要的,她需要自己的生理
饥渴能够得到满足,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死陈老汉,都怪他,
回去后再找他算账,雅涵心里默默地念着,全然将现在的状况归咎于陈老汉,似
乎自己的内心好受一些。

曹一雄喘着粗气将自己的头埋在雅涵那香汗淋漓的胸口上,下体加速不断地
抽插同时大口索取着她身上的气味,于是乎他将雅涵上半身的针织衫连同淡粉色
的乳罩从腰间往上捞起,然后伸出舌头贪婪地开始在雅涵白里透红又泛着香汗光
泽的美乳上吸允,雅涵粉红色的乳头早已挺立,曹一雄的舔弄更加刺激着她那脆
弱的神经,下体在迎合抽插的同时,自己的双手也不经意地捏住了曹一雄的后背。

在这如此狭小的空间里,紧紧可以让一个成年人蹲下的厕所隔间,两具肉体
却紧贴着对方在里面云雨,每一次抽插所发出的淫糜浓郁的水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一条修长且嫩滑无比的美腿翘着踩在门上也感觉有些辛苦,开始在往下滑落,在
这有着男性汗臭气息的隔间里,也夹杂着青春女性的体香和香水的味道,刚才在
阴道里的精液随着激烈的抽插被肉棒带出来沾在湿润的阴唇上,接着拉丝滴落在
蹲便池里。

终于,体力有些不支的雅涵踩在门上的那条美腿搭了下来,短颈白袜所包裹
的小嫩脚直接踩在了有些湿润泛黄的地板上,于是曹一雄直接将雅涵整个人的娇
躯压迫在墙壁上,满脸性奋得通红,看样子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隔间的臭味开始在他们这边蔓延,受到刺激的曹一雄更加卖力的挺动着身子,
强烈的快感已经让他支撑不了了,于是他直接将抵在门上的那条白嫩的修长美腿
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闻到臭味感到恶心的雅涵也顾不了这么多
了,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自己貌似就要升天了的感觉。

「啊!……老子来了……射死你这个骚货……看你……还说不说老子不行
……你这个不知满足的公用厕所……啊!!!」

随着隔壁的歌声进入了高潮阶段,隔间里的那位「厕所歌手」也大声有些跑
音地跟唱着,酥麻地直冲大脑的快感瞬间淹没了曹一雄,让他将雅涵两条美腿都
抬到自己的腰间,下体死死地将雅涵抵在了墙上,雅涵另一条脚腕上的牛仔裤也
终于脱落到了地上,双脚颤抖着接受着曹一雄在自己体内又一次注入精液。

爽完的曹一雄直接抽出自己的肉棒放开了雅涵,雅涵背贴着墙向下滑坐在了
地上,再一次鄙夷地看着他,然而曹一雄根本不管这么多,穿好自己的裤子不管
她直接就离开了。

雅涵现在已经陷入情欲的旋涡中,没用的曹一雄又一次挑起自己心里的欲火
却并没有满足自己,她光着自己的下半身坐在厕所里伸出手指开始拨弄正在流淌
着精液的花瓣,白嫩的大腿用力地夹紧研磨着,全然不顾自己现在的状态完完全
全就是一个欠干的欲女,穿着帆布鞋的那条汗湿的美腿脚底在地上用力的磨擦,
另一条穿着白短颈袜的美腿垫着脚尖微微颤动。手指已经伸入自己的肉穴里,强
烈的快感开始支配着手指开始更加强烈的抽插。

玉唇情不自禁的微张娇喘,感到自己身体火热难忍,接着雅涵捂着自己的自
己的嘴唇,双眼紧闭挑着眉头大口的呼吸起来,沿着湿滑的小腹到下体激烈的颤
动着,拨弄着下体的手指却还没有停下来,随着颤动慢慢的缓和,雅涵整个人懒
散地靠在厕所隔间的墙上休息着。

隔壁传来冲水的声音让雅涵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靠着墙壁站起来顾不得腿上
在地面沾上的污垢穿上牛仔裤,同时蹲下身体穿上被弄掉的帆布鞋,整理了一下
仪表等到隔壁的「厕所歌手」离开之后自己才从里面小心翼翼地逃走。

「一对二!老子就只剩两张了。」

陈老汉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猛吸一口然后用手取下来随地弹了弹烟灰,肥
肠般的大嘴里吐出烟子有些得意地说道。

坐在对面的王黑狗和周暴眼神情有些无奈,他们嘴里也都叼着烟,通过桌面
上一堆打出来的牌可以得知现在这一局已经要结尾了,除此之外,桌上面还乱七
八糟地堆着喝过的拉罐啤酒瓶和吃剩的食物塑料盒,整个陈老汉的出租房里也是
烟雾缭绕。

「唉,你有炸没,没有就输了,有就别犹豫了。」

王黑狗对着周暴眼说道。

「嗯……管他妈的,先炸了再说!四个十!」

「哟,一直没有现十点,原来都特么在你那啊,好好好,你继续出牌。」

周暴眼有些犹豫,打了一张单牌给王黑狗,王黑狗瞟了一眼陈老汉,出了一
张自己最大的K牌,陈老汉于是乐呵呵地抽了一张Ace打出去,于是王黑狗和
周暴眼面面相觑貌似是没辙了。

「Ace没在你那啊,那还打个毛!」

周暴眼放弃的丢掉了牌,陈老汉把最后的牌也亮了出来说道:

「老子一对Ace,你们怎么赢我?拿钱拿钱。」

接着,玄关那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雅涵带着有些怒容的样子快步走了进来,
有些被烟味刺激到的她显得有些讨厌的神情,但是看到坐在桌边的三人显然有些
惊讶,居然那天见过一面的周暴眼也在这里,难道和陈老汉他们也混熟了。

陈老汉带着恶心的微笑对着雅涵说道:

「哦……雅涵……你放学了?有什么事情么?」

毕竟他也不想让周暴眼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没像往常那样对雅涵粗口相向,
同时周暴眼再一次看到辜雅涵眼神也冒气了金光,这么漂亮又清纯的脸蛋恨不得
多看两眼。

「额……陈大哥,我有事和你说,你能出来下么?」

雅涵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要说的事情也不想让那个恶心的胖子也知道,
况且陈老汉也有意在隐瞒,自己也就不那么不识趣了。

「好好,走吧。你们俩等我一下啊,马上回来。」

待他们走出玄关后,周暴眼忍耐不住问着王黑狗:

「那个美人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能认识这么多漂亮的美女,她是
不是……」

王黑狗抽了一口烟打断周暴眼说道:

「不要做梦,那次你不是知道的么,他俩对对方都有恩,陈大哥在以前差点
被车撞了是这位善良的美女不嫌弃他帮他和司机理论,送他回来。之后陈大哥偶
然听见那天被我们肏的女孩儿要搞雅涵去给她警告,就是这样,她可是个规矩的
女孩,你就别想了。」

王黑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周暴眼听后有些叹气,当然,又不是漂亮的女
孩人人都像前两个那样,自己也很满足了。

走到外面的陈老汉立马原形毕露有些高傲地对雅涵说道:

「什么事啊?」

「那个胖子,你怎么把他带到这边来了,你上次不是说不会对他说我们的事
情么?难道你……」

「好了好了,老子没有给他说任何事情,这间房子是老子的,老子爱带什么
人来玩就带什么人,你还来管老子?」

看着陈老汉这无耻卑鄙的嘴脸,雅涵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房子的租金还是自
己给的……

「那好……我就不说这个了,那我问你,今天早上,你是不是在豆浆里放了
什么恶心的东西……让我……今天被……不是,一天都不舒服。」

陈老汉看着雅涵脸蛋泛着红晕说了出来,不禁有些得意的说道:

「我放了东西?少他妈乱说!嘿嘿,是不是想老子的大鸡巴了,看你现在这
幅骚样!」

「你……你这无耻的东西,肯定是你放了媚……媚药什么的,不是说不要来
打扰我的校园生活,你听不懂么?」

「哼!小骚货,你自己发骚了还他妈专门来怪老子?好好好,就算老子放了
东西在你的豆浆里,老子逼你喝了,还不是你自己拿去喝了,还他妈怪我。」

十分生气的雅涵现在脸颊更加发红,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转生就准备离开,但
是陈老汉却一把拉住了她:

「好好,算我的错,行了吧,老子还不是想……嘿嘿,今天曹一雄搞得你爽
么?」

陈老汉淫荡地靠近雅涵轻声地问着。

「你这个下流不要脸的死人!」

雅涵激动地对陈老汉怒骂着,陈老汉却悠然自得没当一回事儿,继续说道:

「对了,老子钱用完了,那天从你家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今天给我的么,快
点快点。」

雅涵平复了一下心情,快速拿出皮包抽出几百块钱一把扔在陈老汉的胸前,
然后气冲冲地离开了。

「哼!婊子,看老子之后怎么收拾你。」

捡起钱后陈老汉回到屋子里乐呵呵的在桌边坐下来:

「来来来,继续。」

「哟,陈大哥你们说了啥啊?」

面对周暴眼的疑问陈老汉打着哈哈说道:

「没啥,那位雅涵同学非要为上次的事情给我当面说谢谢,我也就说没啥,
我可不会让救过我的善良美女被这么恶毒地给害了。」

「那是……那是……」

「诶,王黑狗你今天输了不少嘛,你钱哪来的啊?」

「嘿嘿,昨天找【女朋友(梦瑶)】借了一些,将就过。」

「刚才听你们说得这么尽兴,别他妈玩得太过了啊,老子昨天晚上回来看见
你们像烂肉一堆似的到处躺在屋子里,你那小美女当心不肯出来以后就没得玩了。」

「前天晚上……的确太High了,我懂的。」

周暴眼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是王黑狗的女朋友,前天晚上简直就像做
梦一样,玩了不少花样,自己也简直爽翻了。王黑狗看到他的神情,拍拍他的肩
膀说道:

「没事的,周兄,以后大家是朋友,我那【女朋友(梦瑶)】以后还可以
……

嘿嘿。」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